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法国大选倒计时 欧洲面临“尖峰”时刻

希腊法国大选倒计时 欧洲面临“尖峰”时刻

  • 来源: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2-05-05
  • 浏览数:330

 

  与在紧缩立场上紧靠德国的法国现任总统萨科齐不同,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选举中领先的奥朗德对欧洲紧缩提出质疑,并力倡增长发展。

 

  而从目前希腊大选的选情来看,希腊两大传统大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新民主党,可能都难以独立胜出,弱势政府的格局将不可避免,这可能会给希腊执行紧缩计划的前景带来诸多质疑,从而引发新一轮的市场恐慌。

 

  一边是民众反紧缩游行示威的加速蔓延,一边是国际评级机构和欧盟警惕的目光,在诸多矛盾纷扰交织之下,本周日希腊和法国大选即将揭开最后的“面纱”。与以往历次大选不同,除了国际媒体纷纷对本次大选给予异常关注之外,欧洲紧缩立场会否分裂、希腊会否重回欧债“风暴眼”、市场会否再度引发新的惊涛骇浪等诸多话题也成为学界、商界以及政界等重量级人士讨论的焦点。“在各种讨论和报道中,从某种意义上看,本周日的大选已经不仅仅是一次国内政治权力的普通更迭,更被赋予了关乎欧洲未来走向的含义。”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熊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有外电4日报道称,希腊、法国本周末的大选可能会给欧洲再度带来“地震”。“有关法国和希腊大选结果的猜测越来越多,各界纷纷担心最后的大选结果可能会给已经达成的欧洲财政协议带来新的变化,而这些将给全球市场带来重创。”该报道如是表示。而3日《华尔街日报》也认为,法国总统大选可能将为欧洲应对经济危机开启一个新的篇章,改变一个日益由柏林主导的法德联盟的格局;除此之外,《华盛顿邮报》早前也称,如果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最终在本周日赢得大选胜利的话,欧洲政治和经济格局将发生巨变。

 

  一个是欧元区核心成员国,一个是欧债危机中最为承压的负债国,尽管法国和希腊经济实力相差悬殊,国内政治选情也大不相同,但一个共同的话题却将两国大选密切联系到了一起。那就是,在欧洲债务危机治理中,紧缩是否是唯一的“尚方宝剑”?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内,财政紧缩几乎是欧洲治理债务危机的主旋律。以紧缩换救援,也是欧盟在救助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时不容动摇的基本底线。然而,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欧债危机仍旧在烽火相传。欧洲仍处于失业率高企、增长持续低迷的阴霾之下,尤其是希腊这些受援国仍旧在衰退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种种令人不安的迹象引发了各界有关欧洲过分推崇紧缩或将导致经济陷入恶性循环的担忧和热议。与在紧缩立场上紧靠德国的法国现任总统萨科齐不同,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选举中领先的奥朗德则恰如其时对欧洲紧缩提出质疑,并力倡增长发展。他曾经表示,如果当选法国总统,将协助希腊恢复增长,并重新协商早先欧洲各成员国已经达成的财政协议。

 

  在5月3日晚间的欧洲央行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指出,经济增长应当成为欧盟的主旋律。“各国需要推行进一步的结构性改革以赢得竞争。”他说,劳动力市场必须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流动性,并且更加平等。不少分析人士表示,从德拉吉的表态以及民众的呼声来看,尽管最新民调显示,奥朗德与萨科齐的支持率差距已经从早先的10个百分点缩小至5个百分点左右,但奥朗德获胜的几率仍高于萨科齐。不过,对于奥朗德在获胜后会否真如某些人预测那样“引领欧洲进入新时代”则很难说。

 

  “不管是萨科齐连任还是奥朗德上台,德法出现重大且无法愈合的分裂,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熊厚表示,奥朗德并非主张放弃紧缩,或者将财政公约推倒重来。事实上,财政紧缩和经济刺激并不是非此即彼的排斥关系。从一定程度上说,这两者互为条件,只有在确保财政可持续状况下,才能开展一些经济刺激计划。

 

  相比法国大选可能左右欧洲危机治理方向,各界对希腊大选的担忧主要为,本周日大选后的结果是否会令希腊重新成为欧债危机的“第一火线”。5月3日,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将希腊信用评级从违约调升至“低投机级别”,这是在二次救助方案达成以及债务置换计划之后,首家将希腊评级上调的评级机构。但标普同时警告说,经济衰退及5月6日的大选,对希腊财政调整构成了风险。分析人士表示,从目前希腊大选的选情来看,希腊两大传统大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新民主党,可能都难以独立胜出,弱势政府的格局将不可避免,这可能会给希腊执行紧缩计划的前景带来诸多质疑,从而引发新一轮的市场恐慌。

 

  “标普在这个当口上调希腊评级,是对现任希腊政府努力实施严格紧缩计划以及债务重组的正面回应。”熊厚表示,这多少也说明了评级机构的立场和态度。总的来看,欧洲经济尽管仍然糟糕,但却在恢复之中。比较而言,虽然当前西班牙、意大利相继爆出险情,但欧债危机的局势已经相较去年大为好转。至于希腊政府更替会否触发新的担忧和风险,可能尚需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