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高狂砍高福利 再引大罢工

希腊债高狂砍高福利 再引大罢工

  • 来源:新京报
  • 发布日期:2011-09-25
  • 浏览数:822

 

 

      9月21日,希腊内阁宣布新的经济紧缩政策,包括裁减国营企业人员,削减退休金,降低个税起征点等。一名官员透露,今年将有3万名公务员停职并只能领取部分薪水,政府还将削减每月1200欧元以上的养老金以及55岁以下公民的福利。

  希腊政府希望此举能恢复国际债权人的信心,继续提供融资,避免债务违约。但希腊民众对这些措施并不买账,在他们看来,这些措施只会让他们困顿的生活雪上加霜。

 

  22日,上万名希腊工人涌上雅典街头进行大罢工,抗议政府宣布的一系列新紧缩政策。24小时的大罢工,使得首都多条道路瘫痪,希腊机场近百架航班延误,数十架航班取消……希腊民众采取多种方式,捍卫摇摇欲坠的高福利。

 

  出国旅游成为奢望

 

  希腊公民乔安娜表示,在希腊,一个普通四口之家每个月需要1300欧元来生活。然而,希腊民众的平均月薪仅有500欧元。现在物价高企,赋税繁多,民众很难承担生活的重担。

 

  乔安娜是一名普通的希腊公民,一家五口住在希腊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乔安娜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母亲经营着一家婚纱店,家庭条件在当地尚属中等。

 

  然而,这样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在债务危机的影响下,生活已开始出现困难。乔安娜日前对本报记者表示,债务危机发生后,父亲的薪水被削减了1000欧元,母亲的婚纱店效益也越来越差,但他们每年还要支付8000欧元的养老和医疗保险。

 

  乔安娜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希腊国会议员透露的资料显示,在希腊,一个普通四口之家每个月需要950欧元来应付日常所需,租住一间75平米的公寓每月租金至少300欧元,电费大概45欧元,还不包括水费和电话费。然而,希腊民众的平均月薪仅有500欧元。乔安娜表示,现在物价高企,赋税繁多,民众很难承担生活的重担。

 

  乔安娜的邻居德米崔今年37岁,是一家门窗生产工厂的工人。2009年以前,德米崔月薪1200欧元,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8个小时。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工厂效益下滑,开始大量裁员并缩短生产时间。现在德米崔一周工作5天,每天只工作5个小时,工资降到750欧元。德米崔的妻子曾是一名理发师,去年失业,现在家里两个孩子都在上小学,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德米崔每个月微薄的工资,这种家庭在希腊非常典型。

 

  过去,德米崔一家每年都会出国旅游,但这种休闲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奢望。因为物价上升,德米崔甚至买不起超市的生活用品,他每个月不得不驱车2个小时,前往保加利亚购买食物和衣服。德米崔的两个孩子以前还能在培训机构学习外语,但现在也不得不放弃。“政府曾经承诺孩子们能接受全日制教育,但因为财政紧缩政策,他们现在每天只上半天学。”德米崔说。

 

  政府不再建立新学校,关闭了近800所校园图书馆,甚至向5到18岁的孩子发放教学光盘,取代成本更高的书本。德米崔气愤地说,“我们不奢望过富翁的日子,但是现在连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高福利透支国家未来

 

  在希腊,公务员属于享有豁免权的“铁饭碗”,不会被“炒鱿鱼”。“过去,人们宁可在希腊当一名公务员,也不愿意去华尔街。”

 

  与当前的困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希腊人曾经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据悉,希腊一名普通港口工人,即使是初级技工月薪也能达到3000至10000欧元。作为福利,他们一年可以领取14个月工资,每年还能享受最长6周的带薪假期。

 

  参加9月22日罢工示威的地铁工人吉奥尼斯说:“过去,人们宁可在希腊当一名公务员,也不愿意去华尔街。”在希腊,公务员属于享有豁免权的“铁饭碗”,不仅不会被“炒鱿鱼”,如果他们愿意,40岁就能退休并领取退休金。公务员除了工资,每个月还能领取最高达1300欧元的额外奖金,如果他们掌握了电脑、外语等技术,还能享受额外津贴。

 

  高福利,为希腊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2001年,希腊加入欧元区,而德国媒体却将希腊称为欧元区的“第三世界”。加入欧元区后,货币一体化导致希腊物价迅速上升,希腊沦为欧元区这个木桶的一块短板。

 

  在经济发展水平不足的情况下,希腊各政党为了赢得选民支持,盲目讨好民众,效仿其他富裕国家,向选民许诺高福利,政府和民众都过着高福利高消费的日子。据报道,希腊人均拥有5张信用卡,民众都在提前消费。美国媒体甚至用“赚士兵工资,过皇帝日子”来形容希腊民众的借贷生活,整个国家消费支出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收入增长的速度。

 

  2009年12月11日,希腊政府自揭老底,宣布国家负债高达3000亿欧元,创下历史最高记录。据称,如果由1130万希腊公民为这笔巨额债务买单,希腊人均负债高达2.67万欧元。

 

  2009年12月,惠誉、标准普尔及穆迪等全球三大评级公司相继下调希腊主权评级,致使希腊陷入财政危机,欧元兑美元大幅下跌,希腊的债务危机正式揭开序幕。

 

        债台高筑狂砍福利

 

      希腊财长维尼泽罗斯说:“这些措施必然引起人们的反抗,我们不能在没有喂饱的牛身上挤牛奶。”

