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公投抢镜G20峰会 法德威胁金援断炊

希腊公投抢镜G20峰会 法德威胁金援断炊

  • 来源:中国证券报
  • 发布日期:2011-11-03
  • 浏览数:370

 

 

     “欧洲没办法花上好几个星期去等待公投结果。希腊必须快速做出决定,并清晰地表明其是否选择停留在欧元区。”美国阳升证券纽交所交易大厅主管、资深交易员本·威利斯3日告诉本报记者,“整个华尔街正在屏息关注戛纳峰会。” 

 

     在希腊计划就援助方案举行全民公投这一“重磅炸弹”的意外“炸弹”下,全球瞩目的二十国集团(G20)戛纳峰会于3日在紧张气氛中开幕。与欧债危机相比,峰会的其他议题顿时显得暗淡无光。有媒体戏称,希腊公投“抢”了G20峰会的镜头。

 

     欧洲各方领导人2日连夜举行紧急峰会,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地时间23时30分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会上对希腊政府施压称,除非希腊对是否继续留在欧元区做出明确表态,否则欧盟不会向希腊发放第六笔援助贷款。

 

     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默克尔2日深夜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对希腊政府施压。

 

    不应期待中国充当“救世主”

 

      G20峰会前夕,希腊拟举行公投的消息给平静的海滨城市戛纳平添一抹阴云。“希腊”、“危机”成为汇集在影节宫新闻中心的全球媒体最为关注的热门话题。

 

     “拉加德到了么?”“帕潘德里欧呢?”位于会场地下一层的媒体工作区直播电视前,不少记者驻足观看法国总统萨科齐迎接欧盟各领导人的画面,并交换着最新的消息。

 

     当晚,欧盟和欧元区各国政府以及主要机构领导人齐聚戛纳影节宫,接连召开两场工作会议。不过由于拍摄受限,媒体大多只能依靠直播电视观看会场外正在进行的欢迎仪式。

 

     不过媒体中心里热议的话题并不只有“希腊”,中国将在解决欧债危机中扮演什么角色,也成为一大焦点。这从中国代表团首场新闻发布会的火爆程度就可见一斑。当地时间11月2日晚间,中国代表团位于戛纳市中心的Cannes Riviera酒店举行新闻发布会。不到50平米的房间里挤下了约70位中外媒体记者。一个小时的问答时间里,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央行国际司司长张涛回答了将近20个问题。

 

     在媒体密集的提问中,“希腊”、“欧债危机”、“中国投资”一类的词不绝于耳。整场发布会中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指向欧债危机和中国的应对计划。

 

     显然,从媒体层面讲,外界已经对中国挽救欧债危机、支撑全球经济复苏寄予了厚望。“中国是否愿意承担领导者的角色?”面对媒体的这一提问,朱光耀指出,尽管中国经济有了很大发展,但直到今天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朱光耀同时强调,对于有13亿人口的中国而言,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才是中国政府最大的目标。“中国还是应首先保持自身的发展。这也是它一贯的做法。”一位长期跟踪报道中国时政的国外知名通讯社记者表示,中国经济同样存在结构性问题,如果被拖进泥潭,只能让全球经济更糟糕。

 

     “中国的角色非常重要,但单凭中国力量无法解决全球的问题。”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对记者表示。张智威认为,任何国家对欧洲提供帮助都需要欧洲先提出解决危机的具体方案。而从根本上来讲,欧洲要解决自身问题,仍需要长期的结构性改革,也就是找到推动经济增长的动力。

 

     希腊公投给G20“添堵”

 

     欧盟领导人在10月27日的欧盟峰会上达成了全面应对欧债危机方案,核心措施包括私营部门减记50%的希腊债务,扩大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规模以及推动欧洲银行业重组。各界原本预计,G20将“趁热打铁”,在戛纳峰会上全力推动在全球层面上彻底解决欧债危机。然而10月31日,在未知会其他任何国家的情况下,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突然宣布,该国拟在2012年1月对欧盟救助方案举行全民公投。分析人士认为,虽然欧盟各方排除万难达成了危机全面应对方案,但希腊此番“自找麻烦”,再次给欧债危机前景平添重大变数。

 

     2日,G20戛纳峰会主会场媒体报道正式开始。会场上、媒体中心里、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所有的话题都紧紧围绕欧债危机展开。在G20戛纳峰会正式开幕前,欧债危机带来的阴云已密布戛纳上空。

 

     当地时间2日下午,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欧元集团主席容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欧洲高层官员悉数抵达峰会主会场戛纳影节宫,针对欧债危机解决方案、尤其是希腊公投问题召开闭门会议。此前在媒体面前一贯面带优雅微笑的拉加德此次一反常态,表情严肃,难展笑颜。

 

     对德法与国际机构领导人举行的紧急会议,德新社报道说,默克尔和萨科齐在进一步向希腊施压。《德国之声》认为,虽然会议紧急,但措施有限。《南德报》则发表评论称,希腊举行全民公决是个好主意,只是选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点上。公民投票决定政府的紧缩方案是否合法,这一做法值得尊重,而一旦希腊人对欧盟的救助方案投下反对票,谁也不知道欧洲将向何处去。

 

     去还是留?德法向希腊发出通牒

 

