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洲部分央行为后欧元时代做准备

欧洲部分央行为后欧元时代做准备

  • 来源:华尔街日报
  • 发布日期:2011-12-08
  • 浏览数:445

 

     知情人士透露,欧洲部分央行已经开始考虑应急方案,为成员国退出欧元区甚至欧元区完全解体做准备。

     初步迹象显示,欧洲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正考虑如何重新启用2002年1月欧元开始流通以来就不再印制的本国货币。

     知情人士透露,至少一家央行:爱尔兰央行,正在评估是否需要增加印钞机,以备在不得不启用新钞时提供支持。

     另外一些知情人士称,在欧元区17国以外的很多欧洲央行正在考虑采取防御性举措来应对欧元区可能解体所带来的影响。包括瑞士在内的数个国家正在考虑用什么货币来取代欧元作为外部参考点,即在决定本币汇率时与哪种货币挂钩,以期保持本币汇率稳定。

     知情人士称,上述计划还只在初步阶段,并不代表这些央行预计欧元区正走向解体。

     但央行对于这种可能性进行研究本身就说明欧洲形势的恶化是何等迅速。就在今年秋季之前,欧元区解体的可能性在外界看来还是不可想像的。眼下,全球各国决策者、央行和投资者都将希望寄托在周五即将召开的欧盟峰会上,期待峰会能拿出方案来解决欧洲这场已持续两年、因外界对欧洲偿债能力质疑而引发的金融危机。

     此次峰会成功与否事关重大。若欧洲领导人不能化解危机,对于欧元区能否生存下去的质疑将进一步加剧。很多决策者、银行业人士和专家都担心,欧元区一旦解体,不仅会导致持续十年的经济一体化进程出现倒退,而且会引发金融动荡。

     摩根大通公司(J.P. Morgan Chase & Co.)在周三发布的报告中建议企业和投资者对欧元敞口进行对冲、防范欧元区解体的风险,尽管该行称欧元区解体的可能性只有20%。该行表示,该行的很多企业客户正在买入外汇衍生品来防范欧元贬值。

     2002年1月欧元正式诞生之前,规划者耗费数年时间来设计欧元登场的相关事宜,这其中就包括数十亿纸币及硬币的印刷与铸造,以及向欧洲各地银行和企业配送新的货币。

     即使做最好的打算,欧元区的解体也会是一团糟。相关的挑战包括,目前以欧元计价的贷款和存款将被迫转向以其他货币计价。每个成员国将需要决定是否启用原有的旧币,以及一旦启用旧钞,如何在短时间内快速印制大量的纸币。

     巴尔干国家黑山原本使用德国马克作为法定货币,在2002年欧元诞生后转而采用欧元;该国央行官员正在考虑欧元区解体后的选择方案。黑山央行首席经济学家Nikola Fabris表示,该国有多种选择,包括采用其他外币或创立自己的货币。但他表示,创建本币并非那么容易,因为黑山本身并不具备印制货币的能力。

Associated Press
2000年,德国中央银行行长(the Bundesbank)的韦尔特克(Ernst Welteke)(左)展示最后一批德国马克。

     多数欧元区成员国央行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印刷货币的能力。尽管欧洲央行负责决定欧元区的纸币供应,但该行并不负责货币的印刷。欧洲央行将这一工作外包给成员国央行,每年都向这些国家分配印刷数百万张特定面额纸币的任务。

     欧元区成员国在执行各自的印钞任务时有不同的安排。希腊和爱尔兰等国有自己的印钞设施,其他国家则外包给私人公司。

     印钞任务每年也都不同。据爱尔兰的年度报告显示,该国去年印制了总额1.275亿欧元的10欧元面值纸币。但是今年,爱尔兰是11个负责总额17.1亿欧元、5欧元面值钞票印制的成员国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几周爱尔兰央行官员已就是否有必要提高印钞能力一事进行了初步讨论,以防欧元区解体或者爱尔兰退出欧元区迫使其启用原来的爱尔兰镑的情况发生。官员们就重启旧印钞机或外包给私人公司的选择方案进行了讨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两个月前想都没想的问题如今都摆在桌面。爱尔兰央行发言人拒绝就此置评。


     由于所面临的财政困境,希腊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最有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国家。该国央行拥有一个名为IETA的印钞厂。但近几年其印钞能力已非常有限。据欧洲央行称,希腊一直是五、六个负责印刷10欧元面值纸钞的成员国之一。

     过去一年,希腊国内一直有传言称该国央行在秘密印制采用欧元前的本币德拉克马(drachma)。一个颇具戏弄意味的邮件曾被广泛转发,附带的德拉克马钞票印有时任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的头像。这一玩笑因被看作是引发希腊零售银行遭挤兑的原因而受到谴责。

     希腊央行发言人表示,该行没有设法提高印钞能力,也未就这一问题进行过讨论。

     一些欧元现钞是在欧元区以外印制的。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英格兰北部城市盖茨黑德,De La Rue PLC (DLAR.LN)公司旗下的一家工厂就负责为数个欧元区成员国印制纸钞。

     这家工厂还承担着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后备印钞厂的角色。据英国央行的一位发言人称,该行与De La Rue签有印制英镑纸币的单独协议。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欧元区当前的形势已经引发了英国央行部分官员的担忧。该人士称,上述官员担心,如果欧元区解体,来自欧元区成员国的本币印钞要求将令该厂应接不暇。

     该人士表示,这一担忧已促使英国央行考虑采取措施,确保该行印制英镑纸币的能力不受影响。

     英国央行的一位发言人称,该行并未寻求提高盖茨黑德印钞厂的印钞能力。De La Rue的一位发言人不愿置评。

     De La Rue公司首席执行长Tim Cobbol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一些欧元区成员国拥有自己的印钞设施,但由于一些较小成员国并无本国的印钞厂,因此一旦欧元解体,可能会给公司业务带来新的机会。他补充说,开发带有必要安全防伪特征的新纸币一般需要六个月左右的时间。

     与英国一样,瑞士也不是欧元区成员国。为确保瑞士法郎币值稳定,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一直与欧元挂钩,将其作为外部参考对象。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瑞士央行官员目前正在考虑以何种货币或货币篮子来取代欧元,作为瑞士法郎汇率上限的参考对象。

     在欧元面世前,德国马克一直是瑞士的主要参考对象。上世纪70年代期间,为抑制瑞士法郎的大幅上涨,瑞士央行曾将瑞士法郎与德国马克挂钩。与上世纪70年代一样,德国现在依然是瑞士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因此上述知情人士称,理论上而言,德国马克可能替代欧元的位置。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央行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如果欧元区解体,该国可能转而将其货币与此后出现的任何硬通货挂钩。该国可自由兑换的马克目前与欧元挂钩。

     拉脱维亚的货币拉图目前也与欧元挂钩。拉脱维亚央行(Latvijas Banka)一位发言人表示,该行并不认为欧元区会解体,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该行预计将在其他欧洲国家货币中寻找新的替代品与本币挂钩,这些国家应具有审慎的财政政策,同时也应与拉脱维亚有大量贸易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