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该不该退出欧元区

希腊该不该退出欧元区

  • 来源:华夏时报
  • 发布日期:2011-09-17
  • 浏览数:377

 

     最近,透过各种传媒的视角,中国人看到的是整个欧元区似乎正被欧债危机所笼罩,其最终结果或将严重影响到中国对欧出口等切身利益,而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又似乎是面临债务违约甚至破产边沿的希腊该不该退出欧元区,以免该地区陷入解体和日益混乱的深渊。

 

     9月14日,卢森堡的傍晚,正在当地出席一个有关欧元问题国际会议的中国学者向松祚(博客)(微博),通过电邮接受《华夏时报》记者独家专访,就上述问题发表了最新最权威的观点。他表示,欧元区领导人已经认识到,需要针对各种情形包括最坏的情形拿出应对办法。最近几天就会有新的方案宣布。希腊退出欧元区只是一些人在议论,还没有进入欧元区领导人的政策选项。

 

     向松祚是国际货币和金融战略领域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太平洋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副主席。他在本次访问中还表示,从欧元区主要领导人和欧元区内在运行机制两方面观察,当前最紧迫的是需要制定明确的债务危机救助路线图和战略策略,以稳定市场信心。

 

     并未进入政策选项

 

      《华夏时报》:爱沙尼亚财长最近称,欧元区应当拥有一种允许其成员国退出的机制。这样的言论对于希腊等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向松祚:没有退出机制、没有惩罚机制、没有危机救助机制,是欧元制度设计的三大主要缺陷。然而,加入单一货币区不像简单签署一个条约或加入某个组织那样,可以轻易签署、加入和退出。加入单一货币区是一个异常复杂的过程,退出单一货币区的过程将更加复杂和困难,牵涉到整个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的正常运作,包括货币转换、计算单位转换、支付系统重建、所有账户调整等等,弄不好会导致急剧的资本外逃、财富转移、金融体系动荡乃至整个经济的崩溃。因此,欧元区主要领导人对于谈论所谓退出机制都是非常慎重,三缄其口。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更是下了“封口令”,禁止政府负责官员随意谈论债务违约和希腊退出欧元区,以免引起市场动荡。

 

     从欧元区主要领导人和欧元区内在运行机制两方面观察,我以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极小,或者说是最后的选择。欧元区的确有人在认真考虑退出机制的设计,但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产生的金融动荡和危机传染效应,难以估量,难以管理。救助希腊债务危机的主要办法依然是“可控的债务重组”或“有序的违约和重组”。当前最紧迫的是需要制定明确的债务危机救助路线图和战略策略,以稳定市场信心。

 

     《华夏时报》:如果德国不能为希腊债务买单,希腊是否将在明年3月前退出欧元区?

 

     向松祚:救助希腊不是没有资金,而是希腊国内的财政紧缩措施和经济改革措施总是兑现不了承诺。就算希腊债务全部违约(事实不可能),也不过3000亿欧元左右。问题的核心是希腊每次都不能兑现承诺,每一次都给市场信心以打击,引发市场恐慌,迫使市场担心其他国家(尤其是意大利)出现类似希腊的情况。希腊本身很小,债务规模不大,不过全球金融市场早就一体化,信息不对称往往诱发市场崩溃。欧元区领导人已经认识到,需要针对各种情形包括最坏的情形拿出应对办法。最近几天就会有新的方案宣布。希腊退出欧元区只是一些人在议论,还没有进入欧元区领导人的政策选项。

 

     退出决非轻而易举

 

     《华夏时报》:希腊退出或不退出欧元区的后果是什么?

 

     向松祚:退出欧元区比加入欧元区要复杂得多。一旦消息确认希腊将退出欧元区,必将诱发资金大规模外逃(目前希腊资金外逃情况本来就已经相当严重),导致整个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崩溃,因为所有人都会担心货币转换或贬值将导致财富急剧缩水。所以希腊政府和欧元区领导人绝对不会轻率谈论和允许退出欧元区。

 

     当然,所谓“退出机制”也不仅仅就意味着重新启用本国货币,它有许多方面。人们谈论退出欧元区的好处,无非是说,如果希腊有自己的独立货币,它就可以通过本币贬值来刺激经济。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哪儿能简单通过操纵货币来解决根本经济问题。何况,重新引入本国货币并将本国货币大幅度贬值,反而会加重希腊偿债负担,进一步恶化经济状况。现在,希腊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和民众开始认识到,长期依赖借债消费是不可持续的,重新启用本国货币也并非灵丹妙药,需要降低生活水平或福利水平,需要彻底进行结构性改革,才能最终解决债务问题。

 

     债务危机给德国和其他欧元区领导人最主要的教训之一是:吸收新的单一货币成员国必须高度慎重,当然,退出欧元区则必须慎之又慎!

