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国务部长回应评级下调:该机构侧重短期

希腊国务部长回应评级下调:该机构侧重短期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1-04-21
  • 浏览数:332

     

      上周,希腊国务部长巴布基斯(Haris Pamboukis)在北京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作为希腊政府的重要内阁成员,巴布基斯全面参与了希腊致力于摆脱债务危机、重塑经济秩序和发展的各项努力。访问期间,巴布基斯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书面专访,称最近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的评级机构,其实更侧重于关注短期情况。同时还表示,中国国开行可能在希腊设立办公室一事,虽未最后确定,但双方正在洽谈中。

  第一财经日报:希腊靠近比雷埃夫斯货柜码头的特里亚西奥(Thriassio)物流园兴建,已经进入招标程序最后阶段,但是一些希腊媒体报道认为,中远与比雷埃夫斯港务局(PPA)之间的竞争正在激化。另外还有中远因不满增值税退款拖延而降低投标积极性的说法,如何看待这其中的竞争关系?

  巴布基斯:特里亚西奥涉及的将是非常大的一个投资项目,可能要比中远的投资规模大很多。一旦成型以后,将会囊括各种各样的运营活动。从这个角度看,中远只是其中一个开发业主,而并非是最主要的那个。总的来说,我们和中远之间的关系将继续前行,并且一直处于非常好的状态,只是特里亚西奥的规模显然还要大得多。最后,至于给中远的增值税退款,这个过程已经开始。实际上我们已经退了超过一半的金额给中国公司,而且很快将全部完成。

  日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可能在雅典设立办公室并且设立投资基金,能否介绍更多这方面的细节?

  巴布基斯:这将是一个能够提升中国在希腊投资地位的重要举措,无疑是非常积极和重要的一步。此前中国在希腊各项投资的良好进展实际上已经预示着中国相关金融机构会在希腊出现。在这方面,挑战和机遇同在,但是国开行可能在希腊设立办公室正是我们所期望的一个积极进展。

  日报:中国已经决定将此前确定的造船基金从50亿美元提高到100亿美元,这项基金现在的使用情况如何?

  巴布基斯:希腊船东们已经建立起卓有声誉的国际地位,并且与中国船厂联系紧密。中国政府为了进一步联结两国之间在海运事业上的纽带,以及支持中国船厂的业务发展,已经设立了一个专门针对希腊船东在中国造船的基金,并且将这项基金的金额从最早的50亿美元上升到了100亿美元。目前,通过这个机制对基金的利用还很低,因为显然还涉及到中国相关银行机构的一系列条款。但是总体来讲,这项机制将进一步推动希腊造船业和海运事业的发展,以及有助于中国船厂的业务量提升。

  日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上个月警告说,如果欧盟领导人不能设置一个令人满意的拯救危机方案,欧洲将面临新一轮震荡,你认为今年的欧盟春季峰会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巴布基斯:欧盟峰会3月25日的决议已经向着在2013年几项特殊援助到期之后,继续建构一项永久性危机应对机制的目标又迈出了重要一步,这将为欧元区的稳定和欧元国家共渡难关作出很大贡献。实际上,欧盟本就应该采取更多大胆的措施,但是欧洲一直在根据自身步调和现实情况,以及在共同意愿的基础上行事。欧洲危机同时也是世界经济危机的一部分。欧洲的稳定将有助于世界市场的健康发展,也能昭示通过信用违约掉期来获取暴利的危险。而且,在我们全球化的经济中,一个稳定的欧盟显然也将最终对中国的高速增长作出贡献。我们具有共同的利益去度过经济危机,中国政府的努力实际上也指向着这个方向。

  日报:虽然希腊政府一直在多方努力重建金融秩序,但评级机构近期再度下调了希腊主权信用级别,你如何看待这次的下调?

  巴布基斯:评级机构通过多种因素的分析来对市场趋向进行观察。但是它们并不会把比如希腊政府这样来自于政府的努力充分地考虑进去。它们的分析更侧重于对短期情况的理解。希腊凭借着来自欧盟以及其他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全力支持,已经事实上成为对抗牟取暴利和投机的主要防御关卡。更简单地说:通过信用违约掉期从欧元区不稳定中牟取暴利的投机已经造成了大量的财政损失。希腊将继续集中力量在经济体制改革领域,凭借欧盟的支持最终克服危机。我相信,这种努力带来的结果在可见的将来将被全球市场清晰地感知到,并且也将被这些评级机构评定至正确的位置。

  日报:芬兰总理基维涅米(Mari Kiviniemi)曾经表示,如果欧元区内部不能设立一个公平的体制,评级为AAA的国家就不会为那些深陷泥潭的国家埋单,你对此如何回应?

  巴布基斯:同处欧盟的各个国家,在危机中尤其需要以团结为纽带紧密联系。因为即使程度不同,但危机和我们所有人都息息相关,所以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如今,全球化的影响已经不允许那些偏激的国家中心论。而那些比较强大的国家也需要帮助那些处于较弱地位的国家。因为这些行为事实上与所有国家的利益都紧密相连。

  日报:欧洲稳定机制虽然通过对成员国设立严格条件来保持财政紧缩,但也抑制了债务国的经济增长,反而容易扩散债务危机,希腊在致力于重启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如何应对这个难题?

  巴布基斯:希腊的问题最终还是和国家的生产力重建直接相关。严格的财政纪律,只有在为国家提振生产力提供丰富机会时才能起到作用。比如说,对预算过程严格的监督,只在将预算资金分配在重建经济的各项措施中才有效。因此,希腊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在所有部门中进行结构性改革,重启希腊经济的成长。同时,希腊在欧盟支援机制中的债务偿还过程,也必须定位在发展的境况下,而不仅仅是法律条文。从这个角度来说,在欧盟内部,更多的重点需要放在那些债台高筑国家的发展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