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维也纳模式”难以拯救希腊

“维也纳模式”难以拯救希腊

  • 来源:世华财讯
  • 发布日期:2011-06-16
  • 浏览数:601

 

      希腊本周再度成为全球焦点,标普周一调降希腊评级至CCC,使其成为全球评级最低的主权国。欧元区财长周二在布鲁塞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希腊展开新一轮救助,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在如何让私人投资者为新一轮救助“埋单”问题上,各方分歧严重。与此同时,希腊国内爆发大规模罢工、抗议活动,而金融市场也刮起新一轮避险风暴。用两年前中东欧的“维也纳模式”救援希腊的呼声渐强,但希腊可能更需要希腊版的“马歇尔计划”!

       欧盟内部分裂

      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定于23日和24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例行夏季峰会,这一度被认为是欧盟出台希腊第二轮救助方案的最后期限,不过这一期限目前看来也要延迟至7月中旬。更要命的是,在此之前希腊若不能获得IMF第五批120亿欧元的贷款,将面临违约。IMF拨款的条件则是---在希腊国内财政节支未能达标之际,至少要欧盟先出钱(目前已进一步软化至欧盟的“政治承诺”)。

      欧盟的症结则在于,以德国和荷兰等为代表的阵营,其国内对纳税人出资实施救援方案的反对声浪日益高涨。争议的焦点集中在私人投资者的角色上。身为新一轮救助的最大供款国,德国坚决主张在为希腊提供新一轮救助时,银行、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等持有希腊国债的私人投资者必须参与其中。

      德国的立场得到荷兰的支持,但欧洲中央银行、欧盟委员会和法国并不赞成,欧盟内部划分成两大阵营。欧洲央行强调,对希腊债务的任何重新安排都必须慎之又慎,唯一可行的是让私人投资者在自愿基础上用所持到期国债换购新国债,从而不构成债务重组。

      欧洲央行还警告,一旦希腊私人债权人被逼重组,将拒绝希腊债券作为抵押品放贷,这对严重依赖欧央行资金的希腊银行业犹如火上浇油。比利时财政大臣迪迪埃•雷恩代尔也警告说,强迫私人投资者参与对希腊的新一轮救助将是十分危险的。

      信用评级机构也表示,如果延期还款安排是强制性的,那么可能会构成债务重组,从而被视为违约,这将触发欧洲金融市场剧烈动荡。而惠誉周三更是强硬表态,即便自愿行为的债务展期也将被视为债务重组,并面临降级风险。

      欧盟领导人开始和时间赛跑,德国总理默克尔周四将于下任欧央行行长德拉基会晤,争取欧洲央行达成某种程度的妥协。德国总理梅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周五将在柏林会晤,协调双方立场。这也是周日卢森堡将召开的欧元集团内部讨论会的前哨之战,也是为下周欧盟峰会最后拍板希腊救援计划的最后机会。

      “维也纳模式”呼之欲出

      种种迹象表明,一种两大阵营相互妥协的方案“维也纳模式”即可能出炉。所谓“维也纳模式”,是200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 F)在救助匈牙利、罗马尼亚、拉脱维亚和塞尔维亚等中东欧国家时采用的模式。在这一模式下,债权银行以自愿的方式,买入出事国家的新债务,但不要求额外的风险溢价,等于变相让债务延期,结果证明十分成功。

      为了有别于债务重组的提法,欧盟一些官员称之为“重新打包”,市场则视之为“软性重组”。债券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希腊债务“重新打包”的可能性非常大,而欧盟也接受这个次优选择。

      欧洲央行管委会委员,意大利央行行长德拉基(也是笃定的下任欧央行行长)近日就表示,希腊若进行债务重组必须避免任何强制性因素,而“维也纳倡议”的解决方案似乎能符合这一标准。多位欧央行官员纷纷对此也表态积极。

      另一个跟希腊比较接近的案例是90年代的比利时。当时比利时通过大幅出售国有资产和大幅削赤解决问题,比利时电讯也在那时候私营化,比利时的赤字就由92年加入欧盟时占GDP 8.4%,到97年降至3%。

      “维也纳模式”和比利时方案结合,能够帮助希腊走出危机吗?

      大限将至 希腊无近忧有远虑

      我们可以倒推希腊获援的步骤和条件:希腊获援助←IMF优先提供贷款(稍晚欧盟资金配合)←欧盟、欧洲央行、IMF联合救援方案出台←欧盟内部“两大阵营”达成一致,尤其得到德国国内政治支持,并得到欧洲央行首肯和支持←希腊通过新财政紧缩及国有资产私有化计划,尤其得到反对党支持。

      由上面的推演可以看到,目前所有问题的症结仍在希腊。希腊国内紧缩计划遭执政党内部、反对党,及民众反对。 

      15日希腊民众以“愤怒者”的名义,发起今年共计75万人参与的第三次全国总罢工。这给原本已经胶着的希腊新的金援计划再度施压。当地时间15日午间,希腊警方开始使用催泪弹来疏散欲包围议院的2万名抗议者。示威者之前欲冲破警察在宪法广场的防线而包围议院,双方出现正面交锋。

      目前,希腊仍需要额外近千亿欧元的援助资金,才可能避免出现主权债务违约。为了反抗希腊最新的公共开支削减计划以及国有资产私有化,希腊最大的公共部门工会,该国最大的私营行业工会劳工总工会以及全国劳工总会共同发起罢工。

      目前,希腊已经确定私有化的公司包括国家电力公司、银行和通讯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公务员”已经成为此次罢工的中坚力量,并称他们将从20日开始进行持续罢工,直到政府妥协。

      在周三雅典爆发反对紧缩财政开支的暴力抗议活动,希腊总理表示,他将改组政府。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对保守的反对派领导人表示,如果一个团结的内阁能够就满足欧盟/IMF救助条款的明确计划达成共识,他将愿意辞职。但反对派则表示,只会在重新谈判欧盟/IMF协议和帕潘德里欧辞职的情况下,才会加入政府。

      希腊国内局势陷入僵局,而政府和反对派对财政紧缩方案的一致支持,是欧盟和IMF第二轮救助(包括希腊急需的120亿欧元贷款)的必要前提。

      “马歇尔计划”对希腊更现实

      我们丝毫不怀疑,在最后时刻德国和法国一锤定音的能力,这一奇迹历史上无数次发生,无论是法国的银行业,还是德国为了欧洲这一最庞大的出口市场,更不要说没有任何人能对欧盟这一政治同盟遭遇如此巨大挫折担负责任。

      所以说,希腊无近忧。

      但是希腊的问题拖得越久,毫无疑问问题会越多。一年前的第一轮救助迄今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对一个隐瞒自己债务长达十逾年的国家、一个享受数年欧元一体化好处和高福利的借贷国家,你还能对它期待什么?无条件、一退再退的救助不会拯救希腊,反而产生道德风险,令其他国家遭遇内部政治压力,让IMF和欧洲央行背上沉重负担。

      “维也纳模式”若获得通过,会在未来2-3年暂时缓解希腊破产危机,但庞大的3400亿欧元债务(这个速度未来两年会越滚越大,因本身经济疲软和债务利息累计)难以消化,疲弱的经济和长达数年的财政紧缩(不仅减支,还有增税),希腊背负的实在太多。而更关键的在于,希腊经过十多年的借贷消费,本身的竞争力在北欧国际强大的竞争压力下已没有任何优势,也许希腊更需要一个新版的“马歇尔计划”,而非单纯的“维也纳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