 

     《华夏时报》:退出欧元区对于相关成员国来说将付出怎样的代价?

 

     向松祚:假若欧元区领导人真的决定让希腊退出或迫使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信心将会遭受沉重打击,并引发股市和整个金融市场急剧动荡,而且会波及全世界。与此同时,一旦希腊决定退出欧元区,意味着欧洲银行体系所持有的希腊债券价值要大幅度缩水,银行资本将受到致命伤害,政府将被迫大规模救助银行体系和金融体系,所付出的代价将比救助希腊债务危机大得多!金融市场的特点是,一旦信心崩溃,本来稳健的金融机构亦将难逃厄运,“多米诺骨牌效应”完全有可能摧毁许多国家的银行金融体系,所以退出欧元区并非“走出菜园子”那么轻而易举!

 

     《华夏时报》:让希腊和其他不符合条件的国家退出欧元区,这会是希腊和欧元区的唯一出路吗?

 

     向松祚:欧元区的出路当然不是让希腊退出欧元区。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也不是让欧元区强大的办法,反而会严重削弱欧元区。

 

     欧元区的出路在于:(1)健全明确的惩罚机制,对于出现严重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的国家,必须实施有效的惩罚措施,以避免其他国家重蹈覆辙。(2)建立健全财政整合机制和宏观政策协调机制,尤其是加强欧盟的财政控制力度,包括设立一名欧元区的“财政沙皇”。(3)大力实施结构性经济改革,重整欧元区竞争力,尤其是南欧诸国的竞争力。事实上,北欧各国总体经济情况良好。(4)全力推进政治整合,最终实现某种形式的“欧洲合众国”。

 

     欧元仍然很自信

 

      《华夏时报》:早先有观点称,希腊“退欧”、导致更多国家“退欧”、欧元丧失现有地位、欧盟一体化进程受阻,等等,最终对美国最为有利。您同意这样的观点吗?

 

     向松祚:欧元区出现问题,欧洲一体化受阻,对于世界经济整体都是不利的。全球化时代没有“零和游戏”,各国经济联系在一起,不存在简单的一国受损、他国就受益的情况。我们不要以一种“零和游戏”的心态和逻辑来观察世界,各国相互竞争的同时,相互依赖的程度更深。也正因此缘故,美国财长盖特纳匆忙访问欧洲,希望帮助欧洲尽快解决债务危机,尽快稳定欧元区,从而尽快稳定全球经济。

 

     站在中国的利益立场,我们希望欧元区经济稳定,希望欧元稳定。欧洲是中国出口企业的最大市场,出口的稳定增长对于中国经济稳定增长依然重要。稳定的欧元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实现海外投资的多元化,尤其是外汇储备投资的多元化,也有助于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有助于我们降低对美元资产的依赖,降低美元霸权体系的危害。

 

     美国不希望任何货币取代美元,当然没有错。不过,要说美国人时刻都想打压欧元,或者刻意制造事件摧毁欧元,或者对欧债危机幸灾乐祸,则言过其实,与事实相悖。前面强调,今日各国经济紧密相连,靠打压他人来保护自己,早就不是可行的策略。美元崛起成为世界霸权货币,也不是靠打压别国货币实现的,它是美国整体经济实力迅速崛起的结果。我们今天观察世界经济、全球货币和各国竞争,不能简单地以“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逻辑来分析,更要破除浅薄无聊的阴谋论。

 

     《华夏时报》:您正在参加的卢森堡会议,对于上述问题或其他相关问题有何看法?

 

     向松祚: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对债务危机没有那么悲观,甚至可以说是坦然对待,他们对欧元信心满满。德国经济依然具有非常强大的竞争力,德国制造依然是全球经济绝对不可忽视的主要支柱。我们从德国学习的东西非常之多。

 

     倒是中国国内媒体为欧债危机营造出了一种“世界末日”的气氛,不过多数评论和报道是道听途说、随意幻想、皮毛之见,与真相无关。我们对欧洲、欧元、欧债危机的了解,主要是通过英国《金融时报》、《经济学家》杂志、《华尔街日报》等英美媒体,报道和评论的都是二手信息。好些评论者和所谓经济学家,可能从来没有到过欧洲,没有仔细研究过欧元的历史,也竟然敢对欧元和欧债危机大放厥词,是很不负责任的。

 

     加强与欧洲的直接沟通、对话和了解,不要借助二手报道,不要过分依赖英美媒体,是未来中国和欧元区之间合作的一个大问题,异常重要。中国的外语教育是英语一边倒,客观上严重阻碍了我们了解其他国家,必须下大力气改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