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救援希腊,中国可以怎么做?

救援希腊,中国可以怎么做?

  • 来源:《环球》杂志
  • 发布日期:2011-07-12
  • 浏览数:581

 

     去年爆发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已经进入第二季。6月29日,在反财政紧缩的示威游行与街头暴力声中,希腊议会终于以155对138的微弱多数票通过新赤字削减方案,这项方案中最引人瞩目者莫过于780亿欧元的一揽子财政增收节支计划,包括5年削减280亿欧元的财政紧缩计划,以及500亿欧元的国有资产出售计划。

 

  中国政府已经表态将为帮助欧洲走出债务危机尽一臂之力,那么,我们救援希腊该当如何措手?

 

  救援之前我们首先需要明白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哪些事情可以先做,哪些事情只能后做。从希腊到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五个欧洲“笨猪”国家共同的特征是全社会好逸恶劳,寅吃卯粮,多年来透支未来维持“潇洒”的生活方式,最终难乎为继是必然的,只不过是希腊在五个“笨猪”国家中上述社会病程度更深,危机更为严重而已。

 

  正因为如此,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并不是简单的流动性危机,而是偿还能力危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对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尤其适用。

 

  因此,我们救援希腊,当务之急并不是承诺购买希腊发行的债券,而是要帮助希腊重建其经济产业部门,进而增强其债务偿还能力。事实上从中央银行到商业银行,国际金融界人士普遍认为希腊这样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重债国难以在2013年重返金融市场融资,而是很可能需要经过3~7年的痛苦调整才能重返商业性市场融资。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有可能考虑较大手笔买入较多的希腊长期主权债券。

 

  既然如此,要帮助重建希腊经济产业部门,先后次序该当如何安排?本来,在与一国开展经贸往来的各种形式中,牵涉面最小、政治性风险相应最小的是贸易,牵涉面最大、政治性风险相应最大的是投资,特别是直接投资。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狂飙突进的热潮中,在许多国家社会各界“中国要买下世界”的惊呼声中,在许多国家大力招揽中国投资的笑颜中,我们尤其需要时刻铭记这一点。

 

  由于希腊社会强烈抵触痛苦的财政调整计划,西式代议制民主政体又给这种全民性的道德风险火上浇油,为此爆发了多次激烈的街头暴力冲突,我们在希腊更需要铭记“先贸易后投资”的原则。

 

  希腊在中国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甚小,而且对希腊出口远远多于进口。2009年我国出口总额12016.63亿美元,对欧盟出口总额2362.84亿美元,其中对希腊出口34.58亿美元,仅占我国当年出口总额的0.29%,对欧盟出口的1.46%。2010年我国对希腊出口39.5934亿美元,进口只有3.8939亿美元。

 

  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和深化,希腊居民收入和购买力下降,意味着其进口需求萎缩而其产品、服务的价格竞争力上升(因为劳动和土地等项成本下降),我们扩大进口希腊产品和服务,就是帮助希腊走出危机的最优方式。鉴于希腊工业落后缺乏竞争力,烟草、棉花、橄榄油、水果和甜菜等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声誉和竞争力相对好一些,旅游业和海运业发达,我们从希腊扩大进口的重点应该是其农产品(包括食品工业产品),以及组织感兴趣的国内游客赴希腊旅游“抄底”。

 

  希腊要扩大对华出口,困难较多。因为在债务危机中,许多希腊企业自身已经陷入财务危机,对开拓中国市场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年前5个月,中国对欧盟出口、从欧盟进口分别增长18.20%和31.3%,对希腊出口下降13.2%,从希腊进口更下降33.8%,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要想开拓进口希腊商品的业务,中国企业需要更加深入希腊市场一线,而不能坐等希腊企业收购货物后对华出口,这也就意味着拥有资金优势的中国企业和旅希华商在危机中赢得了一个深入掌握希腊一线销售收购网络的良机。

 

  希腊地理位置良好,可以充当中国商品进入欧洲和地中海市场的门户与转运中心,其海运业也相当发达,可以成为中国投资的重点。

 

  希腊政府为走出债务危机而大规模出售国有资产,也为中国企业创造投资的良机,而且希腊当地人民总体上对中国态度较为友好。但由于在希腊直接投资必然要大量使用当地劳动力,而多年寅吃卯粮的生活方式已经使得当地几乎陷入了全民性的劳动道德严重衰退败坏,需要经历非常痛苦的深刻、全面调整才能矫正这个民族的劳动道德。率先对他们的劳动道德病灶开刀的企业,注定要首当其冲承受最多的冲击,要准备硬着头皮顶住最多的罢工、示威,最有可能沦为投资希腊、改造希腊劳动道德的“先烈”。我们在考虑投资希腊决策时尤其需要注意这一点。中国企业要力争成为开拓希腊市场的“先驱”,而不要成为“先烈”。

 

  (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