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富有贵族气质的希腊雕塑博物馆

富有贵族气质的希腊雕塑博物馆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发布日期:2011-01-24
  • 浏览数:297

 

     希腊雕塑博物馆是所有博物馆建筑中最富贵族气质的。它是巴伐利亚的路德维格一世(1786年—1868年)赠送给人民的礼物,通常被认为是第一家公共雕塑博物馆。这座体现对古希腊文化极大热情的博物馆曾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深深掘住了德国知识界人士的心。对于路德维格一世来说,激发他对古董的兴趣的并不是阅读或是对古希腊艺术的听闻,而是他18岁时在威尼斯看到的卡诺瓦的雕塑《赫柏》。“一切都为我改变了,一切对我来说都已改变了,”他写道。结果他成为全欧洲最伟大的古董收藏家。

 

  我们当代人对古希腊文化的赞誉起源于德国史学家温克尔曼的著作,和他建筑在罗马教皇收藏品基础上的古希腊文化研究(他本人从未去过希腊)。温克尔曼相信“自由本身便是雅典取得的力量和权威的理由”,他的这种将希腊艺术发展等同于自由发展(这一点在伯里克利统治时代达到了顶峰)的倾向引起了路德维格的共鸣。国王成为了温克尔曼的忠实读者,并将对希腊艺术与建筑的欣赏看成是对道德权威的占有,他希望这种道德权威能够为正在形成的德国民族主义精神服务。幸运的是,路德维格很快就找到了一位建筑师克伦兹,他以非凡纯粹的方式实现了他的梦想。

 

  早在1804年和1805年他旅行的时候,还是王子的他就表达了要建一座专门的古董博物馆的愿望。1814年,他通过慕尼黑学院宣布了一份建筑招标计划,希腊雕塑博物馆就在其中。结果,克伦兹中了标,于是,一项最完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欧洲城市改革便开始了。

 

  希腊雕塑博物馆是克鲁兹在慕尼黑设计的第一栋建筑,它融合了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的元素但整体效果却是爱奥尼亚式的简约和雅致。在柱廊后面,是一栋带有庭院的方形建筑。建筑物内部丰富而绚烂,那是拿撒勒画家彼得·康聂留斯绘制的装饰图案和一些古希腊历史上的场景画。北边则放置着一些皇家用餐器具,因为虽然路德维格已将希腊雕塑博物馆赠予人民,但它在某种程度上还是王室宫殿的延伸。路德维格的藏品以任何标准来说都是不同寻常的,并且它的规模还在随着那些著名的馈赠不断地加大。这使得这儿成为一个感受和欣赏古希腊文化的胜地。

 

  恩斯特·贡布里希说:“雅典是艺术史上最重要的希腊城邦,艺术史上最伟大最令人惊奇的革命是在这里最先孕育果实的。”这场断断续续发生的革命是与一个愿望联系在一起的——它希望以一种更高贵更有趣的方式来表现人体,这种表现方式与先前盛行的轮廓式的埃及雕像迥然不同。这里收藏的希腊雕塑史上第一阶段即古风时期(约公元前700年—前480年)的作品中有两尊精致的自由站立男青年像,它们一直被误认为是“阿波罗”的雕像,但其中也有些道理。它们曾被有钱的父母用来鼓励青年或运动员,也曾被放在墓地供人瞻仰。这些雕塑均被赋予理想化的人形,雕塑家们试图制造出“神一般的效果”。有时我们可以从底座的碑文来辨认出雕像的身份,例如在雅典博物馆男青年像上写着这样一段文字“请止步哀悼克洛伊索斯之墓,他于前线激战中为战神阿瑞斯所败”。正如艺术史学家贡布里希所言,埃及人用知识来探索人体,而希腊人用眼睛。后者追求的是理想主义和完美人体而不是理性主义。《来自特利的男青年雕像》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脸部带着浅笑,左腿稳步前跨——有一点正式,但有意识地表现了身体的轮廓。对此,约翰博德曼解释说:“生命正开始变得像几何学一样重要。”博物馆中最重要的展品,也是博物馆被建的主要原因是路德维格击败英法众多竞争者购得的三角门楣装饰雕像,这些艺术品是一个国际考古队于1811年在爱琴娜岛阿帕伊亚神庙发现的。它们是继伦敦帕特农神庙大理石像后现存最重要的古希腊自由站立人像群。人字墙上的浮雕描绘的是神话故事中由赫拉克勒斯讲述的两次洗劫特洛伊的战斗场面以及荷马讲述的阿伽门农的战斗经历。

 

  它们是最宏伟的描绘英雄战争的古希腊雕塑群之一。与众不同的是,我们在阵亡将士——不管是胜利者还是战败者——的身上看到了死亡的痛苦与尊严。他们印证了荷马所谓的“死得伟大”的重要性。这里的人字墙可回溯到公元前490年至公元前480年。西面三角门楣装饰雕塑的陈设显示了一种离心运动,象征了从始创期到古典主义风格的转变,而更为破碎的东墙群雕则表现为一种向心运动,作品内涵着的高度戏剧性和痛苦性,体现了早期的古典主义精神。路德维格曾聘请丹麦大雕塑家博泰尔·托尔瓦德森来修补这些雕像。(本文摘自《伟大的欧洲小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