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从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管窥人性

从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管窥人性

  • 来源:检察日报
  • 发布日期:2011-11-25
  • 浏览数:381

 

     希腊,这个让人无限遐想的文明古国,日前身染沉疴,自愈无力,更严重的是,欧盟“专家会诊”一时也难以拿出有效救治方案,希腊的未来显得扑朔迷离,悲观地看,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未来。

 

     这就是希腊积淀多年,一朝爆发的主权债务危机。

 

     一度,希腊人是安逸幸福的,国家对国民给予了让人吃惊的福利待遇,比如从小学至大学的全民免费公共教育,公务员享有的名目繁多的各种补贴……

 

     然而希腊并非欧洲的经济大国,其有限的国力和缓慢的经济发展显然不足以支撑日益庞大的公民福利支出,于是,国家不得不以主权为担保长期举债养民,债务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终于压垮了这个一度令人羡慕的国家。

 

     面临严峻的主权债务危机,希腊本可以通过发行货币,以通货膨胀冲抵部分债务,但已加入欧元区的它已丧失这一权力。唯一的途径是争取援助。而国际援助的前提条件是希腊必须实施严格的财政紧缩政策,这就必然直接影响到国民早已习惯拥有的高福利生活。

 

     在国家的生死存亡之际,希腊人表现如何呢?我们在镜头前看到的是,数千人示威游行,抗议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强烈表达着他们对自身利益受“侵犯”的不满。如果把国家和国民比喻成父母和子女,我们可以形象地描述这样的场景:为满足孩子们的各种需求,父母不惜以自身作担保四处举债,当最终无力还债时,父母请求社会援助,但社会认为这家的孩子好逸恶劳,如果不节制他们的生活,再多的援助也抵不过他们坐吃山空,因此要求父母必须让孩子“艰苦奋斗”,才考虑予以援助。然而当孩子发现父母开始尝试降低他们的生活标准时,他们不干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一些“孩子”开始反思和反省自己,生活安逸而且优越固然是好,但是如果因此消磨了奋斗和创造的动力,是否应该警醒?更重要的是,当个人利益已经严重影响到国家利益,甚至“国将不国”的时候,仍坚持自身利益最大化是否显得过于自私、狭隘与短视?

 

     当然责任完全归于孩子的任性娇纵也不尽公平,父母一直以来的纵容也是重要的因素。这其中,父母也有其难言之苦,我们知道希腊是民主国家,“父母”的权力或者说谁能当“父母”完全由孩子说了算,想当“父母”的人就必然会许以各种“糖衣炮弹”以换取众多“孩子”的支持,客观地看,这其实是“父母”和“孩子”各自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互相博弈的结果。

 

     从希腊的困境,我们可以很自然地验证中国古已有之的名言,如“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如“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道理正确,但现实中能预先清醒地认识这些道理,并始终引以为戒的事例似乎不多,于是我又习惯地想以此一窥人性,这是我个人的思维偏向,但我想,只要和人有关的事物,探讨下去总会或多或少关系人性。

 

     关于人性之争论与探究古今中外已持续了两千多年。典型如孟子的“性本善”,以及西方哲学家的“性恶论”。

 

     人性,现实中却从来不是“非善即恶,或善或恶”这么纯粹。在我看来,除圣人与恶魔两个极端外,绝大多数普通人的人性均为“善恶兼具”或者说不能简单以“善恶”概括和评价。在人性的讨论上,“厚黑学”创始人李宗吾先生认为人性是以自我为中心(或轴心),由内而外、由亲而疏的一种有等差的爱,即人最爱的首先是自己,继而根据与自己的关系远逝“推己及人”,顺次递减。观察世间,恐怕得承认,李宗吾的人性观比较符合世俗实际。

 

     在我看来,人性包含了太多的相对性,有善有恶,有爱有憎,有明有暗,而“利己”正是人性的基础(也即李宗吾所说的“爱自己”)。若人性完全无私,毫不利己,则人类自身生存也许都存问题,然一味利己显然也不行,人性中亦有令人欣慰的利他因素,只不过“利他”仍是建立于“利己”基础之上。

 

     正因人性利己同时又利他,感性同时又理性,人类社会才不断发展至今。一个理性而具有长远视角的人明白,谋取自身利益的同时兼顾他人利益和社会,至少努力不损害群体利益,才是长久可持续共赢之道。相反,如果所有人只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不顾及他人和群体利益,彼此斗争的结果必然是共同走向灭亡。

 

     但“利己”是人性本能的冲动,“利他”或称为“律己”则是理性反思的结果,这就需要人性中最可爱的一种精神来实现——自省。自省是人性发展到高级文明的标志,有了它,人才懂得回顾总结和吸取教训,才会实现真正的进步和升华。自省,就像人体的免疫力,保护机体抵御各种疾病的入侵。

 

     回到希腊危机。希腊人追求安逸,这符合普通人性的利己基础,力图长久保持优越生活,这也符合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包括长久化)的人性原理,但与此同时,希腊人似乎忘记过度安乐所带来的副作用,勤奋、坚韧、奋斗等品质的日渐消退,尤其严重的是,希腊人似乎忘记了他们的国家何以支撑这种背离客观规律的高福利生活,抑或他们即便知道,却已积重难返,不愿牺牲自身既得利益?

 

     希腊人目前最需要的,应该就是这一份自省。

 

     上个月底的欧盟峰会经过艰难谈判,终于达成了一揽子救助协议,其中包括减记希腊50%的国债。这对希腊无疑是一个福音,但这个一揽子协议能否解决希腊以及整个欧洲经济制度以及国家福利政策、发展道路上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显然具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和不现实性。

 

     希望希腊风雨过后还会有阳光,只是真正的救星,是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