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政治内讧惹公愤 希腊面临退出选择题

政治内讧惹公愤 希腊面临退出选择题

  • 来源:中国证券网
  • 发布日期:2012-05-10
  • 浏览数:373

 

     希腊的政治闹剧仍在继续。9日,在上周末选举中得票率第二的左派政党联盟亦宣布组阁失败,将接力棒传给了得票率排位第三的泛希社会主义运动。外界普遍认为,希腊短期内成功组建新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不大,希腊可能最早在下月再度举行选举。即便如此,再次选举产生的希腊政府未必有能力切实推进换取国际援助所需的进一步财政紧缩措施。

 

  希腊选民和政界在落实财政紧缩承诺方面表现出的不合作立场,令迄今仍在为该国提供数千亿欧元援助的欧盟失去了耐心。最近几天,从欧洲央行到德国等主要欧元区国家,政界领袖们在又一次严肃认真地公开讨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话题。而民间对于欧元区可能很快有成员国退出的预期也持续升温。

 

  下月可能再次选举

 

  由于上周末的全国选举让希腊政坛出现了“三足鼎立”但都不足以独自组阁的尴尬格局,过去几天,希腊得票率前三位的政党在轮流忙于组建联合政府。不过,如同很多人担心的那样,这样的进程并不顺利。

 

  继在选举中得票最高的新民主党本周初宣告组阁失败后,周三,得票率排位第二的激进左派政党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在其他党派领导人进行系列会晤后宣布,未能打破政治僵局。这也意味着,周四将轮到得票排位第三的泛希社会主义运动来尝试组阁。

 

  外界普遍认为,希腊各派短期难以成功组建联合政府,重新举行选举正在被提上议事日程。政治观察家表示,希腊的下一次选举可能在6月10日举行,届时齐普拉斯将与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展开最终对决。

 

  从此前希腊选举的投票情况以及当前的政治格局看,一些人怀疑,希腊即便产生新的政府,也很难继续按照欧盟的要求大力推进财政紧缩。

 

  曾任默克尔政府财长的斯泰因布鲁克本周表示,即便再次选举,希腊的新政府也未必有能力实现国际援助方要求的额外紧缩措施。他表示,希腊可能会陷入一种“脆弱”和“近乎瘫痪”的状态长达数月。

 

  一直坚决反对财政紧缩的齐普拉斯已表示,超过60%的希腊选民支持反对财政紧缩政策的左翼和右翼政党,这意味着新的国际援助方案已经无效。相比之下,萨马拉斯虽然也反对继续强力紧缩,但为了使希腊能够留在欧元区,他还是勉强同意支持最新的援助计划。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今年3月份同意,对希腊提供新一轮130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但前提是希腊要实施进一步的严苛财政紧缩。

 

 

  欧盟亮出黄牌警告

 

  而眼下,希腊深陷政治乱局,这难免让欧盟和IMF等国际援助方对于希腊的诚意感到怀疑。

 

  如果不能按期推进财政紧缩计划,国际债权人可能推迟甚至暂停向希腊发放进一步援助贷款。一位希腊官员称,如果没有新的救助资金,希腊政府手头的现金最多只能撑到7月底。

 

  周三,欧元区官员在经过了两个小时的激烈讨论后宣布,将部分推迟原计划发放给希腊的一笔救助款,以示对该国的警告。IMF的一些官员说,推迟对希腊发放部分贷款,可能是为了向希腊施压,促使该国组建一个支持救助计划的联合政府。

 

  根据欧盟各国的最新协议,希腊原定将于周四获得的一笔总额52亿欧元的援助贷款,目前只能得到其中的42亿欧元,还有10亿欧元最早要等到6月份才会发放,前提是希腊要遵守之前为获救助款而作出的承诺。6月份,希腊将迎来首次考验,届时该国必须缩减开支约115亿欧元,以弥补预算赤字。

 

  希腊需要用周四的这笔救助款在下周偿还其欠欧洲央行的33亿欧元债务。这笔款项也是欧元区国家此前敲定的总额1300亿欧元的第二轮希腊援助方案中的一部分。

 

  在希腊援助方案中出资比例最大的德国态度尤其强硬。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说,如果希腊搁置已经启动的改革进程,那么针对该国的相关救助款项将无法发放。

 

  

  希腊退出讨论公开化

 

  不少欧洲官员更是直接给希腊抛出了退出欧元区的选项。去年11月,希腊政府突然宣布将就财政紧缩案进行全民公决,当时也一度引发了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猜测和争论。

 

  相比上一次的闹剧,这次欧洲各国官员们的表态更加犀利和直接。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周三在一次会议上说:“如果希腊决定不再留在欧元区,我们不能强迫他们。他们将自己决定是否继续留在欧元区。”

 

  德国方面坚持认为,如果希腊希望继续留在欧元区,那么除了恪守援助方案中的所有条款之外,别无选择。

 

  卢森堡副首相兼外交大臣阿塞尔博恩本周则表示,如果80%的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那么他们必须要支持以保持欧元区成员国身份作为政策方向的政党。否则,“希腊就会错失机会,这对民众来说将是一种非常、非常痛苦的经历。”

 

  有分析认为,希腊可能在下个月再次举行选举,很大程度上可能成为希腊是否保留欧元区成员国资格的一次全民公决。

 

  从政治上来说,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希腊其实已经脱离了欧元区。伦敦一家战略咨询机构的董事总经理斯派罗表示,现在唯一的悬念是其退出的时机,以及造成的混乱有多严重。

 

  在民间,对于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猜测也日益升温。彭博最近对其在全球范围内的用户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发现,在受访的1000多名投资人、分析师和交易员中,有近六成人士预计今年会有一个成员国退出欧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