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需要新“牛虻”

希腊需要新“牛虻”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 发布日期:2011-12-27
  • 浏览数:674

 

     解决希腊目前的严重债务问题,真正的药方是2400多年前苏格拉底老先生开的,即希腊需要一只新的“牛虻”,牢牢叮住它不放,使它清醒和振奋,不再肥胖和懒惰,而要勤快和节俭,快跑猛飞,恢复当年之勇猛。
 
  作为古希腊三大哲人中首位的苏格拉底曾把自己比喻成一只“牛虻”,是神恩赐给雅典的礼物,目的是要用这只牛虻来刺激这个国家。他认为,雅典原是一匹骏马,但由于条件日益改善逐渐变得肥胖和懒惰,昔日的千里马如今懒散迟缓,所以需要一只牛虻牢牢叮住它不放,使它清醒和振奋,减肥瘦身,快跑猛飞,恢复当年之勇猛。
 
  其实,被债务缠身的希腊目前情况何不如此。希腊是欧洲文明的发祥地,人民极其勤劳智慧,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无论是世界上最早的史诗《荷马史诗》,还是公元前776年举行的首次奥林匹克竞技盛会,对世界文明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但最近几年却陷入债台高筑、入不敷出窘境,国家几乎要到达破产的边缘,不得已靠欧元区和欧盟众弟兄来救助,尤其是今年在世界媒体中被炒得沸沸扬扬,不可谓不狼狈。
 
    充满矛盾的国度

  乍看起来,希腊是一个极其充满矛盾、令人着迷和困惑的国家。
 
  虽然希腊终年灿烂的阳光和蓝色的海洋,让居住在欧洲北部那些阴冷冷、黑幽幽地区的人们羡慕不已。但希腊境内的地势却以山地为主,可耕地面积只有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工业规模不大,基础薄弱,农业占有重要地位,这就决定它在工业高度发达的西欧是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但由于它独特的自然条件和众多的名胜古迹,又是发展旅游业的绝好去处,近年来以旅游业为主的服务业发展很快,产值已超过国内总产值的一半以上。
 
  希腊尽管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但在近代史上却没有跻身于九大世界性大国行列。据欧洲统计局数字,希腊去年的人均GDP为28189美元,比17个欧元区成员国人均34328美元的水平差得比较多,在西欧国家中属下游。法国总统萨科齐曾说,让希腊这么早加入欧元区是个错误,希腊的经济当时没有准备好。希腊是2001年初成为欧元区第12个成员国的,已有11年时间。此外,希腊又是1981年成为当时欧共体的第十个成员国,三十而立,比起大部分只有7年的中东欧成员国也应该算是老学生了吧?要怎么样才算准备好了呢?
 
  那么它又怎么陷入到目前这种难堪的境地呢?
 
  
都是高福利惹的祸?
 
  人们可以用千百种理由来解释希腊债务危机的原因。其实直接的原因有两二:一是选举机制的弊端和政府政策的错误。西欧国家在每次大选前,候选人为了取悦于民,赢得选票,总是在社会福利、工资、税收、就业等方面给以过高承诺,即使在台上的也是打肿脸充胖子,希腊的几届政府也是如此。上了台发现国库空空,债台高筑,于是只好继续借债,而经济又得不到相应的发展,其结果是寅吃卯粮,家庭、企业和政府多个层面的负债越来越多,人们也日以为常。
 
  二是高福利的机制使人们习惯了消费和享受,而不愿意多干活,多节俭。希腊的社会福利及其机制相当完善,有全民的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从摇篮到坟墓都有安排,同时巨额的支出占GDP的比例也越来越高。所以近几年即使国家面临巨大的经济困境,背负巨额债务,但一般家庭的生活都有保障,而且完备的机制让人们养成了严重的依赖性,认为这是天经地义、不容降低的。希腊夏天的午休时间从下午二点一直持续到五点,晚饭多在八九点,人们依然从容、悠闲地生活。雅典的夜生活更是丰富多彩,希腊人又热情好客,和好友们唱歌跳舞、喝酒聊天,周末往往是通宵达旦,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过度的福利化和债务化,又被信贷泡沫厚厚地掩盖了起来,加上欧元结构性的先天不足,财政政策没有严格地执行,到期的债务无法清算,使经济和财政难以持续。随着2008年下半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许多被掩盖的问题一下子暴露了出来。自2009年10月希腊陷入债务危机两年多来,不仅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中央银行相继对其进行援助,政府也至少推出过七轮应对危机的紧缩和改革措施,主要是加税、减薪和裁员,但每次都遭到工会和部分居民的抵制,或拒绝交税,或动辄罢工或上街抗议游行,使政府的紧缩政策最后都付诸东流,债务却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
 
  
除了勒紧裤腰带别无选择
 
  其实岂止是希腊。2008年下半年开始的国际金融危机给欧洲以重创,经济下滑,这两年欧盟27个成员国大部分都是负增长,负债率和政府财政赤字都超过了60%和3%这一红线。
 
  欠债总是要还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在有条件情况下可适当减免点。10月下旬,欧元区达成新的救援协议,银行业将希腊债务实行50%的减记,但要拿出继续实施紧缩政策和改革措施。受命危难之际的新总理帕帕季莫斯上台后明确表达了希腊留在欧元区内的决心,并号召全国上下团结一致应对债务危机,落实与欧元区达成的协议及相关措施。但这位经济专家心里很清楚,先要解决燃眉之急,得到欧元区救助再说,只有三个月寿命的政府能解决积重难返的大难题吗?他明确要求把政府赤字从今年的9%降到明年的5.4%,这无疑除了好好勒紧裤腰带外,还有其他选择吗?
 
  令人欣慰的是,尽管希腊民众还不具体清楚紧缩措施到底要实施到什么程度,实施多久,但绝大多数希腊人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新组建的联合政府上。最新的民调显示,新政府虽然不是民选,但支持率达到空前的75%。当地媒体认为这显示出民众希望政党团结协作,在公平的环境中推进改革,尽快落实欧盟对希腊的援助协议,让国家经济恢复元气,从难关中挣扎出来。

  最近,欧盟除英国外,26个成员国终于就加强财政纪律同意缔结政府间条约,即“财政契约”,要求对财政赤字比例超过GDP3%的国家实施自动处罚措施,在结构改革中迈出了重要一步。大环境的改善,显然也有助于希腊问题的解决。
 
  但是,要解决希腊目前的严重债务问题,还是要靠希腊人自己。除了欧元区和欧盟的一系列救助措施和机构改革外,真正的药方是2400多年前苏格拉底老先生开的,即需要一只新的“牛虻”,牢牢叮住它不放,使它清醒和振奋,不再肥胖和懒惰,而要勤快和节俭,快跑猛飞,恢复当年之勇猛。整个欧洲、甚至全世界,包括我们自己在内,都应从中汲取教训。或许,这才是希腊和欧盟债务危机留给我们真正的财产和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