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债危机让多个国家陷入泥潭 民众生活巨变

欧债危机让多个国家陷入泥潭 民众生活巨变

  • 来源:深圳商报
  • 发布日期:2011-12-25
  • 浏览数:717

 

 

10月10日,在英国首都伦敦,一群失业青年戴着礼帽站在一个就业中心门口,以警示人们正视英国当前严重的青年失业问题。

 

  债务危机对普通欧洲人有多大影响?英国家庭主妇有话说。

 

  圣诞节前夕,英国的妈妈们为全家出游做准备。对她们而言,今年圣诞假期多了一份担忧:往年作为出行首选的易捷航空公司可能要涨价。这家以票价便宜、航班频繁出名的廉价航空运营商正在制定应急预案,一旦欧元区“崩溃”,可能提升票价,以补偿损失。

 

  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述,欧债危机有多严重,可以“问问你妈妈。她可能告诉你还过得去,但这场危机显然正越过‘他*的底线’”。

 

  1欧洲人生活巨变

 

  近20年来,欧洲曾经是象征高社会福利的天堂。但这一年来,随着一个接一个国家滑入危机泥淖,欧洲经济受到前所罕见的重创。欧洲人也不复保有当年的淡定,危机感成为了常态,传统优越感渐失,失落感日益沉重,这几乎存在于欧洲的所有国家。

 

  举止雍容优雅的克里萨·萨拉弗拉库是希腊一位资深律师。她家离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抗议者时常聚集的宪法广场不到两公里。但女主人心情并不愉快。

 

  “债务危机是我从来没经历过的痛苦。我是律师但几乎没有客户,加税很厉害,收入大减。我们必须先保证女儿教育支出,我们不怎么花钱去买新衣服,也减少了休闲娱乐活动。这个圣诞节,我们不得不像其他希腊家庭一样,呆在国内。”萨拉佛拉库说。

 

  而更加具有挫败感的是,在欧洲衰落的大环境下,个人努力往往并不能改变太多,比如,即使拿到硕士学位也未必能轻松就业。26岁的罗马尼亚姑娘安娜对此心里有数,但从未料到找一份工作竟然那么难。

 

  进入10月以来,受到大洋彼岸“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鼓舞”,欧洲更是出现了“占领欧洲央行”、“包围伦敦证交所”等活动。10月15日,英国、德国、法国、比利时等国的多个城市同时爆发集会和游行,罗马、马德里、里斯本等地的游行者达十余万甚至数十万。

 

  在汹涌的人潮中,大部分是青年。欧洲年轻人失业率今年创新高,据欧盟统计,9月份欧盟平均失业率为9.7%,而青年人的失业率则高达21.4%,超过530万人。全欧盟超过五分之一年轻人没有工作,不少人只能继续读书或实习。

 

  发生在今年8月的伦敦骚乱完全呈现这一代欧洲年轻人的绝望,他们的薪水比父母年轻时还低,不得不承受各种压力税负。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洲企业普遍以短期临时工取代正式合同工,最需要社会保障的青年人的临时工作没有福利、没有遣散费、没有保障,薪水比父母在二战之后领到的数额还少。

 

  高失业率促成了“失落的一代”,捷克总统克劳斯在11月14日出版的《一周》周刊上撰文说,由于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他担心捷克以及整个欧洲面临类似于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经历过的“失去的十年”。

 

  走上街头的欧洲青年在一条标语中写道:“我们并没有和体制作对,是它在和我们作对。”

 

  “政府高官必须选择:带领年轻人走出危机还是让他们陷入长期失业?”欧洲议会绿党成员图鲁宁说,“如果我们现在不作为,可能造成迷失的一代。”

 

       2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1年,欧元在第一个“本命年”栽了跟头。多个欧元区国家遭遇主权债务危机,国内政坛“变天”,欧元区显现裂缝。

 

  今年的危机,实际上是为过去十年的挥霍埋单。 欧洲国家加入欧元区后,以欧元区经济体信用形象出现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容易获得债权人出资,加之国内、国际金融形势影响,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危机风险越来越高。

 

