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主权债务危机催生欧盟之变

主权债务危机催生欧盟之变

  • 来源:国际在线
  • 发布日期:2010-12-29
  • 浏览数:483

 

     对于欧洲人来说,“主权债务危机”或许是2010年最让他们刻骨铭心的年度词语。这场最初爆发在欧元区外围国家希腊的危机,却出人意料地迅速影响到整个欧元区,甚至让许多人对欧元甚至欧盟丧失信心。危机不仅让欧盟领导人再次清楚地看到了欧元的体制性弊端,同时也让欧洲人清醒地意识到,高福利的社会发展模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在这场危机中,欧盟正发生着深刻的改变。

 

  我们首先把日历翻到2009年12月,当时,刚刚赢得大选上台的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马上就意识到自己面临的是一个烂摊子。

 

  帕潘德里欧说:“目前我们面临着占国内生产总值12.7%的财政赤字,以及高达近3000亿欧元的债务。其结果就是希腊面临在债务中倒下的风险。”

 

  12.7%的财政赤字已经大大超过了欧盟允许的3%的上限。这个消息一经发出,标准普尔、惠誉和穆迪三大全球评级公司相继下调了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主权债务危机由此爆发。但这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欧盟领导人对于是否要救希腊、怎么救希腊等问题上分歧严重,久拖不决。直到今年5月初,欧盟各国财长终于决定,联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立一项总额高达7500亿欧元的临时救助机制,帮助希腊以及可能陷入债务危机的其他欧元区成员国。而在这之前,希腊的主权信用等级已被降到垃圾级,西班牙、葡萄牙等国也遭降级。

 

  今年9月,爱尔兰的债务问题又浮出了水面。这个曾经因为经济飞速发展而被称为“凯尔特之虎”的国家宣布,预计2010年的财政赤字会骤升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2%,比例之高实属罕见。爱尔兰成为第二个向欧盟伸出求救之手的国家。

 

     主权债务危机的爆发,使得欧元汇率急剧下跌,甚至一度创下4年多以来的最低,欧洲股市也普遍下挫。一时间,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欧元区主席容克忧心忡忡地表示:“我对欧元目前的汇率水平并不感到担忧,令人担忧的是金融市场对于欧元汇率急剧变动的紧张情绪。”

 

  但实际上,从债务危机爆发到现在的一年多时间里,真正向欧盟求助的只有希腊和爱尔兰两个国家。可为何最终却拖累到整个欧元区?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次危机使得长久以来困扰欧盟的结构性问题暴露无遗,而欧盟的应对无力导致市场丧失信心。1999年,欧元的问世标志着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的诞生。但实际上,这只是个货币联盟,各成员国仍然牢牢掌握着本国的财政和经济大权。这种“瘸腿”的体制下,欧盟难以监督和协调成员国的财政和经济政策,无力预防债务危机的出现。而当危机发生后,欧盟现有的条约中都明令禁止救助成员国,一切都要依靠成员国的磋商。因此,当债务危机刚在希腊出现时,欧盟明显不知该如何应对,从而错失了应对良机。这才是真正影响外界对欧盟信心的原因。

 

  只有当问题暴露在面前时,人们才能更快地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副秘书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皮埃尔·卡洛·帕杜安就认为,债务危机会促使欧盟在权力机构改革上做出更大努力,使这些机构的欧洲整体化性质得到加强。

 

  帕杜安说:“应该制定统一的计划来加强欧洲的力量,因此要做三件事:建立切实有效的税务监管体系、财政监管体系,并进行结构调整来促进各国经济的增长。同时还应具备危机管理手段。而如何实现这些改革,既是一个政策问题,也是一个技术问题。但重要的是,欧元区各国政府应向人们传达出一个团结一致的信息。”

 

     的确,危机面前,信心是最重要的。无论怎样,欧元的崩溃都是欧盟不能承受之重。在这一点上,欧盟领导人有着高度的一致认识。正如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所说:“我们的决心是明确的。欧元区成员国领导人随时准备采取一切措施,以确保整个欧元区的金融稳定。”

 

  就算是要为稳定欧元掏钱最多的德国,对此也深表认同。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稳定的欧盟和稳定的欧元。”

 

  面对危机,欧盟领导人开始了一场艰难的欧元保卫战。经过多次“会诊”,欧盟各国领导人开出了药方。在欧盟秋季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决定从强化财政纪律、加强宏观经济风险监测、深化经济政策协调、建立永久性危机解决机制、完善配套机构建设等五个方面加强欧盟经济治理。两个月之后的欧盟冬季峰会上,各方就如何修改《里斯本条约》,建立欧元区永久性救助机制达成一致,从而为这一机制在2013年的出台奠定了法律基础。

 

  危机催生的变革还不仅如此。以“高税收、高福利”为特点的欧洲发展模式也来到了改变的路口。随着欧洲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国家的社会福利支出日渐庞大。当债务危机来临之际,此类福利开支成为各国政府首先削减的目标,这导致了民众的不满。在过去几个月中,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乃至海峡对岸的英国,爆发了一场又一场的万人示威和全国大罢工。在法国,针对萨科齐政府的退休制度改革,各大工会组织了上百万人的游行和罢工,国家的社会生活一度陷入混乱。

 

  但即使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法国政府也丝毫不为所动。这并非他们不在乎自己的民众支持率,而是包括养老金在内的退休制度改革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上百亿欧元的养老金赤字已经成为法国经济沉重的负担。法国政府总理菲永表示:“政府提出的退休制度改革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确保我们明天还能支付得起养老金。但如果我们仍然不采取措施,未来就不再有养老金可以领取。”

 

  虽然2010年即将过去,但对于欧洲人来说,主权债务危机何时结束还不得而知,它的前景如何也无法预测。不过,这场危机给欧盟带来了深刻变革则是普遍共识。或许这场变革的过程将会漫长而痛苦,但欧洲人对此还是充满了期待,就像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说的那样:“这是我们共同的信念,欧洲将走出这场危机,而且将变得更加强大。我们今年所采取的措施影响是深远的,内容是实在的。现在,这些措施不再需要解释,而是需要执行。我们需要统一行动,从各个层面来展开,包括国家层面和整个欧洲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