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浙商:爱琴海的阳光冷了 逆境求突围

希腊浙商:爱琴海的阳光冷了 逆境求突围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1-09-15
  • 浏览数:684

 

     9月的希腊爱琴海,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但温籍商人徐伟春已无心留恋,匆匆赶往国内寻觅商机。因为备受债务危机困扰,希腊的投资环境变得“越来越不宜人”,甚至有些“糟糕”。

 

    36岁的徐伟春,是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会长。从2001年到希腊经营服装贸易开始,9年多的奋斗让他在希腊众多侨商中脱颖而出,生意也 从服装扩展到饰品、红酒等,年销售额近亿元。

 

    徐伟春原以为生活会一直这么一帆风顺地过下去,直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希腊债务危机打破这种平静。

 

    赋税加重,经营环境恶化

 

    希腊雅典市中心,清洁工人在罢工,出租车司机也在罢工,气氛变得有些僵。希腊债务危机不仅未见起色,甚至还在恶化中,而且希腊政府有可能因此采取更为紧缩的货币政策。

 

    这两天,看到有关希腊债务危机,正在温州寻找投资机会的徐伟春不由自主地又皱了皱眉头,他很为依然留在希腊的浙商们担心。

 

    一年前问起对希腊的投资前景,徐伟春还会信心满满说要坚守,要等待繁华似锦那一刻。那时候的他,甚至还踌躇满志着要抄底当地的房地产。但现在的徐伟春自己心里没有了底,“希腊经济复苏会比想象中的要长,也许十年,也许会更久。”他说。

 

    让徐伟春真正失去信心的,是伴随着政府的财政困境而来的、日渐加重的赋税,消费税已经从最初的18%左右,到今年已经增加到了23%;而从种种迹象看,下一步很可能推出更为紧缩的新政,包括征收房产税等。

 

    “这么多年的过度宽松,到现在货币政策突然收紧,民众难以适应。”徐伟春说,向民间“敛财”,这是政府在财政困难下的无奈之举。但是这种过度紧缩的结果,使希腊民众怨声载道,罢工的频率越来越高,导致经济更加陷入恶性循环。

 

    如今,徐伟春位于雅典欧摩那区中心地带的饰品生意仍然照常营业,但情况相比2009年之前的黄金时期已不可同日而语。三年来,销售规模从减少10%,20%,到现在仅为往日的一半。

 

    雇佣的多为华人员工,徐伟春依然在坚持通过缩减库存、租地面积来削减开支,没有裁员。但是债务危机困扰下的希腊,高失业率已经让工人的工资普遍下降至少25%。一些小规模经营的浙商因为无法支付员工薪资,亲自上阵,从“老板变为工人”。

 

    “就像是一颗累积已久的‘毒瘤’,希腊问题由来已久,无非前几届政府执政时把问题留给下一届,直到导火索引爆,一发而不可收。”徐伟春这样解释今天希腊的处境。

 

    转移阵地,寻觅投资新路

 

    希腊债务危机已持续了两年,两年多的等待,让多数浙商都和徐伟春一样,失去了继续等下去的耐心。在希腊的浙商有超过1万人,已经有超过半数的浙商在考虑转移阵地,或回国内寻找投资项目,或者转战东盟国家。徐伟春所在的总商会,还有少数浙商甚至远赴古巴和非洲,寻找下一个投资亮点。

 

    逆向贸易,这是早在一年前徐伟春就在尝试着找到的一条可行出路——将希腊、欧洲等国的商品如红酒、橄榄油等转运国内出售,规避欧元贬值的损失。

 

    但是,这也并不是一条容易走的商路。

 

    “现在国内的红酒市场也日趋饱和、竞争激烈,市场过度依赖人脉关系。”徐伟春感叹。幸而,一年多的国内贸易经历,让他更加加深了对国内投资环境的认识,为他开拓新的投资领域打下基础。

 

    学习在国内投资房地产,这是最近徐伟春为自己和几位伙伴找到的又一新领域。通过和同在希腊的翁进东等浙商合作,投资规模已达五六亿元。

 

    从希腊转战国内,徐伟春最不适应的还是政策环境的巨大差距。也因此,他总是抱着摸索和谦卑的态度,“国内那么多房地产大佬,我只是个小学生。”他这么自嘲着。为了更加熟悉国内的投资环境政策、加快融入,他还申报了清华大学进修班。

