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大选:山雨欲来风满楼

希腊大选:山雨欲来风满楼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发布日期:2012-03-19
  • 浏览数:541

 

     第二轮救助资金开闸 希腊政坛吹响竞选号

 

  随着第二轮救助资金开闸,希腊暂时躲过了无序违约,从而被踢出欧元区的命运。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希腊议会选举可能在4月底5月初举行。如今,希腊各政党纷纷吹响了竞选的号角。

 

  主要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18日选举新的领袖,现政府财政部长维尼泽洛斯作为唯一候选人如能当选,将于19日向总理、总统提出辞呈,集中精力投身竞选。他在几天前举行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指责那些反对接受援助的人“虚伪,不负责任”。他提出的竞选口号是“重新开始”。

 

  另一大党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则在18日向议会议长致信,宣布接受5名被开除的议员返回议会党团,这些议员是因在议会表决中投票反对欧盟救助方案后被开除出党的。当时新民主党共开除了22名议员。其中有的成立了一个新党——独立希腊人,有的将在今后几天里表示回归新民主党。

 

  也是在18日这一天,因反对欧盟救助方案而被开除出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的20名议员中,有5人与左派民主党进行了接触,有可能加入这个左翼政党。而其他的议员则组建了一个名为“社会契约”的新党。

 

  主流政党遭选民抛弃 众小党纷纷登上舞台

 

  近40年来,希腊政坛一直由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新民主党轮流执政。如今,两大政党因处理危机不当,都遭到选民的抛弃。尽管两党政客最近都在大声呼吁“改革,重生”,但是在3月15日举行的民调中,选民纷纷转向支持那些反对救助方案的小党。

 

  统计数据表明,新民主党的支持率跌到25%,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更惨,只有11%的选民表示还愿意投它一票。以前影响力甚小的党派纷纷超过了进入议会必需的3%支持率。左派民主党为15.5%,激进左翼联盟为12%,共产党为11.5%,绿党为3.5%。右翼阵营方面,独立希腊人获6.5%的支持率,人民东正教阵线为4%。由此看来,新民主党或许能在此次议会选举中拔得头筹,但它获得的议席要超过半数,进而独立组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希腊宪法规定,取得议会300席中151席“多数席位”的政党可以单独组阁,否则必须与其他政党联合组阁。

 

  两大党选票的流失将增加其他小党派进入议会的机会,甚至获得政府职位的机会。目前,一些小党派已经开始通过结盟挑战两大党的传统“霸权”。一位因反对紧缩措施而离开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的议员打算将包括左派民主党在内的左翼党团联合起来,以取代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的位置。他痛陈该党的弊病:“两年了,他们只知道削减工资、养老金和社会权利,从来没有以同样的勇气对高物价、垄断和社会不公进行斗争。”

 

  而右翼势力则力图把立场相近的党派撮合起来,以“帮助希腊回归繁荣”。如今一个危险的现象是,由于选民对两个持中间立场的大党非常不满,使一些政坛极端势力获得了发展空间。一些较小的党团组织正在向极右翼党人民东正教阵线靠拢。人民东正教阵线目前是组成联合政府三党中的一员,在希腊议会拥有16个席位。

 

  新民主党或成赢家 萨马拉斯将任总理

 

  一系列民调统计结果显示,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在去年5月反超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以来,一直领先至今。新民主党目前看来将是春季大选的赢家。在大选中获胜的党派领袖将出任希腊总理。新民主党领袖、今年61岁的萨马拉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已从政35年。26岁时,他在希腊56个选区之一的美塞尼亚当选为议员。12年后,他进入执政的新民主党内阁,先后担任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1992年,他脱离新民主党,创立了一个政党,取名“政治春天”,政治上比保守派的新民主党偏右。

 

  “政治春天”在1993年的希腊大选中获得4.9%的选票,在议会中分得10个席位;1994年,该党参加欧洲议会选举,以8.7%的得票率占据2席。2004年希腊大选前,他解散了“政治春天”,重新加入新民主党,参加了当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并当选议员。2007年希腊大选,萨马拉斯再次当选为美塞尼亚议员。2009年1月,他再次进入新民主党内阁,担任文化部长。同年,新民主党在金融危机中下台,并在提前举行的大选中败给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该党主席引咎辞职。此后经过党内一番激烈的竞争,萨马拉斯击败对手,成为新民主党的第七位领袖。萨马拉斯多次强调反对国际救助方要求施行的紧缩措施和改革。他宣称,如果赢得大选,定会改变目前的政策,放缓增税步伐,采取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

 

  他在2012年的新年讲话中宣称:“2012年,希腊人民的命运将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2012年,我们将结束对我国人民的巨大考验。”这番话实际上是向选民的一个宣示:春季大选,是在支持紧缩还是反紧缩,是受制于国际约束还是摆脱掉国际约束中进行抉择。即使离开欧元区,他也在所不惜。

 

  选举带来不确定性 救助方频打预防针

 

  政府话语权被更多党派分享,或者反对进一步紧缩政策的党派上台,都将使希腊的债务谈判更为复杂、困难。反紧缩政策的势力往往容易达成“统一战线”,这将削弱希腊为获得国际援助而做出的努力,增加希腊无序违约和退出欧元区的风险。

 

  对希腊大选后可能出现的上述情况,救助计划出资方保持了高度警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希腊工作组负责人普尔·汤姆生17日接受希腊一家电视台的采访时,告诫希腊政府改革一点都不能放松。他说,要让财政赤字降下来,公共部门必须缩小规模,国有企业必须私营化,公务员队伍必须裁员。

 

  汤姆生承认,在过去的两年中,他作为希腊工作组的负责人犯了错误,即没有对希腊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希腊更多削减开支。“从现在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希腊的特别援助是有限度的。如果发生希腊申请第三轮救助的情况,那么回答将是‘没门’,”汤姆生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5日宣布向希腊发放一笔280亿欧元的贷款。该组织随后于16日发布评估报告,警告希腊必须按约定推进国内经济改革,否则将面临退出欧元区风险,触发代价高昂的混乱局面。

 

  报告说,希腊政府必须推动经济改革并削减支出以降低债务水平,已没有犯错的余地。一旦希腊方面拖延改革或反应迟缓,会加重经济不景气局面、恶化债务状况。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希腊今年选举存在政治风险和不确定性。

 

  16日,由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组成的“三驾马车”发表报告称,第二轮救助计划的第一笔资金59亿欧元将于19日发放给希腊,但是整个救助计划的施行还要看希腊紧缩措施的落实情况而定。

 

  “三驾马车”中欧盟一方的代表马蒂亚斯·莫斯说,希腊大选是影响救助计划落实的一个重要因素。新政府可能对整个计划作出调整,“三驾马车”将在6月份与新政府商谈往后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