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学者:希腊若退出欧元区 整体上将对欧盟有利

学者:希腊若退出欧元区 整体上将对欧盟有利

  •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 发布日期:2011-12-06
  • 浏览数:330

 

     逐步建立欧元区成员国的退出机制,比起一味针对没有清偿能力成员国的救援而言,或是一个较为合理的选择,风险可能相对更低,而且更有利于欧元区未来的稳定和扩大

 

     对于欧洲债务危机的未来,最为关注的问题具有两个方面。一是欧洲债务危机是否会演化为崩溃式的系统性债务危机或由银行业危机导致的系统性金融危机,并对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体系造成系统性冲击;二是欧元区会不会解体,欧元是否会崩溃甚至退出国际货币体系的历史舞台。

 

     在欧洲债务危机的冲击下,欧元从2009年年底开始大幅贬值,至2010年6月,欧元最大贬值幅度高达25%。2010年中期以来,欧元仍然处在疲态之中。由于债务危机不是短期能一蹴而就的问题,而且欧洲债务危机的平息取决于欧元区和欧盟的后续重大改革,为此,欧元的走势短期内难以扭转颓势。

 

     更重要的是,欧元区是否存在解体风险仍是市场的重大担忧,并且这一担忧在2011年中期以来不断升温。随着2011年10月以来,意大利债务问题的风险加剧,欧元区是否会发生重大变故的担忧持续强化。

 

     欧元面临重大的制度性风险

 

     经过多次扩张,欧盟已经成为一个具有27个成员国的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欧盟和欧元区内部成员国之间,经济结构的差异性是非常之大的,欧元区的货币政策虽然是统一的,但是政策的效果却是不平衡的。如果欧洲债务问题继续深化,即便是欧盟采取统一的措施,部分成员国还是有可能难以承受巨大的压力而被迫退出欧元区,这将造成欧元区的分裂。

 

     目前欧盟要求各成员国统一行动,正如已经出台的救援方案实行统一的救援政策,但实际上现在有能力有资源的国家只有德国等少数几个大国,统一的救援将造成这些承担救援责任的大国利益上的损失,比如让德国救援希腊,德国未必愿意(德国民众此前甚至游行反对德国出台的800亿欧元削减计划)。这就造成了欧洲内部的隐性“分裂”。不管是哪种情况出现,欧盟的整体性都可能受到一定的影响,欧元和欧盟的总体性框架受到潜在的威胁。

 

     在欧洲债务问题出现之后,欧盟统一货币政策与成员国差异化的财政政策的二元矛盾受到较大的质疑。随着债务问题的发展,欧元区的政策整体性和统一性可能受到一定的冲击,其内部分化的趋势可能被强化。

 

     退出欧元区的现实障碍

 

     实际上,早在2007年,著名的国际经济学者Barry Eichengreen就讨论了欧元区分裂和欧元崩溃的情景和可能性。他认为欧元崩溃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是退出欧元区存在巨大的经济成本,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其一,退出欧元区的成员国通过重启一种新的主权货币,并对欧元大幅贬值,可能无法解决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减弱、失业高企和增长下滑等问题;其二,该成员国货币贬值幅度可能要比较大,这是一种以邻为壑、违反单一市场原则的政策,可能引发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反对和反抗;其三,即便是短期内实现部分经济利益,但退出的成员国可能将面临中长期更大的损失,比如区内贸易壁垒、国债息差扩大、借贷成本提高等。最后是资产负债表的重估效应,如果是小国家退出欧元区,则小国家的金融机构、企业、家庭和政府的资产负债可能恶化,甚至破产;如果是大国家退出,则整个欧元区都面临资产负债表重估问题。

 

     二是退出欧元区存在巨大的政治成本。一旦一个成员国退出欧元区,其在欧盟和欧洲的政治公信力将受到极大的损害,因为货币联盟和货币合作是欧洲政治联盟和欧洲一体化的基础。比如,意大利退出欧元区,那意大利在讨论欧洲合作升级强化中将丧失发言权,意大利在其他事务的信誉将大打折扣。

