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2012年欧洲“病人”还有救吗?

2012年欧洲“病人”还有救吗?

  • 来源:解放日报
  • 发布日期:2012-01-14
  • 浏览数:592

 

 

 

     这是去年十月九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拍摄的德克夏银行标志。当天,比利时和法国政府就拆分德克夏银行集团进行最后的协商。德克夏成为在欧洲债务危机中倒下的第一家银行。

 

  新年伊始,深陷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坏消息频传:希腊“威胁”要是拿不到新一笔援助资金,将退出欧元区;匈牙利爆出货币危机的传言,令投资者担忧升级;意大利最大银行裕信银行折价出售股权,加剧了投资者对欧洲银行业健康状况担忧。

 

  一方面,自2009年年底希腊首先爆发债务危机以来,两年的时间,债务危机从希腊蔓延到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甚至开始影响到法国等欧元区核心国家,并“浸染”到匈牙利等非欧元区国家,欧洲似乎被从“健康”的轨道上越拖越远;另一方面,欧洲各国的领导人只是在争论着财政改革、金融交易税等“长远而宏大”的命题,却无法提出一个能解决眼下困局的方案。

 

  欧债危机是否已经到了最危险时刻?还会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吗?2012年,欧洲“病人”还有救吗?日前,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

 

  希腊“危急”但非“不治”

 

  如果说欧元区会分崩离析,第一个最有可能“出走”的是希腊。英国智库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日前甚至预测,今年至少一个成员国将脱离欧元区,希腊退出的可能性最高。某种程度上,希腊是这场债务危机的“七寸”,卡住了欧元区的命门。

 

  “希腊在欧元区的困境是独一无二的。它不是暂时缺乏流动资金,而是已不具备偿还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希腊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6%,超过原来希腊政府预期的5.5%,而赤字占GDP的比例却有可能高达9%,高于原来预计的8.5%。如果没有外界帮助,它不可能履行还债的义务。 ”丁纯说。

 

  希腊政府发言人日前声称,未来三个月是希腊的“危急期”,呼吁欧盟尽快就第二笔1300亿欧元救助资金与希腊达成一致,否则希腊会“被市场抛弃,离开欧元区”。欧盟领袖去年10月原则上敲定了新一轮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但新计划落实的条件是希腊自身进一步减赤并重新改造经济。据悉,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欧洲央行对希腊情况的审查员将于近日抵达雅典,商定最终的救助细节。目前,希腊希望一方面能及时拿到这笔援助资金,一方面能通过协商让私人债权人将减记提高到75%。

 

  希腊发言人特别提到届时会“无序”破产。丁纯解释说,无序破产就是赖账。与之相对的是有序破产,就是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达成协议,有条件、有安排地推迟还款或者减免还款。希腊去年10月份以来所做的,如与私人债权人减记50%等,就相当于有序破产。“有序破产,不会引发市场太大的波动,但是无序破产,就可能让市场陷入混乱。 ”

 

  不过,丁纯认为,希腊的情况看似“危急”,但并非 “不治”。短期内,希腊应不会无序破产,欧盟相关施救手段仍未用尽。

 

  “希腊经济体量很小,在欧债危机爆发前其GDP仅占欧元区的2.6%,现在由于经济下滑,所占比例更小。所以,对于欧元区和欧盟国家来说,救助希腊,主要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道德风险和政治意愿的问题。 ”

 

  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对欧元区其他国家将是沉重打击,并会产生传染效应。 “希腊如果无序破产,其他国家持有的希腊债券就全部 ‘打了水漂’,国际市场也会借机‘兴风作浪’,届时整个欧元区国家都会‘倒霉’;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会形成一种传染效应,不能排除会有更多的成员国退出,这样欧元区可能面临解体。而解体,据瑞银的估计,仅德国第一年就可能损失约7000亿至8500亿美元。因为让其退出成本远大于对其救助成本。从施救者角度看,希腊是 ‘too small tofail’:太‘小’了,小到反而不能让它轻易退出。 ”

 

