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民主在希腊不灵?

民主在希腊不灵?

  •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日期:2012-04-26
  • 浏览数:448

 

     马克思主义和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都主张,欧洲经济和货币联盟使富国成为了穷国的债主。但这种分析并不能完全解释希腊的现状。

 

     一个把选票作为商品来交易的政治阶层,是造成希腊悲剧的原因之一。雅典大学(University of Athens)教授潘帕诺斯•卡扎科斯(Panos Kazakos)说,每换一个政党执政,公共部门就变得更庞大一些。他指出,毕竟,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需要提交200页证明文件,而找一份公务员工作可能只需要打点好管事的人。

 

     既然选票是买来的,没人会太在乎经济政策:很明显,正是这种忽略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经历过军政府统治的希腊人很难相信被视为“好父亲”的民主政府竟犯下如此多错误: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竟裁掉了20万个工作岗位,将养老金削减了25%,将公务员工资削减了60%。在雅典市中心,那些关了门的商店橱窗上的涂鸦显示,两个世界正在打一场“星球大战”:“邪恶的”德国将紧缩计划强加给了“善良的”希腊。报纸漫画中常常出现穿着纳粹军装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希腊,人们真的会有“身处战壕”的感觉——但这是一场没有人知道敌人是谁的战争。

 

     为换取最近一次资助,希腊政府不得不向“三驾马车”——欧盟(EU)、欧洲央行(ECB)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割让了部分主权。宪法广场(Syntagma Square)大不列颠酒店(Hotel Grande Bretagne)大堂里,挤满了从北欧来的律师、官员和他们的带着许多文件的助手。希腊的前途如今正是由这些人来决定。这些人中许多来自律师事务所,这些律师事务所为许多全球金融巨头和欧盟提供建议,而正是这些机构对希腊的债务危机负有部分责任。

 

     希腊越来越像一家处于破产管理状态的企业,而非一个危机中的国家。“三驾马车”正在操办欧洲国家的第一场葬礼,让一家由外国专业人士治理的日耳曼公司取而代之。希腊凭直觉感知到了这一点,但无法理性地接受一个“好父亲”政府的背叛。放眼雅典街头,失业者漫无目的地闲逛,老人在乞讨,这些景象让人感到,西式的民主正一点点破碎。

 

     东正教会(Orthodox church)现在每天分发约1万份免费餐食,而两年前这个数字是3500份。来领一份热乎餐食的不再只是贫穷的移民,还有一个个希腊家庭,而且其中有许多孩子——太多了。“食品非常紧张。”慈善组织基督徒联合会(Christian Solidarity)负责人瓦西利奥斯•阿瓦特扎斯神父(Father Vassilios Havatzas)说,“但更要命的是生存危机。”

 

     自杀率的急剧上升只是冰山一角。自2010年以来,与社会形势突然改变有关的精神疾病发病率显著上升,从抑郁症到精神分裂症。泛希腊医院联盟(PanHellenic Union of Hospitals)的医生们谈到,身份的丧失致使社会迷失了方向。人们不知道目前在发生些什么,谁在掌控全局,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一切都变得不确定。

 

     但对心理健康伤害最大的是钱与现实的脱节。钱是维系存在感的一只锚,就连凯恩斯,在批评一战末期战胜国对德国提出巨额赔款要求时也曾提出这一点。巨额赔款导致德国出现超高通货膨胀、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倒台、纳粹主义兴起。目前紧缩正在腐蚀这只锚。

 

     希腊的平均月工资是600欧元,而德国是2200欧元,但是,一杯咖啡在雅典机场的价格(2.6欧元)却高于它在法兰克福机场的价格。从鸡蛋、牛肉到燃油,希腊的生活成本高于富裕的德国。卡扎科斯说:“欧元本应保护希腊经济免受通货膨胀的侵害,但因为希腊市场缺乏竞争力,物价出现上涨。真正的竞争从未存在过。”往届所有政府都采取了加薪的应对策略。从2000年到2008年期间,希腊单位劳动成本上升了24%,而德国仅上升了4%。接着就爆发了危机,紧缩措施随之而来。

 

     我们很难预测这场悲剧会如何收场,但可以肯定,欧元区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差距正在一天天拉大。很快,小小的欧元硬币将成为两种国家之间仅存的共同点。这个现代版本的“金苹果”,将希腊引入了一场荒谬、无益而不公平的战争。

 

     本文作者新书名为《毛经济学》(Maonomics - Why Chinese Communists Make Better Capitalists Than We 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