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的“病”,多少钱才治得好?

希腊的“病”,多少钱才治得好?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发布日期:2012-03-06
  • 浏览数:380

 

     给希腊的千亿援助是场灾难 救希腊只能“向前逃亡”

 

  希腊的债务问题就像一场列车相撞的精彩剧集,只不过是以慢动作的方式展现在我们眼前:这边的列车叫“非理性预期”。这个思维主要来自欧元区各国财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自于无耻贪婪(被过去的随意借贷催生的)驱动下的私有银行,也来自于希望希腊紧缩财政政策向前推进的几家很有舆论号召力的媒体。另一列列车则是勇猛果敢的希腊新政府,但是它似乎正在检验希腊社会的底线。

 

  所有人都在关注,这场撞车事件如何结局。

 

  增税堵不住财政窟窿

 

  在我看来,公共开支的进一步削减恐怕已无回旋余地。削减开支对政府来说就好比自己给自己来一次“釜底抽薪”。连续5年的经济衰退,已经严重侵蚀了希腊的财税基础。即使在增税情况下,财政收入也是不增反降。因此,继续增税已无意义。

 

  更何况,希腊的失业率高居全球工业国家前列,达到21%。其中,青年人的失业率更是高达令人瞠目结舌的48%。要想指望他们只在家看电视而不去街头抗议、械斗,实在是个天真的想法。过去3年,无家可归的人数增长了25%,接近总人口的28%,社会已经步入崩溃的边缘。因此,期待希腊人继续勒紧裤腰带生活是不现实的。

 

  人民不能被挤压出忍耐的边缘。幻想这个伟大国家的人民会继续如此不明智地节衣缩食,永无止境地向外国债主支付高昂的债务——这种高压不是政策,而是愚蠢。

 

  必须强调,大部分公共债务的产生,并不是因为希腊人真的长时间过着“入不敷出靠借贷”的日子,而是因为强加于希腊再融资的超高利率。因此,2020年前,让希腊的负债率从160%降为120%的计划再次脱离了实际。即使这个“幻想”真的实现了,如此的金融负担仍将无法处理。

 

  救希腊就是救自己

 

  希腊危机前的宏观经济政策完全不靠谱,希腊人必须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同样负有责任的是那些外国银行,他们在向希腊过度贷款时并没有显示出明智与责任感。但他们目前更像是这出大戏的看客。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们——特别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已经犯了一系列错误。因为他们面对减少希腊坏债时,决策一再拖延,以保护私人投资者的利益为己任。至于减债的工作太少太迟的问题,某些政客和决策者也必须为他们的失误付出代价。法国和德国即将举行的大选,也应该为此给出公正的结论。

 

  我们还有机会避免灾难吗?如果相信“希腊人会竭尽全力、节衣缩食以偿还债务,并接受可以把任何富人搞垮的夸张利率”这种幻想的话,我们就无法避免;如果继续像欧元区财长和个别欧盟领导人那样不停地隔靴搔痒的话,我们也无法避免。

 

  唯一的解救方法是“向前逃亡”——希腊全面快速(几周而不是几个月)地减少80%的外债,同时,欧盟提供巨额零利率贷款。否则,债务重组的政策误导仍将继续,将本已无法支撑的债务继续提升,结局是债务违约和混乱的破产。严重而无法预料的后果不仅将降临希腊,也将因多米诺效应、市场预期的心理影响波及欧盟,从东南欧、土耳其,蔓延至其他地区和国家。

 

  我的观点很明确:让我们趁现在代价还没那么大时赶快帮助希腊,也挽救自身。否则稍晚,我们将付出更大代价。愚弄百姓、误判误导市场既不是战略,也不是政策,而是十足的愚蠢。

 

  在欧元区财长会议达成新的1300亿欧元援助协议后,你可能认为事态正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行。不,没有。事态正在我们已经见证的灾难轨道上继续前行,而一切都在以慢动作逐步展开。(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