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田协暂停国内田径赛事 参加奥运等经费落实

希腊田协暂停国内田径赛事 参加奥运等经费落实

  • 来源:搜狐体育
  • 发布日期:2012-04-13
  • 浏览数:333

 

作为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希腊以奥运会为荣,但如今,在伦敦奥运会备战的关键时期,却爆出了希腊田协无力支付运动员和教练的费用、不得不宣布暂停该国国内全部田径赛事的新闻。

希腊奥委会很快出面表态,称债务危机不会影响他们派运动员参加伦敦奥运会,但希腊奥委会主席卡普拉洛斯同时承认,与4年前北京奥运会时150人的阵容相比,参加伦敦奥运会的希腊代表团可能只有不到100名运动员,这还得看经费落实情况。希腊体育,正面临等米下锅的尴尬境地。

 

资金要靠私人赞助

田径队停止比赛的消息刚传出,希腊政府马上宣布,称这不会影响希腊代表团参加奥运会,也不会影响到5月10日在希腊古奥林匹亚遗址举行的伦敦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

希腊奥委会主席卡普拉洛斯日前透露:“尽管我们整个国家正面临极大的财务困难,但我们绝不会因此使希腊本土的火炬传递活动降低规格,奥委会还会加强安保措施。”

但英国《卫报》却表示,现在距离圣火采集仪式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希腊国内的准备工作还是一团糟。以往历届奥运圣火在希腊的火炬传递活动,希腊政府通常会提供部分资金支持,但今年希腊政府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不得不依靠私人赞助才能完成。

在巨大的债务危机面前,希腊政府希望用奥运精神重新振奋整个国家,卡普拉洛斯就表示:“在希腊不仅处于经济危机,更处于人文和社会危机的时刻,运动、和平、合作、公平、参与以及不同文化和思想之间的和谐共处这些奥运理念,将给予我们追求更好未来的希望以及为之奋斗的力量。”

 

去训练舍不得开车

据悉,为备战北京奥运会,2005年到2008年,希腊政府拨给希腊奥委会的经费为3000万美元,但近两年来,希腊奥委会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财政紧缩措施让希腊所有体育项目捉襟见肘,由于旅行经费被砍,不少运动队连参加奥运资格赛的路费都付不出――体操队放弃了在日本东京举行的资格赛,还有举重队、帆船队和水球队,近几个月来都遇到了同样的困难。

在去年的上海游泳世锦赛上,希腊水球队的姑娘们最终战胜中国队,捧得冠军,作为主力,阿尔吉斯蒂因此享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团结计划”给予的补贴――国际奥委会考虑到世界各地的优秀运动员可能因为贫困而失去对奥林匹克梦想的追逐,因此出炉了“团结计划”,每年向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拨付10万美元。

希腊奥委会在北京奥运会前日子还算好过,因此慷慨地将10万美元分给了4位高水平运动员,但欧债危机后,陡然之间变成了12位运动员分享这份来自国际奥委会的恩泽。

即便每月领着令其他运动员羡慕的“团结计划”补贴,阿尔吉斯蒂依然强调她每花1欧元都会不自觉地思考再三,因为以往她可以求助于父母,现在职业为医生的父亲工资减半,身为公务员的母亲则几个月没发工资了。

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吉斯蒂日常去训练都舍不得开车,因为希腊的汽油已涨到每升约13元人民币了。

希腊最优秀的男子撑杆跳运动员菲利皮迪斯遭遇的情况比阿尔吉斯蒂还要悲惨,他不花一分钱住在父亲的公寓中,靠啃老度过奥运会前的艰难岁月。每天菲利皮迪斯都会前往希腊奥林匹克中心训练,令他不能接受的是,每天这个中心只能提供一小时的训练时间,场地里四处铺着厚厚的白色塑料布,原来顶棚一直漏水,但没钱修理,只有如此。

众所周知,中国的竞技体育是“举国体制”,由国家包办一切,但在希腊,大多数运动员并非是职业的,他们需要依靠政府补贴来应付高昂的训练经费,在这一点上,希腊与美国和英国颇为相似。

英国奥委会给出的平均水平是每年1.6万英镑(约合16万元人民币),基本源自国家博彩基金;美国奥委会的支付能力略高一些,大约每月津贴能达到近3000美元(约合2万元人民币);希腊的水平偏低,每人每月不到1500美元(约合1万元人民币),大多来自商业赞助的收入,最大的赞助商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博彩公司。

4年前,希腊有超过50名优秀运动员可以拿到这笔政府津贴,现在萎缩到了23人,令运动员们绝望的是,因为失业率居高不下,希腊政府已经修改法律,决定在伦敦奥运会后不再向包括运动员在内的特殊岗位提供津贴。郭盛

 

停止国内一切比赛

希腊自1896年举办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以来,从未缺席过任何一届奥运盛会,哪怕是1932年大萧条时期,最终还是成功地从债务危机的泥沼中崛起,派出代表团远渡大西洋参赛。80年过去了,时下的“欧元区危机”与大萧条时期也许无从比较,但希腊在这次迈向伦敦的征途中却显得步履蹒跚。

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运动员村,当年这里曾让希腊体育界充满了乐观精神和自豪感,但在16天的荣耀后,这里大部分的设施再未使用过,然后任其老化、颓败,因为希腊政府根本没能力支付高昂的维护费用。

由于出租奥运设施的尝试接二连三地失败,雅典奥运会后,希腊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奥运包袱”,雅典南部沿海的高档住宅区,曾以与奥运场馆相邻为荣,8年来却是大门紧闭、空城一片。

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今年年初就曾表示,雅典奥运会加剧了希腊的债务危机,“如果你注意过希腊的外债数字,雅典奥运会估计让它上升了两到三个百分点。”

与奥运场馆的无人问津相比,希腊的体育事业、体育人才受到的打击更令人心酸。希腊田协主席瓦西里透露,2011年,希腊政府对田径项目的拨款被削减了近1/3,2012年再度削减1/3,目前这个数字仅为870万美元。“这些钱都不够我们付给运动员、教练和供应商的。”瓦西里说。

由于政府大幅削减体育预算,希腊田协此前不得不通过向商人贷款、发行纪念邮票,甚至变卖奖牌来筹款,但这些并不能帮助他们摆脱困境。最终希腊田协于上周无奈地宣布:因无力支付运动员、教练和供应商的费用,决定暂停国内的所有田径赛事。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我们会长期停止比赛。”瓦西里称。希腊田径队也成为希腊三年经济危机以来,首支因经费困难而停赛的重要体育团队。

在今年的伊斯坦布尔室内田径世锦赛男子跳高比赛中,希腊小将季米特里奥斯以2.33米夺冠,这一成绩让俄罗斯名将、北京奥运会冠军希尔诺夫大为震惊。但即便是季米特里奥斯这样的希望之星,对希腊政府也是抱怨连连,“国家队的教练从去年6月起就没领过工资,雅典奥运会留下的体育设施也没能得到很好的修缮,冬天没暖气、夏天没空调,现实情况令人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