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一个普通希腊人在债务危机中的故事

一个普通希腊人在债务危机中的故事

  • 来源:国际在线
  • 发布日期:2012-03-05
  • 浏览数:654

 

     希腊是欧债危机的源头地。两年来,希腊债务危机不断恶化,国家几近破产。为了得到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贷款,希腊实施了一轮又一轮的紧缩措施。那么,希腊的老百姓究竟如何看待这些紧缩措施?希腊人能否走出这场危机?请听本台特派希腊记者刘华桢、金力发回的《录音报道》:希腊人要准备好过苦日子——一个普通希腊人在债务危机中的故事。

 

  中产阶级是希腊社会的中坚力量,是希腊战胜经济危机需要依靠的主要阶层。软件设计工程师瓦西利斯就是希腊中产阶级的典型代表,他和朋友一起开办了一个从事软件设计的小公司。以前,他的年薪是2.4万欧元,自从希腊实施紧缩措施后,他的年薪减少了2千欧元。瓦西利斯认为,紧缩措施对他个人生活的影响不是太大,但对他家庭的影响要大得多。“紧缩措施在许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自己所受的影响并不大,因为我的工资比较高。但我们家庭受到的影响不小,因为各种税增加了。医疗福利减少,对我的家庭影响较大,我哥哥有残疾,因此我们整个家庭的财政变得更加紧张了。”

 

  瓦西里斯的哥哥因小时候脑部受伤而留下了残疾。实施紧缩措施以后,国家给他哥哥的医疗补贴减少了一半。这样,他和父亲、妹妹不得不从自己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来帮助哥哥维持生活。

 

  如果说,希腊政府的紧缩措施对瓦西里斯家的影响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那么,他的一些亲戚过得就不是太好了。瓦西里斯说,对于处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来说,生活真的很艰难。“我的大表弟刚刚失业,他有妻子和孩子,他们现在只能搬出自己的家,去岳母家住,以减少支出。(底层的)有些希腊人现在甚至面临生存问题,不是日常生活,而是生存本身。”

 

  虽说紧缩措施让瓦西利斯和家人的生活受到了影响,但他对政府紧缩政策的看法还是非常理性的。“首先,你得搞清楚紧缩的目的,你才能说赞成,还是反对。我赞成紧缩的宗旨,但反对正在执行中的紧缩措施。我们应该做的是减少公共支出,但现在是首先减少公务员的工资,然后是减少私营部门职员的工资,这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只能使经济增长减速。经济减速,国家税收就会减少,使国家运转的投入就会减少,经济陷入衰退。”

 

  今年2月,希腊政府为了获得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第二轮援助贷款,避免国家破产,签署了条件更为苛刻的援助协议。作为接受援助的条件,希腊政府应实施新一轮财政紧缩措施,包括将私营部门最低工资标准降低22%,今年内削减32亿欧元开支,并裁减1.5万名公务员等。但在瓦西利斯看来,政府现行的紧缩措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希腊的问题,应该通过改革税收政策等促增长的方案来重振希腊经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有人说,就债务违约吧,有人说,向德国人要回‘二战’时期未偿还的贷款。我认为,没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我们应该从多方面下手。我们应该增加对私营部门的投入,吸引更多私营企业来这里经营。为了使经济重新增长,我们应该减税,不单是减税,还需要改变税收系统。希腊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税收政策不稳定。你来这里经营,熟悉了税收政策,但过几个月,一切又都变了,你又要面对新的法律、新的税种,这对企业来说是极不利的。如果这一点不改变,我认为,希腊的困境就不可能改变。”

 

  面临困境,希腊究竟应该留在欧元区,依靠欧洲的其他盟友来为希腊经济注入活力,还是退出欧元区,通过自主发行货币解决危机?目前,希腊知识阶层在这一问题上看法不一,而瓦西利斯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是留在欧元区,还是退出欧元区,这对希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希腊必须改变行事规则。不论我们是用与欧元比价为1比1的新德拉克马,还是继续用遭贬值了的欧元,这没什么区别。我们每个月工资拿300欧元,还是300新德拉克马,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吸引投资,降低失业率。我不想让欧盟国家或者德国的纳税人来支付希腊人的失业救济金。我希望,希腊人能有工作,然后纳税,然后我们自己来还债。”

 

  但是,任何改革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希腊需要时间去改变现状,作为社会中坚力量之一,瓦西利斯是这样看待希腊未来的:“我很悲观,我们将破产,肯定会破产。你问我,希腊能不能活下来?希腊当然能活下来。我认为,希腊会重复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情况,大多数希腊人会留下来,尽最大努力生存下去,而知识精英们会去国外,去奋斗20年或者30年后再回国。我认为是这样的。即使是在(国家)破产后,还是现在这些人执政,要改变这个社会系统很难,最终会改变,但非常困难,在未来20年内我们是看不到的。因此,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会再过上20年的艰难日子。必然会是这样的。”

 

  尽管希腊目前的经济状况令人担忧,但从瓦西利斯身上,我们看到了希腊的希望。以他为代表的中产阶级迫切希望希腊社会和经济进行彻底的结构改革。他们深知希腊目前面临的困境,并且已经准备好勒紧腰带,过上十年苦日子,用自己的力量让希腊走出债务危机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