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需要进行真正的改革

希腊需要进行真正的改革

  • 作者:倪小禾
  • 来源:中希时报
  • 发布日期:2011-10-18
  • 浏览数:686

 

 

    日前,三方代表团之一的欧盟委员会代表Matthias Mors答记者问,详尽的回复了关于代表团在雅典一切工作内容以及所扮演角色的问题。

 

     据Matthias Mors透露,希腊的债权人们并未要求希腊政府废除目前的集体劳动合同,相反,三方代表团认为希腊政府眼前最应着重于进行全面彻底的公共部门改革而非单纯的大幅裁减员工。然而,鉴于希腊最低工资标准高于其他经济水平相当的欧盟成员国,特别是对于低技能工人来说,这是否将成为竞争力和就业障碍还是未知数。

 

    同时,欧盟进一步说明虽然希腊政府实行政策合并以期削减债务,但是他仍然认为如何有效的削减公共开支才是重中之重。

 

        Mors分析道,接下来的半年内,希腊需要实行更多的措施以保证2013-2014年间能够保持50亿欧元左右的盈余,同时关于希腊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他的态度甚为谨慎,表示6月结束的三方代表团评估过后,希腊的情况并未发生实质性改变。另一方面他补充道,政府对于维持特殊经济政策的能力是判断债务可持续性的关键。

 

 

    据上一次三方代表团评估过后发生了哪些变化?希腊债务的可持续性仍是讨论的焦点么?

 

    自上次评估后,有两点确有改变。首先,出现的经济衰退比我们预想的要严重的多,所以我们下调了希腊国内生产总值预测。其次,夏季前与希腊政府达成一致需要实行的相关巩固措施并未及时实行以致出现新的财政缺口。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讨论填补这个缺口的办法措施。

 

    在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上,我只能说,自6月的评估以来,局面并未从根本上改变。

 

 

   你认为有必要进行更大程度的削减么?

 

    显而易见,希腊的债务水平相当高,高于任何一个欧元成员国。但是,对于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并非是简单的“是”或“否”就能判断的。

 

    债务是否能转变为可持续性,还要看未来的发展。它取决于财政政策是否能够稳固的留在正常的发展轨道上,是否有能力制造高额度盈余以及未来的经济增长率。也就是说,政府能否完成更多结构性改革以刺激经济增长是这个问题的关键。所以,当我们讨论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时,更多的是看这个国家的政府能否始终坚定的保持其政策的立场。

 

    当然,你也可以单纯的根据数据得出结论,但是这肯定不是正确客观的评估方法。债务是否据可持续性不是简单看数字就能够判断的。

 

   对于第一个备忘录,希腊国内存在很大争议,首先是针对三方代表团当初对希腊政府的政策建议是否存在失误的问题。同时,三方代表团是否要求希腊政府实行政策合并以及是否有给予希腊政府决定增加税收或削减开支的选择的权利等等。

 

    我认为在这个计划开始之初大体上不存在什么错误。我们确实低估了经济衰退的严重性,某种程度上说,希腊问题以外的一些意外情况确实非任何人能够预见的。

 

    关于这个问题的第二部分,我想说,政府其实是有很多余地去选择它自己想要的方式来达到财政预算目标。在收支方面需要有首创性的新方案。但是我们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着眼于未来几年,希腊政府需更多着重于开支方面的改革。具体哪方面需要进行改革仍然是政府自己的选择。我们并未将任何特定选择强加于希腊政府。

 

 

   有关公共部分裁员

 

    据传是三方代表团坚持要求希腊政府对公共部门进行大幅裁员,这是真的么?同时,你们不怕如此短时间内实行大量的紧缩措施会造成社会和政治的动荡么?

