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后果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后果

  •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2-05-21
  • 浏览数:872

 

 

欧元区对希腊的不满已经到达顶点。毕竟,虽然有80%的希腊人声称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但他们在选举时却没有把票投给那些打算贯彻商定计划的政治人士。债权人快被逼疯了。他们越来越倾向于接受希腊退出欧元区,甚至乐见希腊退出。但这种愿望究竟意味着什么,债权人要仔细想明白。

 

希腊退出欧元区会带来严重的风险。危机蔓延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更长期的风险则不那么容易看穿。不过,欧元区要么是一个不可撤消的货币联盟,要么就不是。如果身处困境的国家退出,那么欧元区就不是一个不可撤消的货币联盟,而是一个特别严格的固定汇率体系。如此一来将带来两个可怕的后果:人们会对欧元区的存续失去信心,单一货币的经济好处在很大程度上会消失。

 

这些风险威胁的不只是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欧元区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有着世界最大的银行体系。如果欧元区出现更大的动荡,将导致一场全球性危机,这是一种现实的风险。同样可怕的是,欧元区危机有可能对世界经济造成长期困扰。

 

那么,到底存在哪些风险?

 

先说希腊。这个国家陷入了厄运循环。失业率从2008年5月的7%飙升至2012年1月的22%,同期,25岁以下人群失业率从21%飙升至51%。更糟的是,尽管希腊施行了财政紧缩、进行了债务重组,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仍估计,该国公共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013年将达到160%,比2008年高出50个百分点。IMF还预测,今年希腊的经常账户赤字(商品和服务贸易余额)将达到GDP的7%以上。

 

因此,希腊经济缺乏竞争力且萎靡不振的局面将持续数年乃至数十年。运转失灵的希腊政体已经崩溃,这并不出人意料。那些认为自己能为希腊争取到更优厚条款的政客距掌权越来越近。这种局面反过来又使希腊的外部支持者陷入一种潜在的、严峻的两难境地:要么就给希腊更多的钱,减轻它的痛苦;要么就冒希腊发生崩溃的风险,坚守原计划。

 

那么,希腊崩溃可能带来怎样的后果?

 

如本系列之前的文章解释过的,如果外部停止提供官方援助资金,希腊可能陷入无序崩溃。希腊政府将会违约。欧洲央行(ECB)会主张,由于希腊银行不再拥有可靠的抵押品,因此它无法再扮演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这会引发全面的挤兑。希腊政府将实施外汇管制、发行新本币、将国内合同的计价货币改为新本币,并对以欧元计价的国外合同违约。

 

这将引发动荡。拿不到工资的警员和士兵不太可能出来维持秩序。希腊可能出现抢劫和骚乱,政变或内战也并非天方夜谭。新发行的任何本币都会贬值,通胀将会飙升。

 

但从中期来看,希腊的秩序也许能得到恢复,只要它满足以下两个条件:将财政赤字降至可控水平(考虑到IMF预测希腊今年的息前基本财政赤字为GDP的1%,这一点并非不可能实现);出口商重新打入欧盟(EU)市场。秩序得到恢复后,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Arvind Subramanian)所说的,希腊经济可能出现强劲增长(尽管这个增长很可能是暂时性的)。

 

希腊有序退出欧元区则会在更短的时间内带来与上面大体相同的后果。在希腊向新本币过渡期间,外部力量可为希腊银行体系提供支撑,并向希腊公共支出的受益人支付相关款项。这应该可以抑制社会动荡、新本币大幅贬值和通胀飙升。

 

荷兰国际集团(ING)的马克•克利夫(Mark Cliffe)写了一篇发人深省的论文,名为《欧洲货币联盟解体的代价》(EMU Break-up: Pay Now, Pay Later)。论文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后果进行了评估。克利夫首先假定,外部力量会对其他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国家提供支撑,确保它们不会追随希腊的脚步。那么,希腊退出欧元区带来的冲击将是可承受的。与假定希腊不退出欧元区的预期结果相比,希腊若退出欧元区,该国产出会在2012年至2014年萎缩4%,同期欧元区其他国家总产出会萎缩2%。不过,非欧元区国家的货币将会升值,从而让这些国家的经济也受到负面影响。

 

但我们将很难抑制这些影响。希腊退出欧元区(特别是假如无序退出),很可能在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甚至其他国家引发银行挤兑,还可能造成金融资产和其他资产价格暴跌。资金逃向避风港(比如德国或欧元区以外国家)的速度可能加快。

 

