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元区解体后果将重创欧洲经济并波及全球

欧元区解体后果将重创欧洲经济并波及全球

  • 来源:中国商务部
  • 发布日期:2011-12-17
  • 浏览数:670

 

    花旗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姆?比特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称,如欧元区解体,即便只是部分解体即一个或多个财政实力和竞争力较弱的国家退出,其后果都将是十分糟糕。尽管欧元区的解体不会完全摧毁欧盟,也不会引发像过去那样曾给欧洲大陆抹黑的冲突,但似乎仍有相当充分的理由继续维持这个联盟。其文章主要观点有:

 

     一、欧元区解体将引发全球性衰退。欧元区全面或是彻底解体,分裂成“大德国马克区”和大约10种不同国家的货币,这将引发一场大混乱。现有的政治、经济及法律承诺不会按照计划有序而渐进地得到解除。财政实力和竞争力疲弱的欧元区成员国,其无序的主权违约也许会成为引发全体退出还是部分退出的导火索。这些国家的货币将大幅贬值,银行也将纷纷倒闭。如果西班牙和意大利也退出欧元区,欧盟和北美范围内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将相继倒闭,随之而来的将会有续数年的全球性衰退。届时GDP的下滑幅度可能超过10%,西方国家的失业率将触及20%,甚至更高。新兴市场也将未能幸免。

 

    二、希腊退出将导致其经济产出严重缩水。据其个人估计,希腊退出欧元区有20%至25%的可能性。一旦退出,包括银行存款、主权债务、养老金及工资在内的多数合约将重新以新德拉克马,即希腊未加入欧元区之前的货币计价,随后,这种新货币将大幅贬值,贬值幅度可能达65%。一旦形成退出预期,储户将逃离希腊的银行,所有以希腊法律为准的新增贷款活动将名存实亡。即便是在退出前,主权和银行体系也将由于缺少贷款而崩溃。而退出之后,那些依据外国法律制定的合约及金融文书则可能继续以欧元计价。资产负债表将失去平衡,大面积违约、资不抵债和破产的情况将陆续出现。尽管希腊可以从新德拉克马的大幅贬值中获得暂时性的竞争优势,但正如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一样,希腊并不具备持久的名义刚性,因此无法使这种暂时性的竞争优势延续下去。飙涨的薪资和高企的物价将使缺乏竞争力的一幕重新上演。缺少外部融资,进口将下滑,国内生产将遭到破坏,总需求和总供给将互相影响并集体下行。

 

    三、希腊退出的效仿效应不容忽视。如希腊是由于其它成员国拒绝为其主权债务提供融资、以及欧洲央行(ECB)拒绝为希腊银行提供资金而被排挤出欧元区的话,市场就要开始揣测下一个最有可能出局的国家了。这将促使这个国家的银行出现挤兑,向该国主权债务、金融机构和企业提供的资金也将终止。接下来,恐慌情绪实际上可能还会迫使这个受影响的国家脱离欧元区。退出也许会像传染病一样,席卷欧元区其余的外围国家——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然后开始影响比利时、奥地利、法国这些“软核心”国家。

 

    四、主权违约将重创欧洲金融业。由于希腊在欧元区GDP及公共债务中所占的比重仅分别为2.2%和4%,因此,如仅希腊一国出现无序的主权违约且退出欧元区,情况还是可控的。然而,若是所有五个外围国家都出现无序的主权违约且都退出欧元区,尽管这种情况概率很小,那么它拖垮的将不仅是欧洲银行业系统,还有北大西洋金融体系,以及全球金融系统中其余具有国际风险敞口的部分。

 

     五、德国等成员国退出后果则将更具破坏性。在试图建立一个单边的财政联盟,无限量地发行欧元债券,或是在不需要以预防下次危机为考虑、从而放弃相应财政主权的前提下,由实力较强的国家向较弱国家转移资金,抑或是欧洲央行要踏上“魏玛之路”的情况下,会使德国退出欧元区一幕成为可能。德国和欧元区其它核心成员国将推出新的德国马克并大幅升值。由于持有原有外围国家和“软核心”国家的风险敞口而出现亏损,这一新区域内的金融机构必然要获得救助。余下的欧元区国家在缺少维系纽带的情况下,可能会分解成11个不同国家的货币。所有曾以欧元计价的合约和文书的法律意义及效力将全部重写。除了专攻货币法的律师以外,所有人都将变得更加穷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