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金色希腊:传统大党的黄昏

金色希腊:传统大党的黄昏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发布日期:2012-05-05
  • 浏览数:514

 

     “不,我谁的票也不会投。”在和父亲开的位于雅典市中心普拉卡购物区的珠宝店里,迪莫斯(Stavros Dimos)坐在柜台后,表情略有无奈地说。

 

  这一点,距离希腊大选投票日5月6日只剩4天。迪莫斯特地穿了白色Polo T恤,右胸口处绣着一面希腊国旗。他很干脆地说,不愿意在路上花6个小时返回自己的家乡去投票,因为“那些政客都一个德性”。

 

  在雅典的街头巷尾,人们要么打算弃票,要么要投票给小党派;准备投票给新民主党或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以下简称泛希运)的选民凤毛麟角。

 

  自从1974年希腊军政府被摧毁恢复民主以来,一直是这两大党在希腊政坛轮流坐庄,并左右着高达80%的选票数;而眼下的形势是,两大政党不单在大选中均难以获得独立执政权,就算勉强愿意联合,票数恐怕都不够撑起议会半壁江山,还要再去联合第三甚至第四党。

 

  在5月8日大选结果公布之前,没人知道这场大选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但可以肯定,这将是一个复杂的联合政府。

 

  至于其对此前政府与欧盟签订的债务协议的执行能力,虽然让欧盟领导人和金融市场最为纠结,但是很显然,这并不是希腊老百姓的核心关切,他们更关心的是: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个国家必须改变。

 

  “金色”希腊:传统大党的黄昏

  拒绝民意调查的选民

 

  在大选的最后两周,有关选民投票倾向的民意调查在希腊已被禁止,不过仍有调查公司和媒体试图通过私下询问揣度民意,但多数这样的调查电话都会碰钉子。

 

  “我本人就拒绝了一个电话调查。” 自己开了一家小型经济和法律事务咨询公司的希摩斯(Sheamus Provopoulos)说。事实上,在至少过去一个月里,人们拒绝回答民意调查已经是一个共同的秘密。

 

  “我怀疑有超过7成选民拒绝回答来自任何背景的民意调查,” 希摩斯进一步解释说,“原因就是担心调查结果被别有用心地用来引导那些还在摇摆的民意,比如说,人们可能会因为害怕SYRIZA(激进左翼联盟)和KKE(希腊共产党)得到太多选票而转投新民主党或泛希运。

 

  希腊议会有300个席位,在大选中得票排名第一的党可以自动获得额外50个席位,以便更容易达到151个席位满足组建新政府的目标,而小党派则必须获得至少3%的选票才能赢得议席。

 

  选举结束后,得票最高的第一大党必须在三天内完成组建新政府,如果失败,组阁机会将递延给第二大党,随后是第三大党;如果它们都组阁失败,就要在20-25天后举行新的选举。

 

  以4月20日公布的最后一次民调看,共有10个党派获得了3%以上支持率。其中,新民主党赢得约22%支持率,泛希运只有约14%支持率,两者都失去了很大一部分忠实选民。

 

  新成立的左翼民主党获得9.5%支持率,独立希腊人得到11%支持率,激进左翼联盟得到13%的支持,以往不被人待见的极右翼党派金色黎明党更从上届只有0.23%支持率迅速改观为5.5%支持率。

 

  金色黎明党因为强烈的反移民立场过往被视为“新纳粹分子”,其候选人都不是职业政治家,而是农民、工人和退伍军人等。这次为了迎合选民口味,该党除了发誓要把非法移民赶出希腊,更要紧的是针对这场债务危机追究相关政治人物的责任。

 

  无论如何,很明显的一点是,议会中将没有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多数党存在,这势必令希腊新政府在财政紧缩与结构改革等需要尽快明确的议程上面临太多掣肘。

 

  无法回避的处境

 

  “比起对SYRIZA、KKE甚至金色黎明纳粹党的恐惧,新民主党和泛希运可能组成联合政府更让我们恐惧,”爵士乐手Chris Stassino说,“他们只想为自己的利益出卖希腊。”

 

  但是,希腊人民正是在新民主党和泛希运的领导下推翻了军政府。38年后,当年的勇士却成万夫所指,失去民心。

 

  前财长韦尼泽洛斯在今年3月接替帕潘德里欧成为该党领袖。他在周五的最后一次集会演说中强调,他若当选,将要求欧盟和IMF对希腊的财政调整期再延长一年,直到2015年,以减轻对纳税人的影响;他还提出“国家再生计划”,开放封闭行业、出售国有资产、改革税收制度、打击非法移民,并承诺不会再削减工资和增加税收,甚至会调低目前高达23%的增值税率。

 

  “他们完全可以在2010年和2011年做所有这些事情,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做,我看不到有谁会投票给泛希运。” Stassino说。一位跟隶属泛希运的某前政府高官过从甚密的企业家也私下透露,该党内部如今已士气涣散,前政府高级官员们都已知道很难再有机会留任。

 

  虽然选民们对大党表现出排斥心态,但目前被预测最有可能当选总理的仍是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

 

  萨马拉斯主张重新谈判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协议的部分条款,以争取经济增长空间。他还提出降低企业税和增值税、削减公共部门浪费、承诺收紧移民规则,并成立一个议会委员会专门调查过去导致该国陷入经济危机的不当行为。

 

  5月3日,萨马拉斯在雅典国家花园的扎皮翁宫进行选前演说,警告选民若不投票给该党,希腊将进入前途堪忧的不稳定时期;但他同时也强调,跟泛希运组成联合政府不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项。

 

  过去四年,希腊国内生产总值萎缩了14%,今年预计将继续萎缩5%,工资和养老金被削减、失业率高企等令民众的恐惧、愤怒和失望情绪日增,对于过去执政党的腐败不作为以及欧盟步步紧逼强推紧缩政策更是充满反感。

 

  希摩斯说,他和他的朋友们都觉得希腊人必须将议会里那些熟悉的面孔踢出去。“我开始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帮助这个国家拆卸整个出错的系统,打碎过去从头开始,哪怕这意味着我们离开欧元区。”他说。

 

  但在希腊经济产业研究院(IOBE)总干事Yannis Stournaras教授看来,这样的想法根本行不通。

 

  “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而且也不可能打成碎片重新开始,因为那样将需要太久时间,”他说,“我们需要目前已经存在的基础设施,在目前基础上进行大的改变和改革。”

 

  Stournaras教授曾长期担任希腊政府经济和财政部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说他将投票给那些愿意兑现前政府所作承诺的政党,帮助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而不是离开。

 

  希腊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达成的紧缩日程表,就在这个政府的桌上。在位于卫城脚下的办公室里,Stournaras 教授平静的说:“不用说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