在其他几个同样陷入厄运循环的国家,形势可能会大幅恶化。今年3月,西班牙的官方失业率为24%,年轻人失业率超过50%。IMF预测,今年该国的总体财政赤字将略高于GDP的6%。随着实际GDP不断萎缩,西班牙的财政状况正迅速恶化:预计总债务与GDP之比将从2007年的36%升至79%,而且今年还将继续升高。西班牙国债收益率已逾6%。如果这些数字继续大幅升高,形势就会失控。

 

要防范危机大规模蔓延,欧元区必须做出决定性回应。欧洲央行必须充当最后贷款人、提供无限额的贷款,填补因银行挤兑而出现的资金漏洞。必须以债券支持计划等外部措施和银行体系资本重组来抑制主权债务利率。最重要的是,必须更加致力于确保欧元区不会再有国家退出。这就需要建立更牢固形式的财政团结,那很可能是欧元区共同债券。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必须抛弃如下想法:即欧元区国家可在核心成员国经济不扩张、通胀不走高的情况下,通过紧缩来恢复经济健康。

 

假设欧元区没有做出这些努力并最终走向解体。克利夫试着对这一可能情形做出了评估。他得出结论称,这将对经济产出造成巨大影响,特别是对德国的产出。也就是说,“2012年整个欧元区将出现严重衰退,拖累全球经济。欧元区各国的经济产出将萎缩7%(德国)到13%(希腊)。各国的遭遇将有所不同,这取决于它们的外贸敞口和金融方面的相互关联。”

 

外围国家的通胀将会飙升;核心国家将出现通缩。通胀应会侵蚀外围国家的巨额债务,前提是这些债务迅速改用新本币计价。核心国家国外资产的价值将会下滑,它们的新本币相对昔日伙伴国新本币的汇率将会飙升,它们的经济将会萎缩。这一可能情形对所有国家都意味着痛苦。

 

在对欧元区全面解体之影响的估计方面,上述分析甚至可能过于乐观。各种发挥作用的机制将产生强大影响:挤兑;(非法)外汇管制的实施;法律方面的不确定性;资产价格暴跌;资产负债表中难以预料的变动;金融体系的冻结;央行体系的瓦解;支出和贸易的大幅收缩;新本币汇率的巨大波动。届时各国政府肯定需要对金融体系展开进一步纾困,代价将是巨大的。大规模衰退还会使本已受损的财政状况出现恶化。

 

这种解体将引发大量诉讼。不仅如此,欧盟还将在法律和政治方面变得无所适从,其最重要的条约及最引以为傲的成就将彻底破产。我们无法猜测欧元区秩序发生如此深远的变化会造成何种结果。

 

那么,这种全面解体会对非欧元区国家造成何种影响?克利夫表示,英国在实体经济和金融方面都对欧元区有着巨大敞口,其产出可能会因此萎缩5%。中东欧也会受到打击。美国至少会遭遇温和衰退,日本也是如此。

 

此外,欧洲法律和政治秩序坍塌的广泛影响可能更加重要。这种坍塌不太可能像上世纪30年代的事件那样危险,但它们仍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假如克利夫的估计是正确的,那么其后果至少会比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还要恶劣。这一估计是很有道理的。言下之意是,决不能允许欧元区全面解体。

 

然而,希腊退出欧元区将显著增大这一结果的可能性——现在而言是如此,就不确定的未来而言也是如此——因为它将表明,欧元不会永远存在。于是,大家不得不时时刻刻考虑欧元区解体的可能性。如果人们认为这方面存在很大风险,那么较弱国家的利率可能会整体飙升。另外,在这种情况下,抑制经济活动的财政紧缩不会提高较弱债务国金融债务的吸引力;相反,它几乎肯定会削弱这些债务的吸引力,从而进一步推升利率。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行为将加大这些风险,如果它成功退出,风险会更大。因此,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革,以使自己的生存变得不那么艰辛,进而增强人们对其生命力的信心。如果欧元区做不到这一点(就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那么其不可撤销性肯定会被视为空中楼阁,大规模的危机肯定会反复上演。它还会破坏金融一体化,并让那些依赖于整个欧元区经济之开放性的长期投资面临比以往大得多的风险,从而削弱货币联盟存在的经济理由。这真是一场噩梦。

 

因此,希腊退出将使人们面临一个选择:要么采取重大举措建立更强大的联盟,要么在未来面对无穷无尽的危机。主要债权国德国必须做出的选择是:要么大步迈向让很多德国人感到恐惧的一体化,要么走向充满可怕危机的未来,要么现在就进行可怕的解体。没有哪种选择是令人满意的。但欧元区必须变成一个更强大的联盟,否则它就将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