     当晚,默克尔、来自欧元区和IMF的代表共同“邀请”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和希腊财政部长韦尼泽洛斯再次召开第二轮会议,紧急磋商危机应对方案。此前,因腹痛入院治疗的韦尼泽洛斯得知希腊将就援助方案举行公投后带病呼吁:“在这个关键时刻,希腊人民必须选择是否支持欧元、欧元区和欧盟。”

 

     会议结束时已近当地时间3日凌晨,默克尔和萨科齐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表情疲惫不堪,他们表示,“我们更希望能协同希腊一起维护欧元的稳定性,但相对于希腊债务问题,稳定欧元这一目标更为重要。”萨科齐称:“我们的希腊朋友必须决定是否继续与我们同行。”萨科齐与默克尔还称,欧元区财长将在下周一召开会议,尽快决定杠杆化操作欧元区救助基金的细节。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假如希腊民众否决欧盟援助方案,将为救助机制制造巨大麻烦,最终可能导致该国无序违约,被迫正式宣告破产,甚至退出欧元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安东尼乌·皮萨里季斯认为,如果希腊民众否决救助计划,希腊将立即宣布破产,且无法继续留在欧元区,“这对欧盟和欧元区而言是再坏不过的消息,对希腊来说则更加糟糕。”

 

     德国《每日晨报》指出,目前预测希腊选民将拒绝债务减记还为时太早。大多数希腊人知道如果没有欧盟的紧急救助计划,希腊已经在11月就破产。每个人都很清楚,目前严厉的紧缩措施将会继续,而这将使他们的未来窒息。为了调动起选民,帕潘德里欧必须强调一点,那就是欧盟的债务减记协议说明了希腊不会被逐出欧元区。

 

     分析人士认为,在G20全力推动解决欧债危机时,希腊政府突然在G20“后院放火”,可能出于两方面原因。首先,为获得欧盟援助,希腊政府被迫一次次推出紧缩措施,面临国内民众强烈不满和政治压力。宣布对援助方案公投,倾听民意,可以暂时缓解民众的不满情绪。其次,希腊政府将宣布举行公投的时间点选择在G20峰会开幕前夕,不可避免地对峰会进程产生巨大影响,有可能迫使G20更加重视希腊债务问题,并对援助该国做出更多承诺。 

 

     - 专家专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欧洲折腾到精疲力竭,最终还是会走债务货币化,这是唯一理性的结果。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只要有了统一的财政政策,欧元区问题就解决了,这种看法是幼稚的。没有共识性的政治理念和你国我国概念的消失,即使有统一财政纪律,弱国觉得受辱强国觉得受累,仍会有问题。欧元区问题要根本解决,需要的是一个“欧元联邦国家”的横空出世。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中国是不是要救欧洲,成为当下一个很纠结的问题。欧元区17国的GDP达到12万亿美元,是中国的2倍多,人均GDP就更高了,穷国救富国,道理上不成立。虽说不应“救”,但投资欧洲倒是说得通。不过,需要评估风险,包括经济风险和政治风险,尤其是后一方面,欧洲对中国的态度是重要的风险因素。

 

        中信证券首席投资顾问刘德忠:一边是200岁的美国金融巨头曼氏(MF)倒下,成为欧债危机祭品;一边是希腊人说要公投,欧洲资本市场就大跌。欧债危机余震不断,中国人可不能逞强介入新欧债。(田鸿伟 整理)

 

     确保长期经济复苏是当务之急

 

     巴罗佐3日发表声明称,“如果希腊不同意(欧盟和IMF制定的)这项援助计划,那么希腊民众所面临的状况可能会变得远比现在痛苦,后果是不可能预见的。”他呼吁,希腊政府应“证明他们准备致力于国家团结和取得广泛支持,这是实施援助计划所必需的。”

 

     国际金融协会2日致函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对欧元区日前达成的债务解决方案表示欢迎,呼吁二十国集团采取更加平衡的方法推进金融监管改革。 国际金融协会总裁查尔斯·达雷华指出,目前非常有必要重建欧洲银行体系的信心,欧洲银行的资产重组计划也是实现这一目的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实施这一解决方案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采取的方法和适用的范围有可能造成严重的问题,从而损害经济增长并使部分国家的融资更加困难。

 

     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从整体来看,欧元区并不需要中国、俄罗斯或任何国家的钱。欧洲跟美国的情况不同,后者有着巨额外债以及4500亿美元的经济账户赤字。欧元区的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大多数成员国政府债务都为欧洲国家所持有。关键是欧元区的内政问题,追根究底就是强国不愿支持弱国。在欧元区内,德国要为欧元成为强势货币负有特别责任,而欧元区则缺乏确保各成员国遵守财政纪律或分担责任的机制或意愿。 

 

     英国《金融时报》的社评指出,G20当务之急是控制危机。围绕世界经济短期前景的不确定性,已在近几个月戏剧性上升。商业和消费者信心转弱,投资决定被推迟,家庭支出受到资产价格下降和就业市场萎靡不振的影响。对全球经济来说,明年的形势可能相当糟糕。自2008年G20峰会以来,局面从未像现在这样利害攸关。世界领导人必须勇敢迎接挑战,采取果敢行动。否则戛纳峰会可能会在史书中被记为一次“充满遗憾的盛会”。

 

     法国《费加罗报》的文章预测,在此次峰会上,全球政治和经济领导人无疑将对希腊和欧债危机作出重要回应和影响,同时也将保证长期经济活动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