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人苦寻应对债务危机良策

希腊人苦寻应对债务危机良策

  • 来源:中国证券报
  • 发布日期:2012-01-05
  • 浏览数:512

 

   ■ 2012年欧洲经济展望之一

 

  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不断发酵的欧债危机犹如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无时无刻不高悬于投资者心头。进入2012年,欧元区依然笼罩在欧债阴云之下。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能否否极泰来,走出泥沼?作为欧元区的核心大国,德国、法国能否抵御欧债“病毒”,引领欧洲走出危机?本报今日起推出2012年欧洲经济展望系列报道,为读者提供研判欧洲经济走势的新视角。

 

  人到中年的尼科斯·哈佐普洛斯是个大忙人,以至于到最后一刻,他才定下来和记者见面的时间。作为希腊社会保障基金会雇员工会主席,哈佐普洛斯在跟记者谈话的间隙,还通过电话与工会其他领导人讨论组织下一次示威的细节。

 

  哈佐普洛斯所供职的社会保障基金会是希腊最大的社会保障机构,其服务对象包括500多万在职雇员和80多万退休人员。该基金会的雇员工会有9000多名成员,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抗议活动积极分子。

 

  债务危机以来,和很多希腊公务员一样,哈佐普洛斯的工资已经被削减了40%,家里的支出不得不一减再减。对他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劝说在爱琴海一个岛屿上学的儿子回家,因为家里已经付不起房租了。

 

  哈佐普洛斯说:“对普通中低收入的家庭来说,破产已经是事实了。我的很多同事现在都入不敷出。因为无法及时还房贷,他们都冒着房子被银行收回的风险。”

 

     政府不应一味削减支出

 

  2011年,希腊经济连续衰退已经四年。在这种大背景下,多数希腊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希腊国内失业率目前已经接近20%,25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更高达46.6%。由于经济前景暗淡,不少已属大龄的年轻人推迟了婚期,要孩子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希腊非政府机构统计,今年排队到慈善机构门前领救济粮的人和无家可归者都比去年增加了20%。

 

  “很快人们就会敲开邻居的门要一些牛奶来喂自己的孩子。”哈佐普洛斯说。

 

  对哈佐普洛斯来说,最困难的时刻是面对那些白发苍苍的养老金领取者们失望的眼神。而2011年10、11月份,由于无法确定希腊能否得到第六笔救援贷款,希腊社会保障基金会一度面临断炊的现实危险,据粗略估计,到2011年底,该基金会的亏空将高达10亿欧元(约合13.1亿美元)。

 

  “我每天要面对在这里排队、在这里抱怨养老金和社会福利被大幅削减的人,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痛苦。我试着向他们解释说这不是我做出的决定,这不是我的错。我们尽全力来安慰他们。”哈佐普洛斯说。

 

  哈佐普洛斯认为,希腊走到今天,是由于过去犯了很多错误,其中也包括管理不善和滋生腐败的福利制度。他说,2012年基金会将会起诉数名诈领养老金的人。

 

  和很多希腊人一样,哈佐普洛斯也认为改革是摆脱债务危机的唯一出路,但他不认同政府采取的紧缩政策是改革措施。

 

  哈佐普洛斯认为,一味地削减支出只会让社会保障体系濒临崩溃,只会让希腊社会陷于极度贫困。紧缩不是解决危机的办法。在他眼里,那些在国外有存款账户的人,那些从来没有对国家尽到应尽义务的人应该从腰包里掏钱出来,他们应该开始纳税,不能总让这些领取养老金的人和普通的雇员来出钱。

 

  “必须立即改变政策,这当然不容易。那些放债的人、公司大股东和有特殊利益的人左右着政治领导人、总理和国家元首,这在希腊、欧洲,整个世界都如此。所以才实施了特定的政策。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改变这种政策——雇员、领养老金的人、失业者、年轻人,那些所有在危机中饱受痛苦的人必须马上团结起来,希腊人和所有欧洲人必须团结起来,以改变这一政策。”哈佐普洛斯说。

 

  他说,希腊的社会福利制度崩溃将产生难以估量的社会后果,并在欧洲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仅改变政府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改变社会结构。如果人们团结起来,我们能做到这一点”。

 

      促进经济增长是第一要务

 

  但在比雷埃夫斯大学经济系主任约瑟夫·哈希德教授看来,摆脱债务危机应该跳出目前的紧缩-衰退-紧缩-再衰退的怪圈,把重点放在恢复经济增长上面。

 

  哈希德教授说,去年5月份开始,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希腊提供救援贷款,希腊则根据双方的协议采取一轮又一轮的紧缩措施,但效果并不理想。他说,2011年经济的衰退幅度超过了2010年,失业率达到了半个世纪以来的最高点,大批企业关门,大家都不敢花钱,政府也收不到税,国家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怪圈。

 

  “除非采取果断措施打破这个怪圈,否则债务危机没办法解决。”哈希德强调。

 

  2011年底举行的欧盟峰会已把强化财政纪律作为解决债务危机的手段之一。哈希德对这一方案能否奏效持保留意见,因为他认为欧洲的问题不是债务,而是经济增长。

 

  “问题不是债务,而是偿还债务的能力。除非你通过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创造了财富,不然你怎么努力也还不起债。”他认为,债务危机爆发以来的一系列紧缩措施让老百姓度日如年,这对希腊人和希腊经济是不公平的。

 

  哈希德说,开发这些比较优势不能通过进一步削减工资,而是要促进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的关键是改革、开放和提高竞争力。哈希德认为,对希腊企业来说,应该把目光转移到外国市场去。另一方面,希腊应开放国内市场,创造条件吸引国外投资。

 

  “如果外国投资者确信希腊相关机构办事效率高,确信他们在这里投资的回报率比其他地方高,他们会把很多钱投到这里。”哈希德说。

 

  他不同意某些经济学家主张的通过削减工资来提高国家经济竞争力的说法。哈希德说,如果你减少了一个人的工资,最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他更不愿意努力工作。他建议,重点应放在提高质量和生产适销产品上面。

 

  哈希德并不反对提高税收,他认为税收可能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手段,但希腊迫切需要稳定的税收体制,不要老是变来变去。他说,过去的经验表明,不管税收高还是低,都应该是稳定的,这样公司就能根据税收情况来制定自己的经营计划。

 

  他承认,实施这些包括结构改革、机构改革以创造财富和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需要时间。一些人估计实施这些改革需要整整一代人的时间。问题在于从现在和见到改革的成果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哈希德教授认为这段时间对希腊来说肯定是艰难的。

 

  “我想当一个乐观主义者,但这取决于经济形势,取决于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使经济作出正确的反应。”谈到未来时,哈希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