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租借希腊游轮撤侨揭秘:船先出发合同后补签

中国租借希腊游轮撤侨揭秘:船先出发合同后补签

  • 作者:刘威
  • 来源:法治周末
  • 发布日期:2011-03-02
  • 浏览数:650

 

     2月21日晚(雅典时间,比北京时间晚6小时,下同),中国驻希腊大使罗林泉召集大使馆工作人员小范围开会,研究从希腊、马耳他等周边国家,将中国侨民和工程建设人员从利比亚撤回国的方案。

 

     大家都想到走海路,租用客轮撤离。客轮的最大优势是载客量大,受撤离地区安全形势影响小,人上了船驶离岸边基本就脱离了危险。其次,希腊南部的克里特岛,离利比亚的班加西港只有396海里(约733公里)很近。另外,克里特岛面积8000多平方公里,宾馆旅游设施发达,安置能力有保障。当然,也有一些困难……

 

     2月15日,位于地中海沿岸的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数百名示威者高喊“结束贪污腐败”等口号,并投掷石块和燃烧瓶,与警方发生严重冲突。

 

     抗议活动迅速点燃了这个盛产石油的北非国家的愤怒,引发了更大范围的示威和冲突。在大中东此起彼伏的动荡背景下,骤然紧张的利比亚局势,引发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此时此刻,中国尚有大量在利比亚工作的中资机构人员和侨民,他们的安全成为头等大事。

 

     大使馆紧急行动

 

     很快,外交部传达了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关于全力保障驻利人员安全的指示。在张德江副总理挂帅、戴秉国国务委员协助的应急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驻希腊使馆要立即做驻在国工作,准备租用客轮把约1.3万名中方人员从利比亚撤往希腊,然后乘坐包机回国。2月22日一早,外交部的指示更加明确,已初步确定了利比亚方面的撤离港口,租船、接人、安置准备的行动要越快越好。

 

     看来,地中海对岸的治安形势已经很不好。后来我们得知,在混乱中,中方工程人员遭到了不法之徒的抢劫和殴打。

 

     在2月22日紧急召开的早会上,罗林泉大使强调,对中央和外交部的指示,要“不折不扣,坚决执行,行动要快,不能含糊”。

 

     当务之急是取得希腊政府的同意。早在2月21日晚,罗林泉大使正式照会希腊外交部秘书长泽波斯,并与他通了电话,提出中方从利比亚撤离人员过境克里特岛回国的要求。

 

     希腊外交部几乎立即就表示了同意,表示将作出简化入境手续、提供必要便利等特殊安排。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随后亲自过问,要求克里特省政府、公民保护部等为中国公民撤往希腊提供便利。

 

     患难见真情,这是最真诚的友好举动。两天后,罗大使抵达克里特岛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了中方对希腊政府这种友好之举的赞赏和感谢。

 

     他说,中国人民也不会忘记,1997年,希腊政府曾派军舰从阿尔巴尼亚协助我们撤出中国侨民。

 

     第二件事,要找到愿意去动荡地区的客轮。根据使馆安排,郑曦原参赞等承担了这项工作。希腊是世界海运头号大国,远洋货运能力占世界约五分之一,沿海客轮航运也很发达。从事客运的船公司很多,但不怕风险的不多。

 

     使馆连夜发动海运界的各路朋友,为困在利比亚的中国公民找船。2月22日早上,希腊籍的安耐克船公司表示愿提供三艘大型豪华客轮,分别是“希腊精神号”、“奥林匹克冠军号”、“韦尼泽洛斯号”。双方很快商定条件,三艘客轮马上准备出发,合同随后再签。

 

     第三件事,要把中方人员从利比亚的港口接上,然后平安运到克里特。使馆成立了接护小组,领事部主任陈夏兴带队,每船由一名外交官加一名中资机构人员负责。

 

     首批登船的是陈夏兴、李鹏、沈健,鲍晨待命。“希腊精神号”、“奥林匹克冠军号”客轮当天傍晚6时就要起锚,这两艘船母港在200多公里以外的港城佩特雷。

 

      陈夏兴简单收拾一下,沈健把尚在感冒发烧的孩子交代给岳父,紧急乘车赶往佩特雷码头登船。“韦尼泽洛斯号”客轮最大,经过一番准备、补给,也于深夜3时30分从比雷埃夫斯港启航。

 

      第四件事,数量庞大的中国公民从动荡地区撤到人地生疏的克里特岛,如何确保他们顺利快速地通过海关边防,如何安排好岛上的医、食、宿、行等都是头等大事。

 

