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大选前途未卜 欧洲央行选择作壁上观

希腊大选前途未卜 欧洲央行选择作壁上观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2-05-09
  • 浏览数:470

 

      欧债危机愈演愈烈 欧洲央行选择作壁上观

 

  周末法国和希腊的大选引发市场剧烈动荡,欧债危机似有愈演愈烈的势头,但面临要求采取更多行动支持欧元区的要求,欧洲央行官员依然选择“作壁上观”。

 

  报道称,欧洲人似乎都同意政府的紧缩政策太过分,现在的难题是谁来为放松紧缩买单。分析师们认为,政府扩大赤字的典型财政刺激方案似乎不可行,原因是愿意向西班牙等最需要资金的国家增加贷款的投资者不多。相反,增加贷款只会破坏投资者仅存的一点信心。巴克莱北美地区外汇策略师José Wynne称:“限制紧缩的促增长方案可能会弄巧成拙。目前市场怀疑主权国家和银行的偿债能力。”

 

  希腊左翼联盟党领袖Alexis Tsipras日内表示,在周日的大选将支持援助的希腊党派“拒之门外”以后,该国此前向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做出的承诺已经无效。阿斯姆森还表示,法国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财政协议,该国必须致力于在明年将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降至3%以下。他指出,绝不能对任何附带额外促进经济增长内容的财政协议打折扣。

 

  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5月8日在其个人微博上宣布,欧盟领袖将于5月23日举行特别会议,预计本次会谈将着重讨论法国与希腊有关反对财政紧缩及经济增长等问题。R.J. O'Brien & Associates认为,法国及希腊选举结果表明,欧元区严格的财政紧缩方案开始走向末路,且存在希腊离开欧元区的可能性,而这或将使受制于IMF及欧洲央行的希腊逐渐放弃财政紧缩。受此影响,美元走强,贵金属面临冲击。

 

  而作为全球最大共同基金的掌门人,格罗斯周二指出,美联储可能很快就会决定去购买更多的债券。而高盛的首席经济专家哈齐乌斯则在同日预计,美联储会在6月份的政策会议上发布实施更多货币性宽松措施的声明。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指出,法国和希腊大选结果事实上意味着"近两年来一直在推行经济紧缩政策的法德轴心"的结束。克鲁格曼认为,欧洲用紧缩政策作为提振经济良方的最大错误在于,所谓提振信心只是个虚幻的童话。过去两年的经验表明,削减政府开支并不能刺激消费者和企业花费更多。恰恰相反,在经济萧条的环境下,削减开支却使得经济衰退加速。

 

  投资者不愿支持欧洲国家,原因部分在于政府开支的方式没有促进经济增长。多位经济学家表示,投资者的疑虑是有充分道理的。在希腊,政党实际上利用政府预算去买选票;意大利则用于规模庞大但低效的市政服务。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刺激其实无关紧要。西班牙、意大利、希腊等国所需的是大力改革经济运行方式,比如提高大学教育质量和减少劳动力市场管制。

 

  欧洲央行周一表示,该央行上周继续保持离场观望模式,为12周来第11周未进行成员国国债购买操作,12周内唯一一周的购买规模也几乎忽略不计。数据显示,欧洲央行上周购买的欧元区成员国国债规模为零,为连续第8周未进行国债购买操作。欧洲央行此前在保持连续19周的“场外观望”模式后,于去年8月12日当周重新出手干预债市,但至目前该操作似乎开始面临终结迹象。

 

  现如今,欧债危机愈演愈烈,而欧洲央行的官员却选择作壁上观,竟然袖手旁观,未来欧元可谓是岌岌可危。

 

  希腊组阁前路未卜 政治风波殃及全球

 

  周一希腊新民主党第一次筹组新政府的尝试宣告失败,接下来得票第二和第三的两大政党将依次尝试组阁,这为希腊能否避免破产并留在欧元区增添变数。一旦各政党都组阁失败,希腊则将被迫在三周后重新选举。

 

  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担心冲击了金融市场,欧洲股市下跌,纽约午盘时分美国标准普尔500跌至两个月来的最低点,投资者竞相购买美国国债、德国长期公债和英国金边债券。

 

  在希腊政局陷入僵局之际,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在希腊新政府产生后,将检查其是否符合条件获得未来的援助拨款。希腊财政部官员对媒体表示,该国若无法成立新政府与欧盟和IMF协商下一批援助,最早将于6月底出现现金短缺。

 

  在政局持续不稳的状况下,希腊股市周二继续大跌,股指创出了近20年来的新低。欧洲其他国家股市也有较大幅度下跌。同时,欧元兑美元汇价也在短暂反弹之后,再度失守1.30大关。

 

  希腊两大传统政党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在之前的几十年中一直是政坛老冤家,但是,在欧债危机爆发之后,这两大政党却不得不走到了一起,并于去年末,在前总理帕潘德里欧辞职后组建了联合看守政府。然而,此次大选的结果却显示,这两大支持欧盟援救措施的传统政党的议席数加在一起也只有149席,距离在议会取得相对多数的门坎还差两席。

 

  此外,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领袖韦尼泽洛斯同样不太可能接受齐普拉斯的条件,他周二呼吁建立拥护欧洲团结的政府。由此看来,齐普拉斯成功组建政府的机率微乎其微,希腊几周内重新选举的可能性日益上升。

 

  自希腊在2010年5月授受第一次援助起,国际银行已大幅缩减对希腊和其他欧洲外围国家政府债务的敞口。目前希腊债务大多掌握在欧洲央行以及希腊国内银行和对冲基金之类的投机投资者手中,这样希腊债务对整个欧元区造成的风险相对来说较小。由此,荷兰国际合作银行外汇策略师Jane Foley认为,希腊有可能会被允许走自己的路,不论希腊人做何选择,其他欧洲国家都会掌控住局面。

 

  花旗集团欧洲股票策略师阿德里安.卡特利表示:“希腊本身不是大问题,不过重要的是连锁效应和蔓延恐惧,以及对市场整体的影响。”

 

  希腊各政党能否组成一个有效政府,继续实施财政紧缩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以及能否继续获得国际援助方援款存在巨大不确定性,该国援款“断粮”,甚至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再度上升。希腊的债务压力越来越大,如果不能完成减赤计划,救助款被切断,国内将更加混乱,比如,养老金和薪水无法发放,违约危机逼近,只能退出欧元区。

 

  与此同时,IMF的立场也有松动迹象。该机构称,如果经济增长疲弱,将在敦促重债国控制预算的步伐方面展现更多灵活性。IMF总裁拉加德周一表示,IMF并非不了解财政紧缩会遏制经济增长,此举在经济低迷时期实施的影响更加糟糕。因此,调整财政紧缩措施和采取适宜的步伐是至关重要的。

 

  目前,希腊组阁的僵局前途未卜,这就给欧债危机增添了新的变数,而欧洲政治风波也已经波及到了全球经济,未来欧元区将面临挑战,操作者理应小心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