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四大文明古国”为何没有希腊

“四大文明古国”为何没有希腊

  • 来源:《陇南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1-20
  • 浏览数:670

 

     对于中国人而言,“"四大文明古国"是哪四个国家”属于一道小学历史题。但是,了解点世界史和欧洲史的人,总会有一点疑问:那里边为什么只有亚非的中国、巴比伦、印度、埃及这四个国家,而没有欧洲的希腊?

  较之“四大文明古国”,无论是比历史悠久,还是论对世界的影响,作为西方文明发祥地的希腊均不落下风。

  千万不要小看今日这个“小国家”。读读古代世界史就会明白,此一时彼一时。古代希腊是罗马帝国的核心地带。当时的罗马帝国,是西方世界最大的国家,整个帝国通用“希腊语”。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4世纪这900年间,希腊人的“才”一直是西方世界的最高代表。拜占庭,这个中世纪欧洲最悠久的君主制国家,就是以希腊之才为班底而建立的。

  公元前5世纪几乎可以说是“希腊的世纪”。希腊人所创造的雅典文明让整个欧罗巴洲感到她真有才,所以直到现在,奥运会还让希腊旗帜一如既往地飘扬在最前方。

  然而,希腊人的“才”首先不是表现于奥林匹克马拉松长跑,而是表现在“生产思想”。诞生众多哲学家是“希腊人有才”最具说服力的硬通货。本土思想家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外乡人亚里士多德都可谓“世界级大脑”的水平。

  国家虽小,本民族人口虽不众,但在欧洲一体化的今天足可充任欧盟的精神领袖。

  希腊人留下的不是能够“申遗”的可见遗迹,而大都是无形却扎根于血液的制度和文化。希腊民主制最大限度地释放了富有天才的雅典人的活力,使所有公民都能够充分参与政治及公共事务,获得一种尊严和荣誉感,就自己的所长展现自己的才华。有才的希腊人不是一个个空想家,他们改变现实的制度和政治家也光芒万丈。放长眼光到公元前5世纪前后的两个世纪,希腊人中还有著名的政治家梭伦、克利斯梯尼,演说家德谟斯梯尼、伊索克拉底。

  希腊中心城雅典在最盛期包括农村地区也只有30多万人,还不如我们现在中国的一个中等县,但却成为世界哲学、政治的“格林威治”(世界计算时间和经度的起点)。如此浓缩“高才”,前无古人后难来者。

  正如20世纪英国哲学家罗素所感叹:“无论在此以前或是自此而后,从来没有任何有同样比例的居民的地区曾经表现出来过任何事物足以和雅典这种高度完美的作品相媲美。”

  今天,人类一方面看到的是欧洲文明对于古希腊文明的传承,另一方面看到的则是那四大古文明的相对僵化、停滞和没落。看看民主国家遍地开花乃至奥林匹克运动会如火如荼的盛况,可见对世界影响重大深远而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文明地唯有希腊。

  就此,我们不免要追本溯源,问问“四大文明古国”的提法,究竟产于何处?

  原来,它竟然是咱们中国的“出口转内销”的产物。根据《环球时报》披露,这是100年前清末民初“第一才子”梁启超的杰作。梁启超在写于1900年的《二十世纪太平洋歌》一诗中,赫然提出了“四大文明古国”之说。这种说法也只在中国流行,并没有得到世界范围的历史学界的公认。因为这个说法并不规范,缺乏科学论证和史料的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