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大欧洲的梦想和困惑

大欧洲的梦想和困惑

  • 来源:都市快报
  • 发布日期:2011-09-25
  • 浏览数:544

 

 

  欧元存亡

  欧元生存还是毁灭?

  这是一个问题

  记者 林碧波 整理

 

  或许未来的历史学家会认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是朝着建立一个稳定的欧洲集团迈出的决定性一步。然而还有一个更悲观的可能性……把多个国家捆绑在一起的努力,可能反而会大大加剧这些国家之间的摩擦。如果真是这样,这件事情就将符合悲剧的古典定义:傲睨神明(傲慢);犯罪女神(愚蠢);复仇女神(毁灭)。——《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

  现在的问题,已不是欧元是否被错估,欧元在一开始是否就是个糟主意,而是现在值得拯救它。现在摧毁欧元代价会更小吗?重新设计欧洲,这样的政治成本是否过大?——《经济学人》

 

  ■毁灭

  ■坚守

  希腊破产 欧元区崩塌

 

  与忍受痛苦相比 退出欧元区是更好的选择?

  目前看来,希腊破产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由于未能完全满足欧盟与IMF的大幅度削减财政赤字的援助条件,给希腊的新一轮救助计划已经搁浅。如果到10月中旬前双方仍不能达成一致,希腊政府资金将枯竭,债务违约不可避免。希腊财长韦尼泽洛斯也坦言,希腊政府目前进退维谷。如果继续减赤,政府很可能在国内民众的骚乱和反对党的抗议中下台。如果减赤力度不够,则拿不到援助款,希腊必然破产。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勒斯勒尔和奥地利副总理兼外长施平德勒格此前也都已经公开表示,开始考虑希腊破产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也开始认为,希腊应该有序退出欧元区,并重新采用德拉克马(原希腊货币)。还有传闻说,希腊已经开始准备就是否退出欧元区进行全民公投。

  希腊的破产与新生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起码这样它就可以通过贬值货币的方式偿还债务,恢复竞争力。但是,希腊破产和退出欧元区很可能像“雷曼兄弟”破产那样,打击市场信心,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紧随其后纷纷退出欧元区。到时候,在雅典、里斯本、都柏林、马德里和罗马,人们将蜂拥进银行挤兑,因为他们户头里的欧元被强制兑换成新货币后将大幅贬值。这又势必将引发新一轮经济大萧条和大震荡。

  集体退出欧元区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面对日益紧缩的财政政策和日益减少的工资和福利,很多国家都已经对欧元和各伙伴国丧失了信心。一位意大利政策制定者说:“与要忍受30年的痛苦相比,退出(欧元区)将是更好的选择。”

 

  德国带卫星国退出欧元区

  北欧一套货币 南欧一套货币

 

  美国《时代》周刊和英国《金融时报》都刊文推荐了另一个解救困境的方案,即德国带领荷兰、奥地利和芬兰等国脱离欧元区并创建一种新的货币,剩余国家则继续使用欧元。

  因为欧元现在的价值对德国和荷兰等国来说是被低估的,这极利于它们的产品出口。目前,欧洲北部这些颇有竞争力的国家或多或少完成了相互之间的经济整合。退出欧元区,发行新货币,可能会使出口受到影响,但它们的通胀水平将会下降。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等国也可以考虑加入新货币联盟,与北部国家在产业结构上实现互补。而对于“欧洲南部国家”(包括比利时和法国),贬值后的欧元将提高剩余国家的竞争力,提振它们的经济增长。《时代》周刊说,之所以这个计划到目前还没有被政治家们提上讨论日程,原因很可能是德国等北部国家一直不想放掉那么多因为欧元贬值带来的采购合约。

  不过,英国《经济学人》对这种方式提出了忧虑,因为欧元区经济已经不可逆转地纠缠在了一起。新货币急剧升值给德国出口的打击无法估量。而德国银行和公司里的欧元资产,将随着欧元的贬值而人间蒸发。被遗弃在欧元区的国家则会面临更大的不确定和动荡。留在欧元区的国家可能还会分裂,意大利或西班牙不会想和希腊做生意,因为它们产品重叠。在一片条约毁坏、货币恣意波动、愤怒的指责之中,欧洲的共同市场将会土崩瓦解,二战后欧陆稳定的基石——欧盟也将开始瓦解。

 

  大欧洲的梦想

 