 

     三是技术和法律障碍。在法律障碍上,主要体现两个方面:第一,退出欧元区的成员国必须重新立法将所有的交易、计价和结算货币从欧元转为其主权货币,并要将家庭、企业和政府的债务、贷款等转化为新货币;第二,《马约》并没有成员国退出的法律规定,因此需要修改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在技术障碍方面,存在类似的“菜单成本”,比如企业合同必须重新签订,以适应新的计价货币。

 

     欧元区“分裂”的讨论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经在2010年5月邀请全球的国际经济学领域的专家讨论未来5年内欧元是否会崩溃的问题。笔者做了简单的统计,大致有1/3的学者认为欧元未来5年可能要崩溃,而2/3则认为不会。但是,2011年8月份以来,对于欧元区的分裂,悲观情绪的占比大幅提高。

 

     2011年以前,综合学者研究的结论,欧元短期内没有系统性的崩溃风险,但是可能有个别成员国主动退出的可能性,而且欧元区可能会逐步建立起成员国资格的动态调整机制和退出机制。如果是希腊等小国退出欧元区,那相当于建立一种欧元区成员国的退出机制,反而是有利于欧元区的长期稳定与发展。

 

     但是,2011年以后,关于欧元区分裂或崩溃的讨论日益深化,如果说2011年之前的讨论主要在于个别成员国的退出问题,那2011年之后的讨论则体现为欧元区整体的稳定性问题,是欧元区崩溃的问题。

 

     2011年之前研究人员和市场都认为法国和德国退出欧元区是小概率事件。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也是欧元区的“分裂”,但是与欧元区崩溃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果德国和法国退出欧元区,那欧元区崩溃的可能性就极大。此前,学者和市场认为,德国和法国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极小,特别是德国,德国借助欧元区和欧盟放大了其在全球的重要性和公信力、促进了区域贸易的发展并提升了其全球竞争力,德国是欧元区的最大受益者,不大可能退出欧元区。

 

     不过,2011年下半年以来,关于德国退出欧元区的讨论变得更多起来,有的研究认为,德国最后无法接受欧元区其他国家特别是意大利和法国等的无限度的救援请求,自己选择退出欧元区。但是,如果从政治、经济等角度出发,德国主动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比扩大救助规模、同意IMF加大救助规模、同意欧洲央行可以真正地、无限地购买发生债务危机国家的国债等做出妥协而言,主动退出欧元区的成本太大了。

 

      个别国家退出欧元区可能性增大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欧元区成员国过度地被现实障碍所限制,对欧元区成员国的退出机制采取忽视态度,对于欧元区未来的发展是不利的。逐步建立欧元区成员国的退出机制,比起一味针对没有清偿能力成员国的救援而言,或是一个较为合理的选择,风险可能相对更低,而且更有利于欧元区未来的稳定和扩大。为此,欧元区的退出机制的建立是具有较大合理性。

 

     一定意义上,退出机制的建立可以算是欧元区的“分裂”,但可能是一种自我生存和发展的一次自救,与欧元区崩溃不是一个概念。如果希腊主动退出,反而对欧元区是制度性利好。

 

     由于现有的救援体系,没有改善希腊的偿付能力,而欧洲救援体系的资源受到日益明显的压力,所以欧盟和欧元区可能很难持续地对希腊进行救援。意大利目前也遭遇了债务困境,这将加大欧洲救援体系的资金压力。与其将资源投入一个无底洞,不如放弃不遵守纪律和不符合标准的成员国。为此,从近期的讨论看,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在加大。

 

     希腊针对新救援方案进行公投的决定,使得欧元区其他国家认为,希腊如此进行政治信用的违约,将希腊踢出欧元区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虽然,后来希腊取消了公投的决定,但是,欧元区成员国对其信任已经大打折扣了。2011年11月中旬,德国议会已经通过了决议,允许德国政府可以接受欧元区成员国退出欧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