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为何欧央行和IMF不能让希腊破产?

为何欧央行和IMF不能让希腊破产?

  • 来源:财富中文网
  • 发布日期:2012-03-15
  • 浏览数:477

 

     希腊几乎成了欧元危机的代名词,大家似乎已经厌倦了整天在报纸电视上继续听到希腊的名字。如此弹丸之国,何以把欧洲拖垮?让希腊破产,退出欧元区不就结了吗?

 

    欧洲金融市场都在庆祝希腊获得1300亿欧元的纾困资金,他们难道不知道希腊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吗?新的希腊救援方案提出在2020年前要把希腊债务的GDP占比减小到120%,用8年的时间就达到这样的成就,欧洲央行和IMF到底是按哪个星球的逻辑思考呢?

 

    希腊经济自2008年危机以来已经缩水了约20%。失业率也非常恐怖,去年12月是21%,如今青年失业率已达51.1%。全希腊只有3899319人有工作,只占总人口的36.1%。主要城市商业停业率也在25%左右。在税收基础严重断失血的的情况下,欧央行和IMF又迫使希腊奉行严格的财政紧缩政策,国家收入只有自由落体一条路,在这种情况下希腊是无法走出债务危机的。这就好比一只母鸡欠了别的母鸡好多鸡蛋,可是她下的蛋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她拿什么来还别的母鸡呢?根据欧盟,欧洲央行和IMF(三巨头)的联合报告,即便希腊严格执行三巨头的紧缩方案,经济亦实现积极增长,2020年债务的GDP占比依然没有希望降到120%以下。

 

    有人会说希腊也许积重难反无药可救,但驰援雅典实乃“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也,这沛公就是“拯救欧元”。可实际上德国财长Wolfgang Schaeuble却认为希腊实际已破产,欧元区不需要希腊。而且如果希腊有了自己的货币,他们可以通过债务违约,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来走出深渊。当年濒临破产的阿根廷不就是这样做的吗,十年下来俨然已成新兴市场中的优等生。

 

    细究下来,援救希腊的目的既非帮希腊走出债务危机亦非拯救欧元,那么救援希腊所为哪般?现在的情况有点像什么呢?让我来举一个不客气的例子:某病人死了,可是验尸官却拒绝颁发死亡证明。希腊政府破产了,三巨头却千方百计的阻止雅典宣布破产。

 

    其动机难道不值得我们怀疑吗?

 

    如果福尔摩斯在世的话,他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那么该病人的立即死亡将给谁带来的危害最大呢?以至于这些家伙会收买验尸官?

 

    希腊完蛋了,欧猪五国也就进一步走向了财政死亡线,为什么?因为市场已经得了主权债务恐惧症,恐惧值越高,主权债务的融资成本就越高。恐惧会交叉传染。

 

    那么拒绝承认希腊的破产是为了欧猪五国吗?或者问题应该是拒绝承认希腊的破产只是为了欧猪五国吗?还有谁会被希腊的破产拖下水呢?

 

    救援希腊在技术面上而言,在于阻止希腊债务违约,尽管你会说希腊事实上已经违约了,而且ISDA(国际掉期交易协会)也已裁定希腊违约了。其实,目前的救援方案看起来与违约别无二致,通过“私人部门参与计划”(PSI),私人部门投资者将所持债券置换为面值减记53.5%、更长期限和更低利率的新债券。考虑到未来利息损失,这相当于实际损失(haircut)73%~74%。这样一来就把希腊的债务总额减少了1000亿欧元,也就是说购买希腊主权债务的私人部门投资者损失了1000亿欧元。欧洲央行简直就是催眠大师,私人部门投资者承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却还得在债务违约保险条款中承认”希腊政府并无违约“,若不是在催眠状态下,我不相信他们的大脑会做出如此失重的决定。

 

    如下图所示,在PSI成功之后,大多数的希腊债务(超过75%)将掌握在官方债权人(欧盟金融系统,欧央行和IMF)手里,今后希腊是否破产将由官方而不是市场说了算。

 

 

    为了希腊政府的不破产,三巨头俨然指鹿为马,无所不用其极了。雅典之死可能会放倒整个欧洲银行体系,也就是希腊本不足惜,要命的是殉葬品。这就是三巨头不计代价要驰援希腊的最重要的原因。

 

     欧洲最大的几家银行总共持有约3万亿欧元的欧猪五国主权债务。这些主权债务作为抵押品和制作金融衍生品的原材料杠杆力惊人,所以如果希腊破产,整个欧洲银行体系或将崩溃。Demonocracy.info做了一张非常好的信息图(Infographic)来展示欧洲的几家大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是如何深陷主权债务的泥沼的:3万亿欧元兑成100欧元一张,可以塞满长达三公里的十三车道的高速公路上一辆紧挨一辆的大卡车中的每一辆。卡车上标明的是银行的名称。

 

图片来源:Demonocracy.info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目前欧洲银行体系对希腊的风险敞口是1167亿欧元,对葡萄牙是1776亿欧元,对爱尔兰是4298亿欧元,对西班牙是5971亿欧元,对意大利是7300亿欧元。希腊虽小,但是其破产将会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主权债务统统拖下水。市场恐惧将蔓延,进而摧毁整个欧洲银行体系的资产负债表。

 

    所以,三巨头要千方百计阻止希腊政府破产,尽管希腊实际已破产,也不能让雅典宣布破产。

 

    希腊死而不僵的代价不菲,三巨头又给了雅典1300亿欧元的纾困资金,而且私人机构投资者也承受了1000亿欧元的损失。这为欧洲各国建立防火墙赢得了时间,各国银行必须降低金融杠杆和对主权债务的风险敞口。三巨头的希腊纾困计划和PSI真正的意义就在于此,任何别的想法都是自作多情的高估了欧盟和IMF解决希腊问题的能力和低估了希腊问题的绝望程度。

 

    迫在眉睫的一个不确定性因素就是PSI之后就是四月份的希腊大选,新政府为了迎合选民是否可能在执行三巨头的紧缩财政方面大打折扣。难怪德国财长Wolfgang Schaeuble会建议把希腊推迟大选写进纾困条约中。这是可以理解的,一个档口当家的问你借钱,对你的苛刻条件照单全收,可他个当家的却说下个月他就不当家了要换新人,这个时候你还敢借钱给这个档口吗?

 

    希腊危机被强行遏制住了,但随时可能再次爆发,其他欧猪五国也会受到感染,有效利用争取的时间成了欧洲银行体系的生死之战。

 

    (吴迪,现任商务部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理事。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