  2001年至2010年,主权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爱尔兰从37.8%升至94.9%,葡萄牙从48.5%升为93.3%,希腊从103.4%至144.9%,意大利从109.2%至118.4%。即便外界普遍认为经济状况较好的法国和德国,这一比例在10年间也已经升至80%以上。

 

  通常情况下,如果国家债务相对于GDP的比例超过120%,将难以获得新融资。如果借不到钱,债务违约可能迫使政府申请紧急金融援助。

 

  因此,不难理解从去年底冰岛、爱尔兰银行系统显露风险苗头开始,到年初希腊倒债风险爆发,接着葡萄牙、西班牙国债市场受到波及,11月意大利和法国主权信用又遭质疑;就在12月初,标普又将欧洲15国债信评级全部列入“信用观察负面”名单。危机步步惊心,层层升级。

 

  野火般蔓延的欧债危机,让欧盟各国领导人变成了“救火队员”。今年以来,欧盟成员国首脑频频会晤,各种峰会接连不断,主题都是:救欧元,解危机。从出台短期救助方案,到大砍各种福利和社会开支,再到建议制订新的欧盟条约。然而市场并不领情,11月以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国债收益率突然上升,甚至超过7%的“警戒线”。

 

  在被市场倒逼的过程中,不少欧元国家在资金流动性、债务偿付力和经济基本面上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困局。欧债问题“拆东墙补西墙”,却又顾此失彼的恶性循环,成为几乎所有分析机构眼中2012年最主要的全球性风险。

 

  人们担心,随着意大利债务风险持续发酵,明年欧洲可能有更多国家被拖入泥潭,西班牙、法国和一些东欧国家都有爆发债务危机的风险。

 

  12月1日,希腊工会举行24小时全国大罢工。12日,意大利工会在同政府谈判无果后也宣布将举行全国大罢工,以抗议新政府的退休改革方案。如何说服民众接受痛苦的改革,并甘愿牺牲部分福利已成为几乎每个欧洲国家政府面临的挑战,这也给危机的解决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3欧元败则欧洲败

 

  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行动中,欧洲模式的调整力度不断加大。“对欧洲而言,问题不在货币,”在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特里谢看来,危机终将迫使欧洲加快一体化进程。欧债危机何去何从,将取决于欧盟各国推进欧盟财政和政治一体化的决心和执行力。

 

  在本月的年内最后一次峰会上,欧盟推出了今年第四个一揽子解决方案。欧盟27国中除英国外均同意制定新的政府间条约,强化财政纪律。此外,总额5000亿欧元(约6650亿美元)的欧洲稳定机制也将提前到明年启动。但新条约在真正实现上却步履维艰。

 

  危机拖延至今时今日这般境地,欧元区领导人一招不慎,可能触发欧元区全盘崩溃。

 

  德法官员先前提出建立“双速欧元区”或“核心欧元区”,允许陷入困境的国家退出欧元区,其他欧元区国家则全面改革财政制度,以维持欧元。 这一提议遭到多数欧盟成员国反对。英国副首相尼克·克莱格说,这一想法抛弃其他成员国,将导致欧盟分裂,“太夸张”。

 

  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支持欧洲一体化,认为试图分裂欧元区和欧盟的举措旨在满足国内政治需要,不是欧洲利益所在。年逾八旬的哈贝马斯批评说,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分化欧元区,着眼点是地方议会选举,这说明“愿为欧洲冒国内政治风险的政治家濒临绝种”。

 

  学者们说,英国和法国没能挽救欧洲经济颓势,却释放消极影响。英国置身欧元区外,经济和安全政策与美国保持一致,没有独立立场;法国坚持与德国共享欧洲经济领导权,经常提出与德国相反的政策建议。

 

  然而,欧元区成立10年多来,在推动区内单一市场建设和经济一体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各国经济相互依存,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命运共同体。一旦欧元崩溃,欧洲一体化也将发生根本逆转。债务危机引发了一个学习过程。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只有欧元区实行统一的财政政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实行统一的社会政策,欧元才会生存下去。

 

  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言,欧元的意义远非一种货币,它承载着欧洲统一的梦想。如果欧元失败,则德国失败,欧洲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