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元消亡论言过其实

欧元消亡论言过其实

  • 来源:东方财富网
  • 发布日期:2011-06-13
  • 浏览数:517
 
     导读:《福布斯》专栏作家约翰-塔姆尼(John Tamny)6月13日发表专栏文章称,如果欧央行能够维持欧元的强势和稳定,欧元就不会消亡;欧元与黄金挂钩是维持币值稳定的最好办法,如果真是这样,欧元战胜美元指日可待;强势欧元可以降低欧洲弱国的国债利率,更可吸引资本和促进增长,其对出口的冲击将从劳动力、原材料和运输成本的下降中获得弥补。以下是塔姆尼的专栏文章编译:

 

  自从去年希腊和爱尔兰陷入债务危机以来,预测欧元不可避免走向消亡便成了经济评论家们的消遣。单是过去两周,关于欧元的头条文章便包括《即将垮掉的欧元》、《欧元时日无多》以及《IMF总裁辞职是欧元的又一根棺材钉》之类。

 

  所有这些夸大其词的标题都有一个问题,即从根本上误解了货币的属性。根据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说法,货币的唯一目的是促进物品交换。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某些欧元区国家的债务问题便没有理由导致仅仅是一个“单位”或用于对物品和投资进行标价的概念走向消亡。

 

  货币也是一个概念,因此如果欧元的存续是目标所在,那么欧央行便应该让该货币能够在市场上存活。让欧元钉住全球货币是一个方法,不过在弱势美元的情况下,这一方法效果不会太好。

 

  更好的办法是将欧元与黄金挂钩,可以用欧元兑换黄金。如果是这样,欧元的长期存在和最终超越其他货币几乎是确定无疑的。价值稳定的强势货币是人们迫切需要的,如果欧元有一个稳定的定义,战胜美元指日可待。

 

  当然,那些欧元灭亡论者会指出,将欧元与黄金挂钩一定会导致希腊和爱尔兰出现债务违约,它们在这种情况下会迅速退出欧元区。这种观点大错特错。

 

  举其一端而言,如果欧央行让欧元与黄金挂钩,希腊和爱尔兰以欧元计价债务的服务成本将会下降。由于市场突然意识到欧元极端的可信度,投资者将会要求更低的利率,因为获偿资金的价值确定性提高了。光是这一点就可降低目前希腊和爱尔兰政府面临的压力。目前欧元贬值被视为对欧元计价债务秘密违约的手段,因此强势欧元将会降低希腊和爱尔兰债务持有人遭受潜在“剃头”(haircut)的成本。反对欧元与黄金挂钩的另一条理由是,强势欧元将会使得欧元区弱国的出口步履维艰,无疑会走向崩溃。

 

  上述观点有几个错误。首先,欧元的进一步贬值几乎肯定会推高欧元债务的利率。第二,从希腊和爱尔兰的制造商角度着眼,强势欧元事实上会降低工资压力和进口原材料的成本,另外还会降低运输成本。欧元升值导致以欧元计价物品在世界市场上更为昂贵,但上述工资、生产和运输成本的下降可以抵消这一点。

 

  除此之外,我们应该明白,希腊和爱尔兰政府之所以出现债务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经济增长与税收收入一起萎缩。如果是这样的话,强势、稳定的欧元将会吸引投资,从而推动公司创立和就业创造,进而提高政府履行当前利息支付义务的能力。对于那些欠钱的政府,经济增长永远是最佳解决办法。

 

  评论家们一个流行的意见是希腊放弃欧元、用回德拉克马,我们很难想出一个比这更危险的观点。这种举措很难让欧元债权人接受,此后任何以德拉克马计价的政府债务都将面临天文数字一般的利率。然后更大的问题是,希腊的私人部门(公司)将会突然被迫忍受一种没有任何公信力的新(旧)货币。如果政府想在私人市场筹集资本以谋求增长,它们也会面临债权人的不信任,最终导致增长乏力,进而使得以德拉克马计价的债务吸引力更低,形成恶性循环。

 

  放之古今四海而皆准的答案永远是稳定、可信的货币,可惜很少有评论家提出这种观点。

 

  当然,最为荒谬的是上周《华尔街日报》刊登的马克-怀特豪斯(Mark Whithehouse)的一篇文章。此文对于货币和经济增长的属性谬见频出。华特豪斯提出:“经济周期、语言、规章制度、竞争力等的差异使得单一货币的成本超过其益处。”

 

  怀特豪斯的谬误之处可类比美国各州。的确,没有人会认为西弗吉尼亚与纽约的增长周期一致,然而美国50个不同的州却恰恰因为使用单一货币而共同繁荣。尽管没有美元作为统一货币,美元也可能仍是一个富裕国家,但如果存在50种不同货币,跨州贸易所浪费的各种努力将使得繁荣大打折扣。

 

  如果我们说西弗吉尼亚和密西西比就是美国的希腊和爱尔兰,我们必须要问,如果两个州都有自己的货币,它们会比现在贫穷多少呢?毫无疑问,由于缺乏投资者可以信赖的货币,它们只会更加贫困。没有投资,将不会有企业创建和就业创造,因此可信的货币至关重要。

 

  就所谓的欧元消亡论而言,只要欧央行能够在自己掌控之下巩固和稳定欧元,它就不会发生。这是促进增长的措施,也是阻击欧元区弱国出现违约的唯一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