 

    正在努力逃离欧洲金融风暴中心的徐伟春,已经逐渐将重心完全转移到国内。除了妻子依然留在希腊照看生意,小孩也已经转学到国内学习中文。“未来更多的商机还是在中国。”说完这话,徐伟春又匆忙踏上了飞往深圳的飞机,他要去上课。

 

    (记者 夏芬娟 通讯员 徐晓军)

 

  欧洲浙商逆境求突围

 

    “在希腊,我一个人的纳税额可超过当地10位普通民众的纳税总额。”浙商徐伟春如是说。勤劳而智慧的浙江商人不辞辛劳、飘洋过海,抓住了希腊初入欧盟后市场开放的巨大商机,成就了自己的财富梦想,也为希腊当地经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如今,面对希腊债务危机,面对失序的投资环境和被打乱的生活节奏,希腊浙商内心承受的煎熬不比当地民众少。不过,自立自强的浙商们身处欧债危机的漩涡中心,不愿意怨天尤人。和徐伟春一样,他们都在为自己寻找新的出路。

 

  环境变了,人也得变

 

    何国清(希腊浙籍侨商):在希腊的贸易生意基本停滞,幸而投资近万平方米的中国城,还有固定的店铺租金收入,但也已经大幅缩水。

 

    以前因为希腊本地人比较懒散,而小商品是生活必需品。在那里的浙商凭借着与生俱来的勤奋,到处是商机。但是,今天的希腊,已经和当年那个宜居宜商的“天堂”不能同日而语。

 

    有经济学家预测希腊经济复苏至少要到2014年,但我觉得可能会需要更久的时间。希腊债务危机的根源,还是在于希腊人过于懒散的习惯,投入少、产出也少,而这种常年积累的文化,不是一朝一夕能根除的。

 

    布局东盟物流业

 

    林万荣(罗马尼亚浙籍侨商):虽然看起来希腊才是这场风暴的中心,但是罗马尼亚受到的冲击一点不比希腊少。我们的贸易额,每天都在缩减。

 

    今年上半年开始,情况变得越发糟糕。除了忍受营业额下降,还要承受更重的税收,更高要求的新劳工法管制,现在罗马尼亚,有半数以上的浙商在忍受着亏损,很多小型家庭式作坊企业不得不关门。

 

    现在我人在广西,和几个同在罗马尼亚经商的同乡合资,正考虑在这里注册公司投资物流业。这是眼下我们能找到的一个好方向。到2015年,东盟自由贸易区国家便可实现零关税,广西又是通往东盟国家的桥头堡,物流需求量之大可想而知。

 

    回乡的侨商多了

 

    徐向春(青田侨办主任):青田这个浙南小镇,对希腊债务危机、对欧债危机的冲击最能感同身受。因为这里的23.8万侨商中,有80%以上集中在欧洲。

 

    今年我刚去过希腊,在那里也见到了许多浙商,看到了他们的艰难处境。生意萧条,大量的库存积压,大批人都在遭遇着债务危机的冲击。虽然大家都在考虑转型,回到国内投资。但是对长期习惯了欧洲商业文化的侨商来说,回国投资谈何容易。多数人最后还是选择在煎熬中等待复苏的曙光。

 

  坚守等待“新春”

 

    翁进东(希腊浙籍侨商):工资在减少,有些奖金也没了,到处都是失业人群,再加上不断增加的税收负担,希腊民众都在紧衣缩食着过日子,对日用品的需求也在减少,这是情理之中的。这让主要经营服装、皮鞋和日用品的浙商难免受到冲击。有一批破产或者举债的闽商,从援助机构手里拿来免费机票开始陆续回乡。

 

    现在是有一批浙商开始回乡投资,或者寻找其他阵地。我也看好国内的发展环境。但是我坚信,对投资环境敏感的浙商,就像是一群“候鸟”,当有一天他们发现了希腊的投资商机再现,他们又会卷土重来。现在是“过冬”时期,十多年扎根希腊,让我有足够的能力应付眼下的危机。我愿意选择留守等待又一个“春暖花开”。(记者 夏芬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