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任命看守政府带领其进入下个月选举

希腊任命看守政府带领其进入下个月选举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5-17
  • 浏览数:575

 

 

 

希腊国务委员会主席皮克拉默诺斯

 

 

 

     希腊任命一个看守政府来带领它进入下个月的选举,而新的选举正在逐渐成为一场事关希腊欧元区成员国地位的胆量比赛。

     希腊遭受重挫的传统政党和欧洲债权人都说,预计将于6月17日举行的选举是选民确认必须实施严格财政紧缩和经济自由化、从而表示希望留在欧元区的机会。

     以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为首的新兴反紧缩势力则说,欧洲是在虚张声势,即使希腊推翻1,730亿欧元(2,200亿美元)救援计划的条款,它也不敢把希腊赶出欧元区。

     这场事关重大的对抗可能会在数周之内决定希腊的命运:希腊要么无法继续获得国际救援贷款、被迫印刷自己的货币,要么欧洲妥协,让希腊在更长时间维持更庞大的财政赤字,以防金融恐慌蔓延至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其他债台高筑的欧元区国家。

     希腊的紧缩计划事实上已经搁浅,一直要等到该国政局前景变得明朗。

     5月6日的选举没有产生决定性的结果,由于支持救援计划的政党实力太弱,如果不产生另外一种符合执政条件的多数派,它们是无法执政的。于是希腊周三任命了一个过渡政府。新的看守总理是67岁的资深法官皮克拉默诺斯(Panagiotis Pikrammenos)。他说,过渡政府的唯一目的就是带领国家进入新的选举。

     在选战打响之时,欧洲金融市场将越来越动荡,希腊人对本国的前途将十分茫然。希腊银行高管说,周二储户仍在从他们的银行户头提取大额资金,但存款流出量少于周一接近7亿欧元的峰值。

     德国和欧盟有关部门的官员周三重申,希腊要留在欧元区,就必须进行痛苦的经济改革。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巴罗佐(Jose Manuel Barroso)说,希腊选民面临着历史性的选择。他还说,留在欧元区的最后决定必须是来自希腊。

     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uble)说,希腊属于欧洲,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不是所有欧洲国家也都是货币联盟的成员国,这是希腊人民准备在这几天、这几个星期回答的问题。

     德国和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官员曾在近几天暗示,欧元区将能够应对希腊退出欧元区产生的金融后果,欧元区其他困难国家受到的连带影响将是可控的。

     面对放弃紧缩计划就有可能被迫重新启用德拉克马的威胁,民望颇高的激进左联党党魁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不以为然,表示紧缩计划是一颗“已经融化的焦糖”,并说希腊人“已经受到如此严酷的考验,不能再遭勒索”。

     许多希腊选民与齐普拉斯一样,也认为欧洲无法承担切断对希腊财政支持的代价。尽管超过70%的希腊人想要留在欧元区,但上次的选举结果显示,三分之二的选民支持反对财政紧缩的政党,6月份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持这一立场。从民调结果来看,激进左翼联盟有望在6月份的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它需要与其他政党共同组建政府。

     25岁的接待员蒂马拉奇(Fotini Dimaraki)说,我认为希腊不会退出欧洲或是欧元区,因为这会导致欧元区的崩溃。蒂马拉奇在5月6日的选举中投票支持激进左翼联盟,并考虑下次选举时仍这么做。

     过去一周的事件证明,由于齐普拉斯与希腊老牌政党的领导人在救助计划上存在重大分歧,希腊的政治领袖不可能同意激进左翼联盟与其他政党组建联合政府。

     民调结果显示,自5月6日以来,两个老牌政党--保守的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和中左翼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Pasok,简称:泛希社运党)的公众支持率一直在下降。这两个政党正在努力让第二次选举成为对希腊欧元区成员国身份的全民公投。他们指责激进左翼联盟正在毁掉希腊的欧元区成员国身份,但是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们。

     雅典大学(Athens University)政治学家尼克拉克保罗斯(Ilias Nikolakopoulos)说,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党试图让选举成为在欧元和德拉克马之间做出的两难选择。但是大多数人认为这个选择根本不存在,因为提出这个问题的两个政党都被认为是骗子。

     分析人士说,由于希腊自2009年陷入毁灭性的债务危机和经济萧条,希腊的政治体制已经受到破坏,无法复原。

     近日来欧洲金融市场的波动显示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做法蔓延开来的风险切实存在。西班牙借贷成本的持续上升尤其令人担忧。但是决策者和经济学家说,如果希腊拒绝接受救助计划,北欧的债权国将拒绝继续借钱给希腊。

     伦敦智库欧洲改革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Reform)的首席经济学家迪尔福德(Simon Tilford)说,其他国家效法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是严重的,但我认为欧元区并不是在虚张声势。

     迪尔福德说,希腊人对北欧政治存在误读;许多北欧的决策者认为,希腊的退出是对欧元区的净化,是有益的。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周二首次会见法国新任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时,向希腊做出了一些抚慰性的表述。她说,欧洲对帮助希腊恢复经济增长持开放态度。

     但是默克尔提到的是结构和组织上的帮助,而非大幅放宽希腊的财政紧缩计划。这意味着,在德国看来,激进左翼联盟所反对的对经济进行全面改革是振兴希腊的不二法门。

     德国官员一直说,希腊经济不能继续入不敷出(希腊的巨额预算赤字和贸易逆差可以证明这一点),只有希腊愿意进行改革,德国才愿意为希腊提供贷款,德国的贷款不是为了对希腊的现状提供补贴。

     过去一年中,默克尔的顾问们反复提醒她说,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德国将需要采取大规模、成本高昂的措施支持其他脆弱的欧元区成员国。默克尔因此坚持为希腊提供财政支持。不过,6月份的选举结果可能会改变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