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危机令塞浦路斯深陷债务泥潭

希腊危机令塞浦路斯深陷债务泥潭

  • 来源:外电综合
  • 发布日期:2012-04-12
  • 浏览数:434

 

     据外电4月12日报道,塞浦路斯大众银行(Cyprus Popular Bank)的行长米凯利斯-萨里斯(Michalis Sarris)并不是唯一一位每周工作七天的欧洲银行家。为满足欧盟的监管新规要求,他正设法筹集足够的资本,让他所领导的塞浦路斯最大金融机构存活下去。受邻国希腊债务危机的冲击,这个岛国的未来命运还是一个未知数!

 

  现年65岁的萨里斯在今年1月临危受命,出任塞浦路斯大众银行的行长。之前他曾担任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和塞浦路斯财长。如今他的职责是为该行寻找投资者,筹到18亿欧元(合24亿美元)。塞浦路斯大众银行因投资大量希腊不良债务损失惨重,如今亟需外部融资支持。

 

  考虑到塞浦路斯经济的危险境地,这并不是轻而易举的差事,而且时间紧迫:欧洲各银行必须在今年6月底之前向欧洲银行管理局展示自己拥有足够资本经营下去。若无法证明这点,银行将不得不接受政府救助,或在极端情况下被迫关门。

 

  塞浦路斯最大银行一旦倒闭,不仅将对整个国家造成严重后果,而且会给欧元区其他地区蒙上一层阴影。该国经济主要围绕金融服务业,因为这个岛国以地理位置和低税政策优势成为俄罗斯或其他欧洲企业进军中东、非洲市场的门户。但塞浦路斯政府及银行面临的财务困境可能令该国成为下一个申请国际援助的欧元区国家。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塞浦路斯银行业总计有1520亿欧元的未偿还贷款及其他高风险资金,相当于该国GDP的8倍,这跟爱尔兰在抵御金融冲击方面的极其脆弱性相似。

 

  由于塞浦路斯紧邻希腊,又说同一种语言,塞浦路斯国内银行理所当然地向希腊企业和消费者发放贷款,并投资了大量的希腊政府债券。

 

  据欧洲银行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塞浦路斯大众银行共买入了34亿欧元的希腊债券。塞浦路斯第二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则累计购入了24亿欧元希腊债券。两大银行所持的希腊债券比重均高于其他政府债券比例的总和。

 

  直至希腊债务危机的爆发,这种投资策略才显露出本身的危险性。塞浦路斯大众银行去年亏损了25亿欧元,而塞浦路斯银行则损失了10亿欧元。

 

  塞浦路斯在许多方面是欧洲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个岛国说希腊语的人口仅有79万人,只相当于美国俄亥俄州哥伦比亚市的人口规模。与希腊相比,该国距离黎巴嫩贝鲁特更近。塞浦路斯在2008年加入欧元区,目前也是唯一一个有联合国(微博)维和部队驻扎的欧盟成员国。

 

  几年前,塞浦路斯政府一直处于财政盈余状态,但从2009年起,该国银行业成为希腊危机波及当地经济的一个通道。2011年,塞浦路斯的财政赤字攀升至GDP的7%,该国在遭到评级机构的多次降级之后已无法在公开市场上成功拍售国债。与此同时,失业率飙升至近10%,虽然这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但远高于该国的过去水平。

 

  以西欧地区的标准而言,塞浦路斯大众银行寻求获得18亿欧元的融资规模并不大。该国财政部的高级官员Andreas Trokkos表示,这相当于整个国家GDP的约12%。不过该行的资金缺口远低于爱尔兰的最大几家银行,后者的救助成本均超过本国GDP的50%以上。

 

  Andreas Trokkos称,尽管情况不容乐观,但仍是在可掌控范围内。但其他人却对此持怀疑态度。

 

  塞浦路斯投资协会会长Michael Olympios认为,政府很难支持一个规模超过本国经济总值7倍的银行系统。”当地的商界人士担忧未来将不得不向欧盟申请援助。

 

  去年,遭到国际债券市场排挤的塞浦路斯转向俄罗斯求援,俄罗斯政府当时以低于市场水平的4.5%利息向该国政府提供25亿欧元贷款。

 

  对于俄罗斯的动机,有人说俄方只是想保护本国企业在塞浦路斯的利益,并帮助该国关系最密切的欧盟盟友;也有人说俄方希望获得在争取塞浦路斯天然气资源开发权方面的特惠待遇,但这种说法遭到塞浦路斯政府的否认。

 

  但俄方或许不愿再提高对塞浦路斯的风险敞口,因此可能不会再向其提供另一项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