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欧债危机与欧元前途前瞻

欧债危机与欧元前途前瞻

  • 作者:潘英丽
  •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 发布日期:2010-12-21
  • 浏览数:462

 

     欧债危机前途未卜,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欧猪”五国命运如何?下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会是谁?欧元会分崩离析吗?

 

     希腊前途有三:一是教育国民,强力推进体制变革、节衣缩食、勤奋工作、还清欠债;二是宣布国家破产,实现债务重组,让债权人和债务人共同承担责任,并在国际组织的监督和帮助下努力变成欧元区的及格生;三是退出统一货币联盟。目前来看,由第一种过渡到第二种前途的概率要大一些。

 

     爱尔兰情况比希腊好得多。爱尔兰主要受国内银行过度扩张和金融危机的冲击所致。因此通过国际援助和内部财政紧缩方案的实施,及适当的债务展期或减免应能走出危机。

 

     葡萄牙情况比爱尔兰不足,比希腊有余。其主要问题是经常项目逆差长期居高不下,过去10年平均水平大致相当于GDP的8~10%,这是完全不可持续的。因此降低消费、增加投资和出口竞争力应是其未来结构改革的重心。

 

     以上三国GDP在欧元区占比仅分别为2.6%、1.8%和1.8%,而西班牙和意大利两个大国(合计约占欧元区GDP的29%)何去何从,才对欧元前途举足轻重。

 

     西班牙经济不算太差:财政状态总体尚属健全,危机前无论是财政赤字还是政府债务负担都在“马约”所要求范围内,经济增长在欧元区也还算强劲;主要问题在于经常项目持续出现逆差,并在危机前已上升到不可持续的高水平(9~10%),失业率也比其他国家高得多。因此如何刺激生产并提高其出口竞争力显得极为重要。

 

     相比较,意大利虽然经济增长缓慢,政府债务占比居高不下,但其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逆差仍在可控或可持续范围内。

 

     “欧猪”五国危机,暴露了欧元以国际契约为基础的区域统一货币存在的内在缺陷。

 

     其一,欧元缺乏强劲的地区经济基础作为支撑。过高福利待遇既抑制本地居民的生产积极性,又给财政带来沉重负担;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本地居民出生率已不能维持自身简单再生产,移民带来更多种族摩擦与文化冲突。

 

     其二,资本市场一体化程度过低。市场分割给欧元区整体金融市场的深度或流动性带来负面影响。欧洲资本市场最重大缺陷在于缺乏类似美国国债这样规模足够巨大、具有良好信用的统一债券市场作为欧元坚实市场基础。当国际投机资本对脆弱小国国债市场实施冲击时,后者必定会大幅度震荡,并造成恐慌的跨市场传播或传染。

 

     其三,欧元的稳定与欧元区成员国的宏观经济稳定之间存在内在冲突。欧元的根本问题在于它是建立在超国家协议基础之上的,只存在道义上的约束。

 

     欧元区成员国失去了独立的货币政策,各国宏观经济稳定需要更多依赖财政手段。面对金融危机冲击,各国财政面临救助金融机构和刺激经济复苏的双重使命,财政赤字和债务的大规模积累几乎不可避免。后者引爆主权债务危机,并对欧元的稳定构成严重的冲击。

 

     欧猪五国和欧元区危机暴露了深刻的内在缺陷,但仍有乐观的基础。

 

     据渣打银行分析,全球化背景下的未来赢家可以是三类国家,一是资源大国,二是制造大国,三是具有创造力的国家。意大利和法国是文化创意产业和奢侈品生产的大国,随着亚洲、拉美和非洲等人口大国快速发展和人均收入提高,新兴国家对奢侈品的需求将大幅度增长,这将给意、法经济增长带来强大外部推动力。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可能成为欧元区完善体制和机制、将欧元锤炼成强势国际货币的转机,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寅吃卯粮、财政不健全的债务危机国家在获得外部救援的同时将不得不顶住国内的“小政治”压力,服从体现欧元区整体利益和国家长远利益的“大政治”需要,进行结构改革,降低社会福利成本,引入工作激励机制,提高经济潜在增长能力。二,危机使欧元的内在缺陷暴露无遗,这将推动超主权的区域货币制度趋于完善。

 

     作者 潘英丽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