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务违约暂时解除警报

希腊债务违约暂时解除警报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2-03-10
  • 浏览数:362

 

     9日,希腊政府和欧元区先后确认希腊债务置换计划即将成功启动。这意味着希腊近期将顺利获得国际救助贷款,从而避免出现债务违约。

     虽然希腊凭借救助暂时解除违约警报,但是,持续萎缩的
经济、复杂多变的国内政治气候以及脆弱的银行业都意味着希腊“病情”仍极不稳定,尚需悉心观察,而且还有可能“传染”他国。

     暂时脱离无序违约

     希腊政府当地时间9日宣布,在受希腊法律管辖的1770亿欧元(约合2321亿
美元债券中,约1520亿欧元(约合1993亿美元)债券的私人持有者表示将参与债务置换计划,参与率为85.8%。在希腊政府启动“集体行动条款”强迫剩余债权人也参与债务置换计划后,参与率有望达到95.7%。

     债务置换计划是国际社会第二轮救助希腊计划的一部分。根据这一计划,希腊
国债的私人持有者将接受53.5%的账面损失,将帮助希腊减少大约1000亿欧元(1311亿美元)的债务。该计划的成功是启动第二轮救助的先决条件。9日下午,欧元区财长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决定先向希腊发放355亿欧元(约合465亿美元)以用作其债务置换的资金。

     欧洲著名智库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沃尔夫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腊债务置换计划以及第二轮救助计划的顺利实施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暂时稳定市场信心,“让投资者看到,一个欧元区重债国的债务重组是可以有序地完成,同时也避免了无序违约及其可能给整个欧洲金融体系稳定带来的巨大破坏。”

     曾经在德国
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委员会从事研究咨询工作的沃尔夫说,债务减记后,希腊剩余的大约2500亿欧元(约合3278亿美元)的债务中,绝大部分是公共债务。由于私人债权人通过置换计划获得的新债券受英国法律管辖而非希腊法律,因此,即使希腊几年后再次出现债务违约,希腊政府将无权再次强迫其减记,这就大大降低了未来债务违约风险给市场和金融体系带来的不确定性。

     未来仍存重重风险

     沃尔夫指出,虽然债务减记以及国际救助将降低希腊的债务风险,但是希腊在中长期仍然面临四个方面的巨大挑战。

     首先,希腊的债务规模依然巨大,不排除再次债务重组的可能。私人债权人对希腊债务减记约1000亿欧元的同时,公共债权人向希腊发放了1300亿欧元(约合1704亿美元)的贷款,也就是说希腊的总债务并未下降,只是改变了债权人的结构,降低了因市场投机可能带来的风险。希腊实现2020年前将债务规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从目前的160%降至120.5%的目标依然“非常困难”,希腊在此轮救助到期后很可能会再次要求债务减记。

     其次,希腊的经济不断萎缩,偿债能力丧失殆尽。希腊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希腊经济去年下滑6.8%,已经连续四年萎缩。欧盟委员会预测今年希腊经济将萎缩4.4%。希腊必须在经济连年萎缩的情况下实施削减养老金、降低最低工资标准等改革,这将使希腊经济雪上加霜。而希腊经济不振的重要原因是自身竞争力低下,而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第三,希腊不利的国内政治气候也可能会使其债务问题“反复发作”。4月议会选举后,当选的新政府在民众强烈反对声中能否恪守承诺、继续实施紧缩和结构性改革,将对希腊债务危机的走势起到决定作用。民意测验中一路领先的新民主党领导人萨马拉斯日前已承诺,议会选举获胜后将同国际救助方重新展开谈判。


     而一旦希腊新政府像接受第一轮救助时那样再次食言,希腊和国际救助方之间的信任将彻底瓦解,届时欧盟等机构就可能中止救助贷款,希腊将再次面临债务违约。

     第四,持续的危机使得希腊银行业的资金外流现象非常严重,银行业岌岌可危。希腊
财政部本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希腊银行业的存款从2009年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减少了700亿欧元(约合918亿美元),占希腊去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0%左右,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了其他欧元区国家。沃尔夫认为,如果这种资金外流持续下去,希腊银行业最终将垮掉。

     风险或蔓延至他国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
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达尔沃什对记者说,占欧洲经济总量不足3%的希腊再次出现违约或者退出欧元区,虽然对欧盟的直接影响是有限的,但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以及对信心的严重打击将波及其他重债国。

     达尔沃什说,希腊此轮债务重组将间接地增加其他重债国的融资成本。虽然欧盟和希腊的官员在去年7月份之前多次强调希腊不会重组债务,但是私人投资者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70%以上的实际损失。这对市场投资者的信心来说将是一个打击,因为投资者担心一旦其他重债国无法偿还债务也会步希腊的后尘。

     达尔沃什同时指出,持有约1500亿欧元希腊
国债的公共债权人没有参与此轮债务减记,给私人债权人留下的印象是“公共债权人享有优待”。换言之,享有“特权”的公共债权人持有一国国债的数额越大,那么这个国家在出现债务违约时,私人债券将承担的风险就越大。而目前欧洲央行等公共债权人持有大量葡萄牙、意大利等国的国债,希腊为公共债权人设下的这一先例,有可能会使私人债权人对这些国家的国债“敬而远之”,从而提高融资成本。

     作为在2010年初最先提出希腊债务需要重组的欧洲专家之一,达尔沃什最后指出,由于希腊的经济增长前景十分黯淡,加之政治气候十分不确定,希腊再次出现债务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都不可忽视。“一旦希腊成为第一个违约的欧元区国家,市场就会担心下一个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