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债危机观察:希腊前景仍旧黯淡

欧债危机观察:希腊前景仍旧黯淡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2-01-28
  • 浏览数:329

   

     导读:国外媒体今日刊载文章称,希腊的未来前景仍旧十分黯淡,原因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希腊长期经济前景的最新预期正在对该国与私人债权人之间的谈判造成威胁。文章指出,如果希腊无法与债权人达成协议,那么几乎肯定会债务违约,而违约所将带来的后果很难预料,但有可能会令希腊成为第一个退出欧元区的国家。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希腊正试图说服投资者相信该国削减债务的措施正在按既定计划进行,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对希腊长期经济前景最新的黯淡预期则正在对该国与私人债权人之间的谈判造成威胁,这项谈判能否取得成功是希腊是否能获得下一步援助资金的关键所在。

 

  这种担忧情绪来自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几周中与欧盟官员和希腊债权人秘密共享的一份分析。而对于希腊来说,当前正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

 

  希腊新政府正在与私人债权人和公共债权人展开“双轨道”的谈判,试图说服投资者相信该国削减长期债务的计划正在奏效。希腊政府正寻求说服私人债权人承担一部分债券损失,同时说服公共债权人按预定计划发放一笔援助资金,这笔资金最多可能为300亿欧元(约合390亿美元)。如果无法获得这笔援助资金,则希腊几乎肯定将会债务违约,原因是该国有144亿欧元(约合187亿美元)的债务将在3月份到期。

 

  希腊债务违约所将带来的后果很难预料,但有可能会创造出一种金融恐慌情绪,并蔓延至其他财政状况疲弱的欧元区经济体,此外还可能迫使希腊成为17个成员国中第一个退出欧元区的国家。而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那么这一事件所将带来的社会和政治影响也将是很难预料的。

 

  对于希腊是否能获得下一笔援助资金来说,该国能否与私人债权人达成新的债务重组协议将是一个关键。国际金融协会(IIF)常务董事查尔斯-达拉拉(Charles H.Dallara)已经与希腊总理卢卡斯-帕帕季莫斯(Lucas D. Papademos)进行了会谈,但两人会谈的结果如何尚属未知。国际金融协会正代表私人债权人与希腊展开谈判。

 

  双方之间的谈判已经两次宣告破裂,原因是无法在私人债权人应承担多少债券损失的问题上达成一致。

 

  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升级的同时,该国对私人债权人应承担多少损失的要求同样也在升级。虽然私人债权人此前已经表示,它们乐于接受70%的新债券损失,但希腊及其支持者则一直都试图要求债权人承担更多,具体作法是这些债券的利息将低于3.5%。

 

  希腊实际上已经国家破产,在沉重的债务负担下蹒跚而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当前的估测,希腊债务在该国GDP总额中所占比例大约为160%,而希腊的经济表现过于疲弱,以至于政府不再有能力依靠自身力量来偿还债务,这就是为何该国在去年10月份与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所谓的“三驾马车”达成协议,同意接受其最多1300亿欧元(约合1690亿美元)援助资金的原因所在。

 

  但是,为了交换这些预定为分批定期发放的援助资金,希腊必须达成严格的经济改革和预算目标。

 

  希腊的上一项援助计划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项分析的支持,这项分析预测到2020年时,希腊的债务与GDP总额比率将为120%。但根据该组织当前的预测,2020年希腊债务与GDP总额的比率将为135%,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崩溃中的希腊经济尚未显示出复苏的迹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这项最新预期令市场对希腊能否避开下行的财务螺旋产生了新的怀疑,促使市场猜测希腊将会债务违约。

 

  据预计,2011年希腊经济将会下滑6%以上。一些专家表示,他们认为今年希腊经济将最高下滑5%。来自于“三驾马车”的经济学家中普遍存在的看法是,希腊经济仍旧未能探底。

 

  “三驾马车”的一名官员称:“在希腊经济增长的问题上,我们的乐观情绪已经有所减弱。而如果增长减速,那么债务与GDP比率就将上升。我们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据熟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预期细节的银行家称,这一预期已经被作为希腊认为债权人应被迫承担更大损失的主要理由。最近几天以来,欧盟政府首脑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汀-拉加德(微博)(Christine Lagarde)一直都在进行讨论,内容是欧元区的金融机构可能不得不通过何种方式来贡献更多资金以避免希腊违约。

 

  令银行愈加感到担心的问题是,欧元区其他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也可能会面临违约风险。最近以来,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借贷成本已经有所下降,这两个大型经济体所带来的债务负担担忧情绪仅次于希腊。但是,10年期葡萄牙国债的收益率仍旧维持在接近于14.3%的极高水平,这一收益率反映了日益增强中的担忧情绪,令市场担心葡萄牙也可能债务违约。

 

  希腊最新援助计划的基础是两个假设的前提,即私人债权人将自愿承担至少50%的损失,以及政府采取其他的改革措施来在2020年以前将其债务与GDP比率压低至120%。

 

  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期带来了令人不安的前景,那就是即使是在实施削减支出和提高税收措施的多年以后,到2020年希腊的债务负担与当前债务之间的差额仍旧不够大。

 

  银行家和官员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预期的黯淡前景受到了三大因素的影响,其中一个是整个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速度都在下滑,而这个问题超出了希腊的可控制范围,是来自于外部的不利因素。

 

  但是,其他两个因素则都来自于希腊内容,原因是该国一直都无法满足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设定的目标。

 

  第二个因素是希腊的财政赤字,该国政府为此所设定的目标是2011年财政赤字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不超过8%。经济学家目前预计,2011年希腊财政赤字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大约为10%,主要由于税收收入的表现疲弱,以及公共部门内部的支出仍旧处于较高水平。

 

  第三个因素则是希腊新政府在通过法案进行长期经济改革的问题上面临困难,而这是欧盟所要求的援助条件之一。举例来说,本周希腊国会否决了一项提案,内容是强迫该国药房每天多营业几个小时。长期以来,希腊的药房一直都被认为受保护的、无竞争力的本土经济的标志。

 

  虽然希腊国会通过了其他旨在自由化经济领域的法案,但药房法案的挫败以及工会对政府降低工资的反对意见表明,对于希腊来说,想要重返经济增长的道路将有多么困难。(金良/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