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海外观察:希腊该听雅典的还是柏林的

海外观察:希腊该听雅典的还是柏林的

  • 来源:中国证券报
  • 发布日期:2011-11-11
  • 浏览数:472

 

     希腊是一个主权国家,从政治经济大局看,至少到目前为止,全国都依然是雅典在指挥。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宣布全民公决时欧洲傻眼,市场震惊。雅典的这记“迷踪拳”确实毫无先兆,效果惊人。但从最后帕氏收回公决决定并鞠躬下台看,至少在遭遇债务危机顶头风时,雅典还真不是希腊所马首是瞻的了。

 

     帕潘德里欧突然要求公决,自有其苦衷。希腊债务危机形势严峻,他不接受欧洲救援别无他法;但救援条件苛刻,尤其是缩减福利,国内民众又不答应。两头受气的帕氏干脆当甩手掌柜,让民众自己来取舍。但逃脱了“替罪羊”的角色,帕氏却难逃“政治私利”的指责。毕竟执政需要理性,在非常时期将事关整个欧洲前途的重大事件诉诸有怨气的民众,无疑是在玩火。一旦否决,希腊危矣,欧元危急!

 

     为援救希腊,德法两国领导人也各自承受着来自国内的巨大压力。希腊突然要全民公决,自然让默克尔和萨科齐怒火中烧。两人随后在紧急磋商后发狠说,希腊公决的其实不应该是救援方案,而是是否还愿留在欧元区。欧盟和IMF也随即称,在希腊公决前将停止发放最新一期援款。

 

     柏林和巴黎发狠话,雅典必须仔细掂量。帕氏原来希望通过公决获取筹码,稳固自己执政,避免给政敌口实。但德法厉言相向,在意的已不是希腊,而是欧元。这就等于画出了底线:之前,德法虽对救援表现迟缓,但迫于道义和政治等因素,保留希腊在欧元区的心意不容置疑。现在既然希腊主动将救援当作政治话题,德法也自然不客气,质问希腊到底是该听雅典的全民公决,还是接受柏林、巴黎的苛刻救援?

 

     从局势发展看,结果不言自明。后者虽面子受损,但对希腊国家利益更有利。毕竟一旦退出欧元区,欧元将受到巨大冲击,希腊人的损失更加惨重。权衡利弊之下,帕潘德里欧政府也只能调转方向,宣称不再考虑公决。随后,希腊将组建联合政府,帕氏在苦苦支撑两年危局后,最终黯然下台。

 

     在希腊极度有求于柏林和巴黎之时,主动权显然更多操纵在德法手中。从希腊的长远利益看,柏林和巴黎的意见虽然苦涩,但所谓良药苦口,总还有希望。如果拒绝救援,乃至被逐出欧元区,原先数十年融入欧洲主流阵营的努力将付之东流,希腊有可能沦为“欧洲的第三世界”。

 

     为了不再节外生枝,欧洲也开始恩威并施。在恫吓希腊政府的同时,欧盟多位领导人也安抚说,现在的救助方案“对希腊来说是最好的结果”。考虑到希腊有可能举行新选举,柏林和巴黎还直接向反对党施压,要求他们支持救援协定。按照萨科齐的说法, “(希腊)反对党和多数党都必须听一听我们的意见”。

 

     希腊公决的闹剧最终收场,但在欧盟一揽子救援计划出台后,还能平地起波澜,也足以显示出欧洲体制之弊。毕竟欧盟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缺乏统一财政,这既导致希腊等国财政纪律松弛而酿成危机,也难阻雅典突然变招而使危机加剧。此外,施援国民众对出钱救援感到愤怒,被援国民众更不满原有福利下降。在民意裹挟下的欧洲领导人,进退失据,决策不力,使问题愈演愈烈。

 

     欧元区要真正走出危机,长远来看,除了必须增强央行权威,还应加强财政一统,同时增强经济竞争力。在相对严格的柏林纪律和颇为宽松的南欧习惯间,更具可持续性的显然是前者。未来的欧洲,南欧无疑将经历痛苦的嬗变,柏林的声音将更加响亮。

 

     当然,权利和义务总是相对应的,作为“欧洲老大哥”的柏林在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同时,也将不得不承担起救助闯祸的“欧洲小弟”的责任。有时,这种代价可能比影响力更大,也更让德国人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