 

  债务危机爆发后,深陷泥淖的希腊政府,在国际上开始向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救,国内也开始采取紧缩开支,削减民众福利政策。

 

  2010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决定向希腊伸出援助之手,但却开出苛刻的福利制度改革条款。政府必须恢复对高额养老金征税,第13和14个月的养老金不能超过800欧元等13项规定,希腊全盘接受。

 

  此外,希腊还通过了《福利改革法案》。法案规定,公务员至少三年内禁止加薪,企业裁员的遣散费将遭削减。女性退休年龄将与男性一致,从62岁提高到65岁。民众退休后如想领取全额退休金,必须先缴纳40年社保税。除劳工和社会保障改革外,希腊政府还提高了增值税、燃油税、酒精和烟草税等税收。

 

  为了实现2012年之前削减300亿欧元预算的目标,2011年9月21日,希腊宣布了更加严苛的福利削减计划。每月养老金在1200欧元以上的,金额将削减20%。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也由年收入8000欧元下调至5000欧元。

 

  乔安娜介绍,现在最低的退休金每个月只有345欧元。她还为记者算了一笔账,2008年时,如果一个家庭的年收入是1.2万欧元,则不需要缴纳任何税费,今年,个人所得税的下限已经下降至5000欧元,如果年收入在1.2万欧元则要缴纳400欧元的税。

 

  希腊财政部长艾文格拉斯·维尼泽罗斯说:“这些措施必然引起人们的反抗,我们不能在没有喂饱的牛身上挤牛奶。”

 

       不堪重负远走他乡

 

  乔安娜说,“大家普遍相信,希腊经济未来5年都不会好转,社会福利只会越来越差……一些朋友已经开始离开希腊另谋出路。”

 

    沉重的生活负担,糟糕的经济形势,让希腊民众对未来充满怀疑。乔安娜担忧地说:“困难已经将人们逼到了生活的边缘,大家普遍相信,希腊经济未来5年都不会好转,社会福利只会越来越差,局势会更糟糕。”她说,很多朋友已经在盘算着离开希腊,因为他们在国内根本找不到工作。


  乔安娜的朋友埃里克斯在大学攻读平面设计专业,2010年12月毕业后,却只能在一家私立医院担任热线话务员。这是埃里克斯唯一能找到的工作,今年他已经经历了两次降薪。埃里克斯不知道在他被炒鱿鱼之前,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乔安娜说:“很多人都对新的福利政策怨声载道,只是迫于生存压力不敢参加罢工示威,因为害怕丢掉唯一的工作。”

 

  6个月前,乔安娜的另一个朋友特拉斯里迪斯举家搬迁到了瑞典。29岁的特拉斯里迪斯拥有双硕士学位,掌握了5门语言,硕士毕业后,他3年多都找不到工作。

 

  眼看着朋友纷纷离开家乡,乔安娜疑惑地说:“如果离开希腊,我们何去何从?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德国都在漩涡的边缘,那里的人同样找不到工作。”

 

       分析

  削减高福利成欧美潮流

  专家认为欧债危机与高福利有关

 

  随着希腊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欧美大部分国家都卷入财务困境。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扈大威认为,欧洲债务危机与欧美国家长期奉行的高福利政策有关。

 

      欧元区紧缩稍显激进


  扈大威说,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公共开支急剧增加,却只有很少部分用于刺激经济,救助银行。相当大的资金被用于失业救助、社会保障等各方面福利,这造成欧洲现在公共债务居高不下。

 

  目前,很多欧美国家已经开始压缩财政预算,削减福利。除了希腊,目前只要债务问题上有压力的国家,都会走削减福利的套路。英国财政大臣早已主动削减政府开支,美国虽然现在改革力度不大,但按目前债务发展的趋势,迟早也难逃福利改革。

 

  “但削减福利的过程会非常困难,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削减福利,遭遇的政治阻力和社会反弹会非常强烈。”扈大威指出,欧洲国家政府如果在削减福利上走得太远,可能会丢掉大选,政府在处理这些问题时,通常比较慎重,但又不得不削减,否则会造成债务失控。就欧元区而言,目前的财政紧缩政策稍显激进。欧洲期望在两三年内就让赤字和债务达到《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标准,突然收紧的财政措施会打压经济增长势头,没有“开源”,债务问题无法根治。

 

  声音

  欧美高福利不会消失

 

  扈大威认为,目前希腊的外贸竞争力非常弱,对外出口大幅增长不现实,现在只能依靠举债维持经济。“正如一个欠债的人,不是通过出去工作挣钱还债,而只能变卖家产偿还,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这种做法对希腊国内政治压力会非常大,会引起民众示威游行,造成社会动荡。”

 

  扈大威强调,欧美发达国家基本的社会保障网络仍然比较健全,福利的水平可能会下降,但不会消失。即便如此,失业、福利下降仍然会对社会、心理等方面产生负面影响。

 

  “希腊国库空虚的受害者将不会是债市,而是希腊公共部门的员工,或者领取社会福利的人。而需要对他们负责的只有他们自己的政府。”

  英国《金融时报》

 

  “这种强制福利改革是对民主的刺激,民主制度和福利社会可能已经濒临消亡。”

  希腊法律专家蒂娜

 

  “我的父亲为这个国家工作了一辈子,现在却常常觉得自己的祖国抛弃了他。”

  希腊市民乔安娜

 

  “我们不奢望过富翁的日子,但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希腊市民德米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