 

    我们确实与希腊政府达成一致,需要看到公共部门显著裁员减小行政规模。但是我们也明确表示这项裁员可以以五年为期有序完成。所以,我们并没说需要立即实施并完成大规模裁员的计划。

 

    就我看来,希腊政府明年需做的是真正着眼于公共部门改革,而非简单的削减开支。这就需要明确的区别各区域各部门,找出人员超编的部门进行削减整改,根据实际情况重新编制分配资源。

 

    确实,如此多的紧缩措施在这么短时期内发布实行对政府和人民来说都是巨大且艰难的考验。他们需同时面对增税以及增加各种收费的事实。我们知道这是非常困难的境遇。但是我要说,我们处在艰难关键的时刻,此刻的希腊必须以实际行动让国际社会以及欧元区其他成员国相信他们有能力达到减赤的目标。因此,这些措施的顺利实施是至关重要的。

 

 

    为了达成中期财政战略,接下来还将有多少措施要求被实施?

 

    我们以中期财政战略为出发点,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很多措施尚未完全实施。因此,目前首要的任务是完成实施我们于6月达成一致的措施。

 

    考虑到下一步,必须强调的是存在的不确定性---距离2015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尚不确定现在就引用一些具体的数据是否有效。目前我们与希腊政府商定的是实行能够缩减达到50亿欧元的紧缩措施。同时,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希腊政府需考虑哪些更多的措施要实行以达到20132014年的财政目标。

 

  

    那么接下来的一笔贷款算是第一批计划的第六部分还是算做新贷款计划的开始?

 

    我想还是应该算是目前已有计划的第六部分。至今为止尚无任何新计划产生。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批准发放此批贷款。

 

 

    你如何解释这些措施实施不力的现象?你是否认为希腊政府已经丧失了对计划的领导权?是否可以理解为“改革疲劳综合征”?还是说因为希腊政府根本无力实行真正的改革计划?

 

    有很多因素。在过去的18个月里,采取了许多重要的举措。不可否认的是,改革的局面已初现疲软状态,但我认为希腊政府将继续致力于改革。

 

    众所周知,一些很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目前正对抗着几乎每一项政府颁布实行的措施,因此,能够完全顺利的实行并完全这些措施并未想象的那么容易。此外,希腊政府的行政能力欠缺也非秘密。所以,就算颁布了一条法令,在基层得到完全实施也非易事。

 

 

    你认为缺乏政治上的共识会是个问题么?你认为选举是否会破坏计划的稳定实施?

 

    无论从国内还国际环境来看,缺乏政治共识都是个大问题。在国内,缺乏政治共识将使改革措施的实行难上加难。同时,执政党内也会出现不同意见。而且,这种政治共识的缺乏会为应对利益集团增加难度。有了共识会使有效的面对改革抵抗变的简单的多。

 

    从国际角度来看,关键问题是一些欧元区成员国怀疑希腊是否能够提出有效的调整方案。那是非常有害的。

 

    鉴于你的问题涉及选举,我不想牵涉进国内政治事件中。毕竟这是个国家民主制度的问题。

 

 

    你认为是否应加强三方代表团的监管职责?这种季度评估的制度是否合格有效?

 

    首先,有技术任务在其中。我们每个月或每隔一个月会过来。与希腊政府间会有技术会议或电邮来往。基本上,我们保持每天联络。我们在此设有办公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有驻雅典办公室。此外,有欧盟委员会组建的特别工作小组会为希腊提供技术支援。因此,更多工作人员会来到希腊帮助顺利实施既定的措施。原则上,我们会比希腊当局做出更多更大的努力。

 

 

   有关私有化计划

 

    你认为旨在提高的私有化计划的额度应该增加么?

 

    就我看来,私有化不仅是为了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关乎经济改革的命脉。我知道希腊政府为私有化能够募得的资金设立了较高的目标,但是我认为要超越那个目标是不现实的。不过顺利达成既定目标是必要的。目前,资产发展基金已经建立,我希腊这个进程有望加快。

 

  

    对于欠款问题,你怎么看?