     中国驻希腊大使馆武官李杰担任克里特岛小组的组长,于2月22日连夜飞往克里特岛。2月23日,工作组在四星级以上宾馆订好6500个床位,可以满足至少两船乘客的住宿。

 

     希腊朋友非常友好,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提供了这些房间。使馆方面还分别同省政府、医院、机场等进行了联系,取得这些部门的合作。

 

      穿越地中海

 

     虽然希腊这边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但人没有接回来,一切都还悬着。

 

     经过资料汇总,在利比亚港口等待的中资机构人员和中国侨民约有1.3万名,能否顺利撤离,对使馆工作人员来说,仍是悬在每个人心头的问题。

 

     2月23日,三艘希腊客轮正在开往班加西的396海里的漫长航程上。空荡荡的船上,连生性乐观的希腊船长,脸上都没有一点轻松的表情。

 

      安耐克船公司的海员当中,有人曾在黎巴嫩冲突时驾船前往协助撤离外国侨民,但对班加西的情况心中并没底。

 

      中午,先期启航的两艘船已经接近班加西港。船上的中方接护人员焦急等待着进港许可。

 

      与此同时,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驻希腊使馆与船上的接护小组和驻利比亚使馆正在紧张联络。的黎波里的中国外交官们,正紧急为三艘客轮申请班加西港的进港许可。

 

      但是最终能否入港,仍然取决于班加西方面的情况。利比亚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班加西方面的联系最为困难。

 

      17时05分,罗林泉大使与负责班加西撤离的中建公司张作合终于打通了电话。张作合说,在港区等候的中国公民约4000人,现场秩序良好。

 

      在各方努力下,两艘船终于可以进港了!

 

      当地时间17时40分,中国政府租用的“希腊精神号”和“奥林匹克冠军号”客轮在班加西港缓缓靠泊,随后约4370名中国公民开始有序登船。

 

      除了中国公民,上船的还有46名希腊公民、16名意大利公民,以及中水公司的泰国员工28人、斯里兰卡员工36人,船上成了小联合国。

 

      稍晚些到达的“韦尼泽洛斯”号,则顺带接回了波兰、菲律宾、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克罗地亚5个国家的13人。2月27日,“希腊精神号”、“奥林匹克冠军号”再次离开班加西的时候,共带回了1000多名孟加拉和越南籍的中资公司雇员。

 

      为帮助这些“第三国”公民,我们的外交官付出了艰辛努力。

 

      2月24日凌晨,“希腊精神号”和“奥林匹克冠军号”驶离班加西港时,大雨滂沱,码头上只剩下中资公司志愿留下继续组织撤离的几名负责人。

 

      2月25日上午10时30分,第三艘出发的“韦尼泽洛斯号”客轮,满载着2898名中国公民驶离班加西港,穿越地中海,驶向希腊的克里特岛。

 

      头天晚上,班加西外海,8米多的大浪形势险恶。作为参加这次撤离行动的备用船只,在那里集结待命的中远、中海公司的集装箱船,为了抵御风浪,必须原地转圈,才能防止船上的集装箱不被甩到海里。

 

      希腊政府提供入境便利

 

      上了船就安全了。撤离利比亚的中方人员终于松了一口气。许多人没想到船上会有这么舒适。很多人可以睡到房间的床上,房间里可以洗热水澡、看电视;航空座椅也很舒服宽大;船上已经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

 

      这时接护组的任务却刚刚开始,他们必须在船抵达之前把撤离人员分好组,填好名单。这批中方人员没有进入希腊的签证,许多人连护照都丢了。

 

      为了确保他们能够顺利入境,使馆和希腊政府达成口头协议,把全部人员按50人一组分组并制作名单,下船时分组入境,名单盖上入境章就可以进入希腊这个《申根协议》成员国了。

 

      危难之际,希腊政府以这种形式创造了世界上最简便的团体“申根签证”。

 

      在中资公司方面,船上各方面的组织工作很快开展起来:住宿、餐饮、清洁、医护、广播等工作,都有专人分工负责。船上还有经过简单包扎处理的伤员,多名轻伤员打着绷带。有人是被工友用担架抬上“韦尼泽洛斯”号的,这让执行接护任务的李鹏感到揪心。

 

      与使馆和外交部之间的联络依然很频密,许多情况需要汇报,许多事情需要落实,这是一个漫长忙碌的夜晚。

 

      从2月24日首批两艘船抵达克里特岛,截至27日下午3时,从利比亚已经撤回5个船次、共10500多名中方人员。从工作安排看,将有8个船次的人员,会从利比亚的各个港口陆续撤至克里特岛。

 

