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前财长反对紧缩 称公务员不能一刀切

希腊前财长反对紧缩 称公务员不能一刀切

  • 来源:财新网
  • 发布日期:2012-04-18
  • 浏览数:500

 

越紧缩,越抗议;不紧缩,又被市场放弃。希腊能否靠国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开出的经济治理改革药方走出危机?

 

“我觉得那简直是误解备忘录,不是谅解备忘录。” 希腊2001-2004年的财经部长、现任雅典经济与商业大学(AUEB)经济学教授Nicos Christodoulakis日前在伦敦的一个会议上说。

 

他指的是希腊两次接受外部救助时与欧盟、欧洲央行和IMF——合称“三巨头”(troika)签下的贷款条件协议。这些敦促希腊实行改革的文件,在今日希腊的形象几乎可以相比《南京条约》之于中国。

 

他指出备忘录改革方案中的几个致命性错误。比如,对公共部门降低薪酬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而不是更有针对性的措施,这取消了对整个公共部门的激励,公务员无心工作。

 

此外,IMF一向以来强调所谓的“供给方改革”,也就是通过扩大或便利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来改善经济。但希腊今天的现实是需求极其疲软。

 

Christodoulakis举例,放开管制性行业的改革,比如加大卡车司机牌照的数量,并没有起到预计的增加供给、活跃市场的效果,这正是因为经济衰退中没有公司愿意新招卡车司机。

 

“所有人都在批评备忘录,但又同时非常害怕备忘录失败的前景。”Christodoulakis指出了这一矛盾。虽然大小政党都将“三巨头”开出的药方当做靶子,但没人有把握提出更好的方案。

 

雅典派迪昂大学经济学教授Antigone Lyberaki也同意他的观点。她指出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缺乏改革导致了今天的危机改革错误、结果不好,民众就越憎恶改革;就连原来支持改革的人士,也失去了信心,转入反对改革的阵营,“因为这样比较容易。”

 

“希腊曾经有过非常好的改革时机。” Lyberaki说,当初希腊加入货币联盟,正是希望能够在这个框架之内得到改革的压力、动力和协助。但希腊没有抓住机会,“利用了低廉的信贷、连接巴尔干半岛的区位优势、百万移民进入希腊带来的劳动力,” Lyberaki说,“希腊利用了所有这些入盟的好处,得以什么都不做。”

 

Lyberaki认为,这些经验说明,改革不能通过外力,除非希腊人从心里认为需要改革,不能指望外人来说说服希腊人。“要创造一个支持改革的选区。”

 

这就需要让民众看到,自己暂时的牺牲能够换回未来的回报。而目前这种僵局让人认为,希腊经济会在低增长到衰退之间徘徊十年以上,“失去的一代”这种黯淡前景无法团结希腊人参与和支持改革。

 

Christodoulakis认为,希腊和“三巨头”必须重新设定改革日程。当前,“三巨头”强调希腊必须财政紧缩与结构性改革“两只脚走路”,因为只有让市场看到希腊在财政紧缩上有所作为,才可能赢得信任。但Christodoulakis认为这样做行不通,因为紧缩导致的需求疲弱令希腊无法走出衰退的泥潭,这种情况下任何结构性改革都会沉没。

 

他提出,应该在希腊和“三巨头”之间重新订立协议,允许希腊在经济重回增长——哪怕是只有0.1%的增长,再开始紧缩财政。

 

他特别强调对公共部门的缩减应该有针对性,注重激励。因为希腊的改革必须依靠公共部门来执行。

 

直到最近,公共部门仍然是希腊的“铁饭碗”。“几年前,我所有的学生都只有一个志向,就是当公务员。” 雅典经济商业大学的Panos Tsakloglou教授也说。

 

据最近的一项调查,希腊的公共部门(包括政府机构和公共事业部门)雇员人数为711529人,其中签有全职合同的有635904人。公共部门雇员总数比2010年减少了56000人。政府计划到2015年前共裁掉15万人。

 

该调查显示,公务员体系的素质似乎并不高。只有41.1%的公务员上过大学,有26.9%的公务员只有高中学历,9%只上过技术学校,8%只完成了初等教育。三分之二的全职公务员不懂或不太懂得用电脑,只有35%能用word进行文档处理,35%会上网,32%会发电子邮件。虽然这七十几万公务员一共会讲25种语言,只有21%会说英语,4%会说法语,不到3%会说德语,两人会说爱尔兰语,一人会说爱沙尼亚语。

 

今年6月希腊政府将进行一项评估,将考虑教育水平、语言、电脑技能,来考虑公务员是否称职。

 

尽管改革代价巨大,但离开 欧元 区并不是很多人想的那样“一了百了”。如果希腊要重启本币,必然经历一轮激烈的贬值过程,这意味着希腊的外债负担将加倍。所以希腊只有一条路,就是拒付所有债务。但这会让希腊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获得市场信任。

 

“希腊要能保证自己能实现财政盈余,或是能够做到不用借钱。”英国苏塞克斯大学教授Jim Rollo指出,“因为如果你刚刚赖掉了所有的债务,你怎么指望别人还愿意借钱给你呢?”

 

他举了波兰和匈牙利的例子。90年代转轨改革之初,波兰拒付了部分债务,但匈牙利没有。此后多年,波兰都很难回到债券市场上借债,而匈牙利则没有遇到这样的困难。虽然时至今日,两国的经济发展差异证明投资波兰是一个比投资匈牙利更明智的选择。

 

IMF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希腊GDP今年将萎缩4.7%,2013年也将是零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