 

    我们非常重视欠款,因为这对经济没有好处。目前,我认为有两个重点:一是不会再有更多欠款---实施重要改革将会对减少欠款有帮助,对欠款严重的卫生部门的改革就是很好的例子。其次,对于积累下得债务,我们必须有所行动。我们已与希腊商定注入新的资金以削减各部门欠款。同时,我们最近将把及时减少欠款作为新的评价标准引进各部门以期达到合理避免在将来出现更多欠款的目的。

 

 

    许多希腊人认为一个月前的计划中断敲响了警钟,如果能够早点出现中断,或许目前会取得更多更大的进展。在这方面,你有后悔过未能早点迈出这一步么?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有所权衡。它存在不确定性,并且对金融市场和银行业造成不小的影响。但是显然如果希腊政府还需要更多时间弄清楚他们要做什么,而这也将导致我们在此一无是处的话,那么这个计划将毫无疑问被暂定。但是我要说,上一次与希腊经济部长Evangelos Venizelos早已达成共识,在这些问题上没有任何冲突。

 

 

    你认为私营部门的最低工资标准必须降低么?

 

    关于这个有很大争议。对于造成如此多得争议我感到很遗憾,因为很有可能大家都被故意误导了。我们从未要求希腊政府废除集体劳动合同。

 

    有时候,传媒会捏造一些关于我们的不实报道,把三方代表团描述成怪物一般。我们所要求的是政府应开始与社会伙伴商讨如何才能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最低工资标准只是其中一个议题。

从大方面来看,希腊的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这必须设法降低并且找出提高企业竞争力的方法。

 

    就个人而言,我非常关注那些低技能工人的失业情况,毕竟,对他们来说更难找工作。公共部门大幅裁员会使更多低技能工人面临失业。我们必须确保最低工资标准以及所有的税务开支不会对他们找工作造成障碍。如果这些都能在讨论的范围那将是件好事。

 

 

    你们行事有没有什么准则或标准,例如参照葡萄牙的最低工资标准?

 

    没有。我们希望希腊找到最适合自身经济情况的工资标准。这里的经济情况比任何一个欧元区成语国都糟糕。政府和社会伙伴需清除怎样才能救希腊于水火。鉴于希腊最低工资标准高于欧元区经济水平相同的成员国,所以社会伙伴必须考虑这是否会对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造成障碍。

 

 

    关于你干预司法系统有许多批评质疑之声,对于此,你如何回应?

 

    我们必须尊重司法系统。我们从未要求过任何与宪法不符的东西。目前的关键是遗留了很多悬而未决的案子有待处理,特别是与税务相关的案件。如果人们觉得税务管理体制无法进行有效税收或者税务系统不能在法庭上使人信服,那么他们将不再纳税。同样的,投资者必须对司法系统能够正常运作充满信心,同时能够正常行使自己的财产权。所以,对于司法系统的改革是非常重要的。

 

 

    在计划行使之初,有一批同样想对国家进行改革的志同道合的盟友,但是现在,你们面对的却是另一批反对派,这是否有对你们的工作产生负面影响,使工作的顺利开展变的更加艰难?你觉得这会是个无望的例子么?

 

    我认为绝大部分希腊人认同很多事需要改变。总的来说,我认为人民是支持这些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的。使人民明白期待隧道尽头立刻出现光明是不现实的。

 

    希腊目前处于这样恶劣的经济形势下,早应进行的改革已经滞后了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必须在短期内迎头赶上。这势必将是个痛苦的过程,但是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你担心希腊人说的将不堪紧缩措施的重负欲脱离欧元区吗?

 

    那些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应该反思。况且我个人认为希腊脱离了欧元区就能使希腊脱离困境。

 

    就算脱离了欧元区,无效的税务管理制度也不可能持续下去。改革势在必行。

 

 

    欧盟内部也存在诸多指责,指希腊多年来对欧盟的贡献颇少,不仅失职还拖累整个欧盟的经济。

    然而,这方面的监管确实欠缺,这是制度本身的缺陷。你认为呢?

 

    我觉得欧盟在建立监管机制方面做得很失败。这也是有目共睹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将此列入改革项目之一,不仅进行财政监管,更为了防止宏观经济失衡进行严格监控。

 

    这些举措都将用来处理你之前提及的失败与不足之处,确保今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