  而且,对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也没有太大的好处。 “尽管希腊可以赖账,但其必须重新回到使用希腊货币时代,而且一旦退出欧元区,希腊货币必将大幅贬值,对于竞争力较弱的希腊来说,货币贬值并不能带来多少经常项目的好转、以提升希腊实体经济的竞争力和经济增长水平,反而将出现相对贬值后以希腊货币计算更似天文数字的债务,国内也会发生严重的通货膨胀,经济情况会更加糟糕。 ”

 

  银行业危机是真正的危险

 

  欧洲领导人走马灯似的召开着会议,每次的主题都离不开欧债危机;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染病”国家的领导人都换过一波,经济政策也“推陈出新”。不过,欧债危机似乎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目前根本就没有一个既能长期解决、又能立刻‘止血’的方案。 ”丁纯说,但现欧洲领导人还在讨论财政改革、金融交易税等相对“长远而宏大”的命题,这也说明欧洲经济还没有差到会让所有国家立刻全部“趴下”和让世界经济停摆的时刻。

 

  在丁纯看来,所谓全部“趴下”的时刻是指欧洲银行业危机的集中爆发。“银行业危机才是今年欧洲真正面临的危险。其标志是欧洲政府大规模救助银行。 ”

 

  过去一年,欧洲银行业一直处于欧债危机风暴的中心――在欧洲股市屡屡上演集体领跌的行情,并因持有大量欧元区国家债券面临大幅资产减记和业绩下滑。尽管全球央行两次联合行动向欧洲银行提供美元流动性,欧洲央行也出台多项举措缓解市场融资压力,但欧洲银行业仍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与银行业危机相互交织的困境。欧洲联盟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欧洲央行隔夜存款规模再创新高,表明银行担心欧债危机风险,不愿把资金借给其他银行,导致流动性严重缺乏。 “就像当年雷曼兄弟倒闭一样,如果有一两家欧洲大银行突然出现问题,进而波及到欧洲其他银行,对于欧洲与全球经济来说都将是灾难性的。 ”

 

  不过,丁纯认为,届时美国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都不会袖手旁观,欧洲央行、IMF乃至全球央行可能会再次上演联手救市行动,以避免全球再次陷入衰退。

 

  欧洲“痊愈”短期无法实现

 

  “危机对欧洲来说不是坏事,只要不解体,反而才能倒逼欧洲的改革。 ”丁纯说。

 

  早产的欧元区长期存在结构性缺陷,货币政策统一而财政政策不统一。丁纯将其比喻成“一层半”,就好像在一层楼与两层楼之间――要么继续努力上二层,上缴包括财政政策在内的国家主权,最终变成欧洲合众国;要么跌下一层,退回到单个的民族国家,没有其他中间选择。 “我更倾向于欧盟会持续而曲折地‘往上走’,即实现财政政策的不断趋同等。 ”

 

  不过,欧洲“病人”要痊愈,不是短期能实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欧洲领导人都指出,欧洲要彻底走出危机,可能需要长达几年时间。

 

  丁纯说,短期来看,欧洲需要的是把眼前的危机度过。欧元区核心国家德国这架经济引擎还没有熄火,而如果能对金融业严防死守,核心国家能被迫作出一定牺牲和妥协,全球经济的环境能够好转,欧洲还是可以渡过眼前的危机。目前,美国经济在持续复苏,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经济也不错,有望给欧洲摆脱危机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

 

  从中长期来看,欧洲最需要的不是紧缩财政,而是如《欧洲2020战略》所描绘的――全面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治理的改革、促进竞争力的上升和经济增长从而达到成员国各方面的趋同。

 

  尽管欧盟首脑会议接连出台了五花八门的欧元或欧债危机解救方案,却有个问题:就是只强调节流,没有经济振兴规划。对于像希腊这样的高负债国家,没有经济的振兴,一味地削减预算只能导致经济更加恶化。在没有经济增长的时候紧缩财政,最后会造成恶性循环:越紧缩财政,经济增长得越慢;经济增长得越慢,财政收入就会越少,失业越多,财政支出反而会扩大。所以,要提供造血功能,就一定要实现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