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抗御危机:希腊中场“加油”

抗御危机:希腊中场“加油”

  • 来源:国际商报
  • 发布日期:2012-03-14
  • 浏览数:384

 

     3月14日,欧元区对希腊的第二轮救援计划将正式启动。在摆脱债务危机的道路上,希腊正获得越来越多的外部支援。然而,相对于外部的不断“输血”,长期的外部赤字和财政紧缩政策令希腊内部的“造血”功能变得十分脆弱。已经进入“危机中场”的希腊最终能否彻底挣脱债务魔掌还充满变数。

 

  嗷嗷待哺的希腊终于获得第二轮救援。

 

  欧元集团主席容克3月12日表示,新的希腊救援方案12日晚间已经被欧元集团在政治层面上接受了,希腊第二轮救助计划中的1300亿欧元援助款项将被批准,对希腊的第二轮援助3月14日将正式启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希腊280亿欧元的援助计划也将于本周最终定夺。

 

  关键的债务置换计划

 

  容克指出,在民间债权人参与债务交换后,希腊债务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在2020年前将降至117%。这是欧元集团批准对希腊第二轮救援计划的前提条件。

 

  债务置换计划是国际社会第二轮救助希腊计划(PSI)的一部分。根据这一计划,私人债权人将获得旧债券面值31.5%的新债券以及欧洲金融稳定机构发行的债券。希腊国债私人持有者由此将接受53.5%的账面损失,实际损失为75%。值得注意的是,债务置换计划包含一个“集体行动条款”(CAC),即只要参与率超过三分之二,希腊政府就可以强迫所有私人债权人参与债务置换。

 

  资料显示,在私人债权人持有的2060亿欧元的希腊国债中,有86%(约1770亿欧元)是希腊政府依据希腊法律发行的,希腊政府有权强迫持有这部分国债的私人债权人参与债务置换。

 

  据希腊政府日前发布的最新消息,已有85.8%的希腊债权人接受债务置换计划,而一旦启动“集体行动条款”,此次的债务互换参与率将达到95.7%。这就意味着,在受希腊法律管辖的1770亿欧元债券中,希腊由此能够减少逾1000亿欧元的债务,从而创造了全球经济史上最大规模的主权债务重组。

 

  PSI的顺利实施无疑将徘徊于债务违约边缘的希腊再次拉了回来。短期来看,由于PSI的成功是启动1300亿欧元救助贷款的先决条件,这样在即将到来的145亿欧元的国债偿付关口,希腊断然可以无忧。从长期观察,债务置换的目标是到2020年前将希腊债务占GDP的比重降至120.5%,从而给希腊恢复经济创造宽松的财政环境。与此同时,通过PSI的作用,建立隔离机制,降低私人部门持有希腊债务的头寸和促使希腊银行体系资本重组,从而有效遏止希腊债务危机的进一步恶化和避免金融体系风险向整个欧元区蔓延。

 

  虚弱的“造血功能”

  让希腊人眉开眼笑的消息可能还会接踵而来。

 

  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发表声明称,IMF将运用扩展贷款工具(EFF)对希腊作出280亿欧元的融资安排,以支持希腊未来4年时间里的经济计划。与此同时,欧元区各国财政部长也同意释放355亿欧元的希腊援助贷款。

 

  欧洲央行亦发表声明称,将把在过去两年中通过紧急债券购买计划购买的380亿欧元的希腊债券所获利润全部用于更进一步改善希腊公共债务可持续性,据悉,该笔资金数目为120亿欧元。另外,根据欧元区的最新财长会议,欧洲央行将对希腊提供利率更低的双边救助贷款:从目前高于市场利率2至3个百分点降至高于市场1.5个百分点,此举将有助于在2020年前下拉希腊债务的GDP占比2.8个百分点,并且减少希腊14亿欧元左右的融资需求。

 

  令人赞许的是,欧元区成员国也一致同意直到2020年,欧元区成员国政府致力于与希腊同等分享其投资组合中由希腊政府债券所带来的收益,而此项承诺预计可帮助希腊债务的GDP占比在2020年前下降1.8个百分点,减少大约18亿欧元的融资需求。

 

  然而,已经进入“危机中场”的希腊最终能否彻底挣脱债务魔掌还充满变数。

 

  一方面,希腊目前负债基数过于庞大,其总额高达3500亿欧元的主权债占其GDP的160%,未来“消肿”的压力非常大。另一方面,对于希腊债务问题的解决目前国际社会还停留在外部“输血”上,而希腊的内部“造血”功能却十分脆弱。

 

  希腊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希腊2011年经济同比下滑6.8%,远高于此前预期的5.5%。而欧盟委员会和IMF预测其2012年经济衰退幅度分别为2.8%和2.5%。值得重视的是,由于希腊工业规模相对较小,出口和进口比例严重失调,希腊已长久处于外部赤字状态。虽然占经济三分之一的旅游和国际航运成为希腊政府点燃希望的亮点,但这两个行业却是希腊无法掌控的,而且收入远远无法弥补当前庞大的外部赤字。

 

  正因如此,欧盟、IMF和欧洲中央银行在近期撰写的一份预判报告中指出,根据希腊当前的经济增长态势,2020年很难达到各方规定的债务比重,预计占GDP的比重在8年后会继续停留在130%附近。还需正视的是,欧洲央行的研究表明,在财政紧缩政策之下,希腊需要将国内需求降低35%,这将使希腊人均国民收入降至德国的40%。由此,希腊政府将面临着国内民众周而复始的反抗浪潮,其前行之路将变得异常艰难。

 

  (作者系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天河学院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