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美国经济教授:希腊应该重组债务并放弃欧元

美国经济教授:希腊应该重组债务并放弃欧元

  • 来源:i美股
  • 发布日期:2011-05-24
  • 浏览数:410

 

     导读:马里兰大学罗伯特-斯密斯商业院教授彼得-莫瑞希(Peter Morici)5月24日在ThEStreet.com发表专栏文章称,如果希腊进一步增税和削减开支,经济可能进一步放缓甚至衰退,从而陷入恶性循环。希腊应该重组债务并放弃欧元,收回对本国财政和经济的控制权。除此之外只有三个选项:无休止的欧盟救援、希腊丧失主权或经济崩溃。莫瑞希认为德国是单一货币欧元的最大受益者,但却把好处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以下是莫瑞希教授的专栏文章原文:

 

     希腊再次陷入危机。雅典应该重组债务并放弃欧元,收回对本国财政和经济的控制权。

 

     在欧盟和IMF向其提供1100亿欧元紧急融资仅一年之后,希腊如今无法达到援助计划所要求的赤字削减目标,其经济增长速度也不足以让债务偿还变得更易于管理。

 

     欧洲央行和IMF坚持雅典能够达到这些目标,但进一步增税或削减支出只会让增长更加放慢,有可能会将希腊带入衰退,无法复苏。

 

     现在,希腊已经从流动性危机演变成真正丧失清偿力。债券投资者对希腊债务收益率的要求较可比德国债务高出20%。通过发新债来偿还到期债务已不可能,雅典金融的崩溃似乎不可避免。

 

     除非从欧盟和IMF获得巨大让步和优惠利率贷款,希腊将不得不要求私人部门债权人接受延长债券到期日和降低债券利率的条件。由于这些证券的市场价值将远远低于希腊当前未偿还债务的面值,这种重组行为可视为“温和违约”。

 

     然而欧央行正在给危机雪上加霜,威胁如果雅典重组债务,它将切断对希腊私人银行的支持。欧央行的理由是,这些银行持有的希腊债务将给它们带来严重风险,不过它并未将同样的逻辑延伸到持有希腊国债的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银行。

 

     欧央行和IMF依然坚称不需要这样的重组,但通过削减政府支出或增税来应对债券利率升高,这种做法犹如“左右手互搏”。如果紧缩政策导致衰退,债务服务能力将会下降而非提高,同时政治稳定性将受到威胁,因为社会服务的削减与失业率激增是前后继踵的。

 

     希腊债务危机的根源在于,欧盟的机制问题使得希腊和其他较贫穷欧盟国家难以为养老基金和其他社会福利获得融资。

 

     1992年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对整个欧洲大陆的生产与安全标准以及征税方法进行了全面的统一,原本指望能够移除增长的各种障碍。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欧洲严格的劳动法和企业监管打消了个人创办企业和投资的积极性,而欧盟对单一市场概念的大肆宣扬抬高了那些较贫穷国家选民的预期,让他们认为自己在养老和社会福利方面的待遇应该与德国和其他富裕国家并驾齐驱。

 

     1999年推出的单一货币欧元也曾被吹嘘为一剂灵丹妙药,然而它却未能推动经济增长,因为它想要解决的是一个并不存在的问题,而且给宏观经济政策的有效管理制造了一个新的重大障碍。

 

     在欧元问世之前,“欧洲货币单位”(European Currency Unit)与今天欧元区许多国家的本国货币维持固定汇率。欧洲货币单位当时作为跨国商业贸易的支付手段被接受,而这也是欧元原本希望填补的主要空缺。

 

     不过,当时每个国家都能够发行本国货币,在必要的情况下有时还可以进行货币贬值。然而在推出欧元之后,葡萄牙、西班牙、希腊和爱尔兰等较贫穷国家不再享有这种灵活机动性。

 

     与纽约一样,德国通过参与巨大的欧洲大陆单一市场而极度繁荣,但布鲁塞尔不能对德国征税以补贴希腊的社会福利,相反,华盛顿却可以通过对纽约征税来补贴密西西比的医疗补助。

 

     德国将所有的财富都归于自己,给本国国民提供慷慨的养老金、镀金的就业安全和失业福利,以及较短的工作周数,诸如此类。与此同时,希腊和其他较贫穷欧盟国家的政府却在堆积如山的债务中苦苦挣扎,无法在不危及政局的情况下大幅削减债务,因为它们的国民无法接受自己的福利不如德国人。

 

     如果希腊仍拥有自己的货币,它仍将不得不削减支出和增税,但没有必要达到欧盟援助条款所要求的程度,因为希腊还可以通过货币贬值来提高出口竞争力、加快增长以及提高债务服务能力。

 

     现在局势已经无法挽回。希腊的债务规模过于庞大,而且都是以欧元计价的,而非希腊的德拉克马。

 

     希腊危机唯一真正的解决之道是:进行债务重组,主权债权人和私人债权人都要接受“剃头”;放弃欧元、恢复使用德拉克马;重新考量本国的福利状况。与美国人一样,希腊人将不得不延长退休年龄、接受不那么慷慨的社会福利,但他们可以重新控制本国经济。

 

     另外的选项则是:无休止的欧盟救援、希腊丧失主权或经济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