  现在的欧洲,正处在二战后第7个和平的十年,这也是欧洲近5个世纪以来最长的和平时期。在这个经历了几百年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的大陆上,至今仍到处保留着战争的痕迹。在笔者曾经居住过的法国巴黎蒙马特高地上,有一家老磨坊。1812年,入侵的俄国军队把磨坊主钉在了磨坊的风车上。在离这不远处的地铁13号线上,有一个名叫居伊·莫凯的地铁站,这是以一个1942年被德国人处死的17岁活动分子命名的。在这片古老动荡的欧洲大陆上,比这些更悲惨的故事比比皆是。

  二战以后,欧洲有意通过把各国的国民经济纠缠在一起的方式,使战争变成不可能。1950年5月9日,当时的法国外长舒曼提出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目的就是促进欧洲经济发展和欧洲统一,并想以此“套住德国”,防止德国重工业再度发展为战争工业。

  1951年4月18日,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6国在法国的倡议下签署了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的《巴黎条约》。1952年6月,6国议会批准了这个条约,欧洲煤钢共同体正式成立。欧洲大陆长期稳定的基石就此铺下。

  欧洲煤钢共同体的第一届主席、法国经济学家让·莫内是这块稳定地基的第一个梦想家和实际建设者。1955年,他开始全职游说各国,散播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的梦想。既是梦想家又是实践家的莫内非常清楚,这样一个梦想可能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于是,他建议,大欧洲的建立应该由各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加入。这样,联盟的国家才会建立起真正的信任和团结。从此以后,不管是60年代《罗马条约》和《布鲁塞尔条约》后成立的欧洲共同体,还是90年代《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后成立的欧洲联盟,莫内的梦想一直影响着几代欧洲领导人的决策。

 

  欧元的困惑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核心就是明确的统一货币时间表。1999年1月1日,当时欧盟15个成员国中的11个成员国首次开始统一使用欧元。

  欧元的好处在一开始就得到了体现。约有3亿人口的欧元区意味着比美国更大而且富裕得多的内部市场。美国波音公司过去的成功不仅归功于飞机的质量,还因为有大量的美国军方合同和巨大的国内市场。但是,欧元区一联合,空客的订单有史以来首次超出了波音。统一的欧元还给11国的居民带来了更加廉价的成员国商品。1999年,开始使用欧元第一年,法国的失业率就从两位数下降到了一位数。

  2002年,创立于1950年、用于表彰那些为欧洲事业做出特殊贡献的人的“卡尔奖”第一次颁发给一个“理念”,这个“理念”就是欧元。“卡尔奖”董事会说,因为欧元代表了欧洲一体化的思维,加强了欧洲人的共同意识,在促进欧洲一体化上具有重要的政治和经济意义。实现了货币统一的欧洲似乎正朝着莫内的梦想越走越近。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欧元竟然也助长了危机的爆发。由于能够以比本国先前水平低得多的利率贷款,希腊政客们得以累积起巨额主权债务。西班牙央行眼睁睁地看着本国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却无法上调利率。欧元剥夺了各国贬值货币的能力,“欧洲南部国家”逐渐丧失了竞争力。

  时至今日,欧元似乎也并没有让欧洲真正团结起来,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还加剧了各国的不和。雅典的骚乱者、里斯本的失业者和马德里的年轻人不仅抱怨本国的紧缩措施,他们还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德国和默克尔。政客们也几乎违背了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许下的所有承诺。他们不仅出于政治原因容许财政不佳的希腊加入欧元区,而且还无数次违反“成员国年度预算赤字不得超过该国GDP的3%”和“国债必须保持在GDP的60%以下”的基本规定。

  面对愈演愈烈的债务危机,面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传闻,欧元大厦呼啦啦似将倾。20日,IMF说,解散欧元区是个“非常荒唐”的建议。他们呼吁欧洲领导人平息这些刺耳的声音,因为这影响了金融市场的稳定,可能导致欧洲经济再度陷入衰退。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强调绝不会让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亡,则欧洲亡”。

  然而,欧洲需要采取更加切实可行的拯救办法,让好政府把坏政府约束住,才能共渡难关。建立有实际效能的“欧元区经济政府”可能是一个办法,赋予欧洲法院更多的裁决权力可能也是一个。更长远的还应该尽量实现统一的货币、经济和财政政策。因为既然如今的欧洲,已如当初设想的那样纠缠在了一起,那就应该索性让他们结合得更加紧密。大欧洲的梦想也许就像一辆自行车,需要不停地前进,才能继续站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