      2月24日下午2时,“希腊精神号”、“奥林匹克冠军号”在克里特省首府伊拉克里翁的港口靠岸。中方人员按50人一组下船、通关,乘大巴车前往下榻旅馆。

 

      身体受伤或不适的,第一时间乘救护车前往医院治疗。4400人下船持续近4个小时,大巴车开了近100个班次,现场秩序井然,在场观察的英国使馆人员面露惊异的神情。

 

      罗林泉大使、克里特省省长、李杰武官、梁树和参赞及使馆工作人员、华侨华人志愿者在码头欢迎中方人员抵达克里特。一群美丽的希腊姑娘给中方人员免费派发瓶装水和食品。

 

      一万多人的食宿、交通、出入境登记,接待工作压力很大。为了做好空前规模的接待工作,罗林泉大使亲自拜会克里特省省长,省长要求当地警方、海关、医院成立了专门工作组。

 

      李杰武官带领克岛小组在岛上安排了11家酒店,联系好10家备用酒店、近100辆大巴。冬季不开业的酒店纷纷为中国朋友重张,彻底打扫卫生、启动取暖设备、准备可口饭菜。

 

      为了解决人手不足问题,外交部和周边使领馆紧急派来10名工作人员支援,使馆组织了近50人的华侨华人志愿者服务队赶赴克里特。

 

      当撤离人员入住克里特的酒店时,每家酒店都有年轻导游作为华侨志愿者照料他们的生活。华侨华人志愿者还为他们送去了常用药品、电话卡,让他们尽快与家人报平安。罗大使分别看望各批次撤离到希腊的人员,检查他们安置的情况,了解他们有什么困难和需求。

 

      国内派出包机接应

 

      在对中方人员进行紧张安置的同时,大使馆也在与国内密切联系,安排包机尽快将他们接运回国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大家都在与时间赛跑。2月26日这天,罗大使要在港口欢迎“韦尼泽洛斯号”靠岸,落实近3000人的食宿;还要赶往驱车两三个小时以外的机场,欢送乘中方两架包机回国的中国公民。27日,他要在伊拉克里翁港迎接两艘客轮返航,4000余人上岸;还要转赴哈尼亚机场送走4架包机的1000多人。

 

      飞机飞越外国领空,或者在它的机场起降,必须获得有关国家许多部门的批准。运回万余人的包机飞行,在中国民航史上没有前例。包机班次密集,使馆办理申请包机飞行许可的陈怡、梁雪军等工作人员,拿到许可手续后第一时间发回国内。

 

      为了中方人员能够及时便利地乘包机回国,一些年轻外交官在加班制作中方撤离人员的名单。上万人的信息,逐一录入,许多手写的信息需要仔细辨认,多亏中资公司撤离人员主动帮忙,一屋子人一起录入,没有他们,根本干不下来。

 

      在人员撤出利比亚之前,时间就是人的安全;在撤离人员抵达希腊之后,时间就是国家信誉。我们的人员24日抵达希腊,第一批2月26日就飞回国了。

 

      这是中国人的速度,中国人的信誉,全希腊媒体都报道了。对希腊这个处在亚非欧交界处的非法移民重灾国,被偷渡客涌入吓坏了的社会,这条消息对希腊政府、对中国形象,都太及时、太重要了!

 

      为什么会有这场大撤离

 

      反观近十几年的地区冲突史,国内动荡造成的武力冲突,对任何置身其中的人,都有很大的威胁。近来阿拉伯地区的动荡,折射出地缘政治和能源战略博弈的魅影。

 

      利比亚出产的轻质石油,是有名的“甜油”。不幸的是,凡是出产大量能源的地方,都是西方大国控制或争夺的对象。这些天,石油期货价格攀升至每桶100美元的高位,对原材料价格拉动的世界通货膨胀预期,又是火上浇油。

 

      这场仍在进行中的海陆空大撤离,在中央高层的统一指挥下,外交部等有关部门通力协调和组织,由驻希腊使馆、外交部领保中心等参与实施,得到了希腊政府、企业和民众大力支持和配合,是一次规模史无前例、影响巨大的海外中国公民救援行动。

 

      这次过境希腊的大撤离得以顺利实施,离不开希腊政府的大力支持。为此,温家宝总理2月26日专门请罗大使给帕潘德里欧总理带去口信,感谢希腊政府和人民急人所急,敞开大门为中方撤离人员提供便利。

 

      北京时间2月27日深夜,外交部纪委书记宋涛打电话给希腊使馆,转达了杨洁篪部长、张志军书记对前方工作的充分肯定,要求大使馆继续努力,完成好后续的中方人员撤离行动。

 

      (作者系中国驻希腊共和国大使馆政治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