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可考虑选择“半主权货币”

希腊可考虑选择“半主权货币”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发布日期:2011-12-19
  • 浏览数:535

 

    欧债危机愈演愈烈,目前国际上流行两种主要解决方案。一种是所谓“主动积极”的,即欧盟、IMF等国际社会为希腊、意大利等“欧猪五国”提供援助贷款,如1100亿欧元的希腊救助计划和从4400亿扩至10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基金(EFSF)等,但是受援国需立即实施强力的财政紧缩措施。另一种则是“被动消极”的,即欧元区解体,这将意味着半个多世纪以来欧洲货币一体化的努力彻底失败,显然,这是国际社会不愿见到的。可是,前一种对策也存在问题。一是救助资金规模远远不够,要全面解决问题,欧洲可能至少需要两万亿欧元的融资。二是采取强力的紧缩措施会使深受金融危机重创的“欧猪五国”乃至全球经济“雪上加霜”。三是道德风险问题,即“大到不能倒”和“大到不能救”。四是政治稳定问题:受援国选民会强烈反对紧缩措施,本来其失业率就居高不下,如希腊平均失业率已超过16%,青年失业率高达36%;而援助国选民可能也会强烈反对:“为什么要如此大幅度地救助希腊等国呢?”

  欧债危机凸现“最优货币区”缺陷

  实质上,最优货币区的局限性在于它只强调了世界经济的区域化和全球化,却完全忽略了世界各国现实经济的较大差异性。即使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一体化程度如此之高的欧洲,各国的经济发展阶段、产业结构水平和经济增长速度也还存在较大差异,如德国的机器制造业非常发达,而希腊则以农业、航运业和旅游业为主。事实上,世界经济的这种“双重自然属性”正呼唤着世界具有“(N+1)”种货币:一方面,世界经济的全球化正呼唤尽快出现“1”种超主权的能降低交易成本和投机风险的“国际公共货币”;另一方面,世界各国现实经济的较大差异性同时也要求其继续保留“N”种主权货币以应对各自的国内经济问题。可惜“超前”的最优货币区并没有给欧洲各国提供这种机会。欧元区成立之后,各国就立即“自缚”了货币政策的一半手脚而仅留出财政政策的另一半手脚。显然,这也是欧元区各国在金融危机后政府债务飙升的部分原因,如希腊从2007年底至今,其政府总净债务就从略超过100%的GDP增加到近150%的GDP。因此,尽管单一货币欧元不是欧债危机发生的直接原因,但是它“无意识”地加剧了欧债危机的提前到来。


  希腊重回德拉克马可行吗?

  德国总理默克尔一直坚持认为,加强财政约束是解决欧债危机的根本办法,故而提出修改欧盟条约的建议。“量入为出”。长期来看,德国无疑是正确的,可是要解决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目前“欧猪五国”最紧缺的也许根本不是纸面意义上的条约修改,而是充足的时间和真实的资源。当前,希腊国债利率飙升,两年期国债利率早已超过20%,由于无法从市场上获得融资,希腊政府正濒临破产。慕尼黑大学的专家认为,对希腊最有利的选择是“有序退出”,即希腊退出欧元区;同时重新采用原来的德拉克马,用来还债;并且德拉克马对外贬值。此对策看似不无道理,但并没有说清如何才能“有序退出”。否则,事实上的“无序退出”将导致其他“欧猪五国”甚至所有欧元区国家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那样,欧元区势必解体。此外,按照欧元区的最初设计,其并没有给各国留下任何可以自由退出的路径。所以希腊退出欧元区重回原来的主权货币,对欧元区各国风险巨大,在现实中恐怕不可行。


  “半退出、半加入”欧元区的新主张

  笔者近期想到了一个至少在理论上对各方还可接收的帕雷托改善方案。该方案是希腊构建一个具有“半主权性质”的“新德拉克马”(下文称为“半主权货币”),“半退出、半加入”欧元区。一方面,对通过各种方式从欧盟等援助方得到的欧元,希腊政府必须以相等价值的“半主权货币”作抵押。考虑到这种货币将来会对欧元贬值,所以希腊政府必须对其提供无限担保责任,即若今年希腊政府以1∶1的汇率从援助方得到100欧元并提供100元该货币作抵押;一年后若汇率变成1∶1.2,则其必须再补充给援助方20元该货币作抵押;若数年后汇率变成了1∶2,则其必须累计抵押给援助方200元该货币。此外,援助方的主要责任是“窖藏”这些抵押货币而不让其流入希腊国内引发通胀。另一方面,对于内部选民,希腊政府则发行“半主权货币”,并要求选民在某一截止日期之前将其所持有的所有欧元与“半主权货币”进行货币兑换。在过渡期后,希腊国内将完全采用此种“半主权货币”进行产品定价、交易支付和劳动报酬支付。同样考虑到这种货币将来会对欧元贬值,希腊政府也必须给选民提供所兑换货币的无限保值责任。比如,希腊政府可以给每位选民一个货币兑换专门账户,如实记录每位选民在过渡期的所有历史兑换数量、兑换汇率,然后每隔半年或一年,定期分批按照实时汇率清算并补偿选民过渡期内的货币兑换累积价值损失,至债务危机完全解除时为止。

  当然,希腊政府同时也应该颁布《新货币法》,明确外部援助方和内部选民的所有上述合法权益,并确保在债务危机完全解除前,希腊各届政府均将对这些合法权益承担无限担保或保值责任。所谓“债务危机完全解除”是指:对所有内部选民的货币兑换专门账户,希腊政府完成最后一次清算和货币补偿;对所有外部援助方的货币抵押账户,希腊政府用欧元将“半主权货币”抵押全部赎回。也许债务危机完全解除的时间需要5-10年,甚至更长。此外,由于希腊财政在未来较长时期内必须实施紧缩,所以其各届政府能够用来承担上述无限担保或保值责任的资源主要应该由其央行印刷“半主权货币”来达成。一国债务能否进行“货币化”取决于两个关键因素:一是其货币化的时间应该足够长,从而在这段时期内不会引起较大通胀。二是这段时期内,其经济必须迅速作出结构调整,重振生产效率,并重拾经济增长。只有在经济发展中才能解决问题,否则就失去了货币化以赢取时间和获得资源的真正意义和价值。目前,希腊的通胀率仅为1.7%,在未来仍然有通胀空间可加以利用,所以留给希腊未来较长时期的难题是后者,这才是此方案得以成功实施的核心。

  之所以说这是至少在理论上对各方还可接收的帕雷托改善方案是因为,首先,对于欧元区其他各国及其选民避免了道德风险问题,在其提供援助贷款的同时,希腊政府也提供了对等的“半主权货币”抵押;有效防止了造成各方损失惨重的欧元区解体。其次,对于希腊政府而言,它赢得了应对债务问题的资源和时间;增加了国民经济的调节手段,在财政紧缩的同时,可辅以较宽松的货币政策,从而改善就业和扩大出口。最后,对于希腊选民而言,由于政府为其提供了无限保值责任,其已不再担心这些在过渡期的货币兑换会造成将来的任何价值损失,同时减轻了政府财政紧缩措施所带来的高失业、低收入的较大经济和心理压力。

  总之,在希腊“进一步”困难重重、“退一步”又风险巨大的情况下,这种“退半步”以求未来“进两步”的办法,也未尝不是解决问题的思路。尽管此方案是以希腊为例阐述的,但也可推广到其他“欧猪五国”。显然,此时欧元区已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最优货币区”,而变成了一个“双重货币区”的“新欧元区”。当然,全面实施该方案需要欧洲各国领导人的政治意愿、集体智慧和英明决断。

  (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