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众叛亲离的老好人:帕潘德里欧

众叛亲离的老好人:帕潘德里欧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1-11-03
  • 浏览数:650

 

 

     民主和戏剧,这两大古希腊瑰宝正在产生着足以引爆当今希腊政坛的化学反应,其冲击波将把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推上历史耻辱柱。

 

     种种迹象表明,这位希腊悲情总理有可能因为此前所作的公投决断而被赶下台。

 

     北京时间昨天深夜记者获悉,希腊多个反对党已经视帕潘德里欧为无物,敦促举行临时选举并在此之前组建过渡政府。

 

     临近子夜,帕潘德里欧所在的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下称“泛希社”)内部也已摊牌,要求他辞职。

 

     截至发稿时,59岁的老帕依然选择坚守,但有接近他的两名官员称,老帕已经放弃了公投的打算。

 

     祖孙三代皆为总理的帕潘德里欧家族这块金字招牌已然蒙尘。

 

     回溯老帕2009年以来的执政之路,和希腊债务一样陡增的还有他那灰白的须眉。

 

     倒帕始末

 

     当帕潘德里欧从法国戛纳赶回国内参加紧急内阁会议时,等于钻进了一个腹背受敌的山谷。

 

     包括希腊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韦尼泽洛斯(Evangelos Venizelos)在内的四名部长公开要求老帕靠边站,为联合政府腾出空间。

 

     本周一,帕潘德里欧毫无征兆地宣布要对欧元区援助希腊方案进行公投。

 

     外界指出其在背后捅了欧盟一刀子。他甚至事前都没有告诉正在外为希腊争取第六笔援助贷款的韦尼泽洛斯。

 

     这一切来得比戛纳多变的天气更突然。

 

     上月27日,经过6天马拉松式的峰会后,欧盟领导人最终就欧债危机救援计划达成协议。帕潘德里欧当日还称,希腊将抓紧机遇,“峰会达成的协议给予我们作出正确选择的时间,改变任何对我们不利的状况。”

 

     然而,本周,帕潘德里欧突然宣布决定就救援计划进行全民公投。

 

     在G20峰会举行的前夜,帕潘德里欧被“急召”至戛纳,遭到了包括德法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内的大佬们玩火的痛斥。

 

     要知道,此前各方已经向希腊承诺的第六批救助款总计80亿欧元,12月11日,希腊需支付的到期债务约为120亿欧元。

 

     决绝如老帕,他2日在戛纳坚称,希腊或将于12月4日举行全民公投,尽管希腊危机救助各方已决定暂停对希腊“断炊”。

 

     这与其说是一场经济博弈,还不如说是刺激的政治游戏。

 

     此前国际舆论普遍分析,老帕誓推公投是为了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缓解国内民众的对立情绪。

 

     然而,当他3日回到国内后发现,一纸“休书”已经摆在他的面前。

 

     一天前还表示支持他的内阁部长,目前已有数人公开“倒帕”。

 

     事实上,目前希腊众多反对党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公投支持外援。

 

     韦尼泽洛斯称,国内政治和个人前途相对于国家利益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截至发稿时,本报记者获悉的帕潘德里欧表态已经180度转弯。

 

     “公投本身从来不是最终目标。我们正面临两难境地,要么达成真正的共识,要么公决。”他对内阁成员称,“我昨天说过,如果能达成共识的话,我们将不需要公投。”

 

     他应该早点给自己搭好台阶。

 

     目前希腊能够达成共识的是,老帕下台。

 

     他已经无法掌控泛希社,议会的多数席位也已经丢失。

 

     这意味着,他在计划于周五举行的议会信任投票几无胜算。后者将就是否接受外界援助并推行财政紧缩进行投票。

 

     二元性格

 

     “该决定是一时冲动冒险,还是经过深思熟虑?”谈及此前宣布公投,一名政治评论员分析认为,这两种性格都在帕潘德里欧身上存在。

 

     如今,他对公投态度的暧昧转变再次体现了其身上的“二元性格”。

 

     《卫报》评论称,帕潘德里欧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平易近人、谦逊有礼,在其他政客眼中,这个爱喝茶的直肠子很容易打交道。

 

     “他被误解了。”一名政策建言者说,“隐藏在平和外表之下的,是一副刚正傲骨。”

 

     帕潘德里欧出生在美国,他延续了家族神话,成为继祖父和父亲之后帕潘德里欧家族的第三位总理。

 

     帕潘德里欧的祖父乔治奥斯(Georgios Papandreou)在多舛的命运之路上率先闯出了一条通达仕途。

 

     他曾因反对君主独裁制以及对抗外来入侵势力多次遭监禁和流放,曾出任过希腊流亡政府首相并两次当选希腊总理。

 

     帕潘德里欧的父亲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Andreas Papandreou)也曾经历流放生涯,不但辅佐过老乔治担任国务秘书和经济协调部副部长,也曾当选希腊总理。

 

     老帕此前一直担任希腊外长,履新之时,正值金融危机爆发后,前政府千夫所指,他提出的令希腊经济“绿色增长”的概念得到支持。

 

     2009年10月4日希腊议会选举中,泛希社以43.9%的得票率赢得大选,作为党主席的帕潘德里欧宣誓就职。

 

     正如一些希腊人指责欧盟没有理解希腊债务危机真正的危险性,他们或许也没读懂帕潘德里欧。

 

     对于那些了解帕潘德里欧的人来说,在民意支持率史上最低之时,进行公投这种高风险举动,不过是“最典型的帕潘德里欧”。

 

     “毕竟他是一位曾独立修复希腊同土耳其长期冰冻关系的前外长。”帕潘德里欧的心腹如此表示。

 

     2年前,在泛希社赢得大选之时,几乎没有人会否认帕潘德里欧是接过了一杯“毒酒”,但人们没想到这杯酒会如此之毒,包括帕潘德里欧自己。

 

     上台后他才发现国家赤字和债务超过此前预料的3倍。帕潘德里欧承认有些措手不及,还坦承上台前甚至不清楚什么是信用违约掉期(CDS)。

 

     随着欧债危机的深化,高失业率、高财政赤字,以及高国家债务令希腊不得不求援欧盟。而接受欧盟援助的代价则是实施严格的缩减计划,大幅缩减养老金和公共部门工资、裁减公共部门雇员,同时就业率则不断创出新高,希腊人的热情所剩无几,对帕潘德里欧的批评也排山倒海。

 

     如今这场政治赌博是老帕的选择,只是“赌注”高得让他无法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