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意大利希腊的下一个“难兄难弟”是谁?

意大利希腊的下一个“难兄难弟”是谁?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1-11-16
  • 浏览数:601

 

     希腊意大利政府首脑仓促更迭,欧债危机的多米诺效应恐慌加剧,世界舆论追问“下一个是谁?”。上周,标准普尔摆“乌龙”误降法国评级,提前刺痛了欧洲紧绷的神经。法国《世界报》以“希腊与意大利之后,法国?”为头条,直接道出了市场的担忧。

 

  对于欧洲来说,希腊、意大利被卷入欧债危机旋涡与倒下一个法国显然无法同日而语。奥地利《维也纳日报》称,“欧洲的命运取决于法国。” 作为欧元区的第二大经济体,法国是援助欧元区受困国家的中坚力量。英国《泰晤士报》援引美国银行美林国际研究部的投资策略师约翰•雷思的话说,“如果意大利完蛋了,它就会把法国拖下水。这是件很可怕的事。”

 

  法国的债务百分比占到GDP的85%左右,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法国问题专家沈孝泉15日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称,“欧元区的底线是60%,法国已经超标,在高危下运作。” 为什么说意大利如果出现债务危机,很可能降临到法国?沈孝泉认为,“法国也是两难,既要挽救陷入泥沼的国家,也要考虑本国银行业的问题。法国自身在债务问题上,既是其它欧盟国家的债权国,它自身银行运作也出现问题。欧洲各国银行业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个国家出现问题,其它国家必然引发连锁反应。”

 

  “高福利”是欧洲长期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沈孝泉认为,“上世纪70年代开始,欧洲特别是法国开始走下坡路,越来越一蹶不振,根本原因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上世纪90年代,法国经济低迷,但为了解决失业问题,把法定的每周39个小时,还要再减少到35个小时。无论干39个小时还是35个小时,劳动者拿的工资并不少,钱从国库里来,工人当然更高兴。实际上,这就增加了一个人的劳动成本。‘高税收、高消费、高福利’导致经济缺乏活力,在全球化的激烈竞争下,欧洲的劳动生产力一直在下降。特别是面对新兴市场国家的竞争,可以说是一蹶不振,但这种情况很难改变。”

 

  欧债危机每一集的开篇都伴随着信用评级的下调,继而将剧情推向新的高潮。英国《金融时报》文章称,法国总统萨科齐最担心的是失去法国的AAA主权债务评级。新加坡《联合早报》称,“法国AAA信贷评级一旦调降,将令准备在六个月后争取连任的萨科齐总统,颜面无光;对一直在想方设法挽救欧元的欧盟领袖来说,也将是个重大打击。”

 

  欧债危机本身很严重,是不是无可救药,或者死路一条?沈孝泉认为并非如此,“欧债危机暴露了欧元区从一开始制度设计上就存在的问题。当时就有人看出弊端,现在症结愈加明显:只有统一货币,没有统一财政政策。换句话说,光有洋行,没有财政部,这就会出现问题。有财政纪律,但包括法国、德国在内的国家都不执行,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一面债台高筑,一面持续花钱。有制度问题,也有监管问题。应该说,病因在哪儿一目了然,药方也有,但关键在于能不能下决心改革。对于政府首脑来说,核心利益就是选票。现在好像还没有真正的领袖人物,敢于破釜沉舟,解决国家深层次的根本问题。”

 

  以前,无论是涉嫌腐败接受调查还是曝出性丑闻,贝卢斯科尼这位“政坛不倒翁”,每每都能度过危机,继续掌权。但是,在目前愈演愈烈的主权债务危机面前,这位叱咤意政坛20多年、三度出任总理的风云人物最终被彻底压垮,选择辞职。

 

  对于擅长“政治秀”的老贝而言,主动做出离职决定,实属无奈,但也别无选择。因为,贵为老牌“G7”国家、现在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的意大利,这次真的“病”了。这个崇尚“慢生活”的地中海之国,是继希腊之后,又一个遭到主权债务危机重创的“欧洲病夫”。对于这个“病人”,有欧洲经济学家表示,“这个病夫太重,谁也救治不了”。

 

  目前看来,即使75岁的贝卢斯科尼甘做“牺牲者”,也很难成为治愈意大利债务危机的“灵丹妙药”,充其量只是其中的一剂“药方”。在新总理蒙蒂的带领下,意大利能否“挺”住,还存在颇多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