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700一代”的苦恼

希腊“700一代”的苦恼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0-07-09
  • 浏览数:440

 

     金融危机下,希腊失业率明显上升,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深受打击。不少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毕业生很难找到一份月收入高于700欧元(约合840美元)的工作,因而获称“700一代”。

  希腊年轻人认为,政府的错误决策造成了他们今天的境遇;老一辈人则认为“700一代”不思进取。面对越来越多“700一代”游行示威,不少专家希望政府能为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顺利走上职场提供更多便利。


  无从选择的一代

  希腊女孩奥尔加·斯蒂弗现年20岁,讲一口流利英语,政治学专业出身。这些天来,她和一群同龄人走上街头,呼喊反对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口号。斯蒂弗说她别无选择。

  她说,如果毕业时能找到一份月薪500美元的工作,就已经相当幸运了。

  “我只能和父母住在一起,打三份工,”斯蒂弗说,“我注定要过一种并非我选择的生活。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状况。” 在希腊,与斯蒂弗境遇相似的年轻人很多,他们被称为“700一代”。这些人一般二十多岁或三十出头,受过良好教育但手头拮据。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和父母住在一起,每天和男(女)朋友泡咖啡馆,却没钱结婚。

  希腊官方统计数字显示,目前希腊年轻人的失业率为22%,是欧洲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

  斯蒂弗认为,政府要为年轻人的不佳境遇负责。她建议政府将派驻阿富汗的122名士兵撤回来以节约开支;向东正教教会征收高额税收,而不是盘剥工人。

  过高的失业率和过低的收入让年轻人不堪重负。他们走上街头,高喊“打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小集团”、“欧元让你更贫穷”和“小偷,小偷,银行,股票经纪人和政客”等口号。

  身着制服的酒店门卫站在街边,看着游行队伍走过。一些旅客费力地拖着箱子在人群中挤来挤去。防暴警察一直尾随着游行队伍,严密监视他们的动向,但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大约两个小时后,游行示威结束,街上恢复了常态。斯蒂弗耸了耸肩说,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害怕我们,(毕竟)我们有这么多人”。


  缺乏创业精神?

  现在的希腊年轻人面临着几十年来最糟糕的就业局面,其父母辈认为这是“700一代”咎由自取,认为他们没有进取心,导致缺乏工作机会。老一辈人担心,这些年轻人没有能力提高生活水平,甚至无力组成自己的家庭。

  希腊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负责国际事务的秘书保利娜·兰普赛说:“父母梦想着孩子成为医生或律师,所以他们为了(孩子的)教育付出了很大代价。现在孩子们拥有很多学位,就是没有工作。”

  在批评人士看来,那些境遇不佳的年轻人正是希腊本国状况的缩影:娇生惯养、不愿付出、缺乏动力。

  希腊名记者塔基斯·米卡斯认为,现在的年轻人缺乏创业精神。“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们文化中创业思维的缺失,”他说,“希腊人,特别是年轻人,被灌输的观念不是热爱创业精神,而是憎恨它。”

  米卡斯去年对希腊婚姻介绍所做了一项调查。他发现,中产阶级的年轻女性普遍对公务员或军人感兴趣,因为这些职业以福利好著称。 “这就是现在的思维模式,”他说,“这是一种依赖文化,先是依赖父母,后来演变成依赖国家。”

  不过,米卡斯的观点对于现年33岁的尼克·特西阿格卡斯似乎并不适用。特西阿格卡斯几个月前辞职,用积蓄在景区开了一家小旅馆,主要接待希腊游客。而今,到旅馆投宿的游客越来越少,甚至连打电话询问价格的人都没有。

  “大家在害怕,希望保守一点,”他说,“我也害怕。我做了这门生意,但现在梦想着坐回办公室里打电脑。从前能看着钱进来,眼下是只出不进。”


  争取更多权利

  一家名为“V计划研究咨询”的公司2008年6月至7月间做了一个有关“700一代”的调查。

  调查对象为1300名18岁以上在职或失业人员。结果显示,25%在职人员每月净收入少于750欧元(890美元)。这些人中,75%是私人企业员工,67%是18至34岁的年轻人,64%是女性。月薪低于750欧元的员工中有89%的人没有参加工会,75%的人从不参加罢工。 月薪少于750欧元的人群中,有70%表示对工作不满意并且暂时没有办法摆脱不利局面。

  这种情况也引起了希腊社会各界的重视与担忧,有心人希望为年轻一代创造更好的就业环境。现年30岁的帕诺斯·斯塔姆波利迪斯是一名食品安全监督员。业余时间,他喜欢和朋友一起讨论他们这一代人面临的低薪和缺乏就业机会等问题的社会和政治根源。讨论后,他们会把得出的结论写到博客中,这个博客逐渐发展成一个“700一代”问题论坛。

  在论坛上,一些法律顾问会给予年轻人建议并呼吁政府提供更多便利,有时也能得到政府的积极回应。例如,应这个论坛请求,政府延长了雅典地铁每天的运营时间,方便不富裕的年轻人每天回家。每天工作13到14个小时的斯塔姆波利迪斯就是受益者之一。

  斯塔姆波利迪斯说:“我们的目的就是帮助年轻一代争取更多权利。我们必须争取突破上一代人已根植于社会的思维方式,同时也为他们失去的机会做些弥补。”他还希望政府能以身作则、推行节俭风气,引导国家做一些改变,“必须让希腊摆脱目前的局面”。



      债务危机改变希腊民众消费观

  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各方都在寻找导致危机的原因。不少报道称希腊人放纵奢华的生活导致了债务危机。一些希腊家庭也开始认识到不利局面,考虑削减家庭开支。

  帕纳格斯和佐伊夫妇俩有两个十来岁的女儿,最近刚刚有了一个小儿子。帕纳格斯是一家私营企业的技术员,佐伊是公务员。由于家里前年新买了一套公寓,正在还贷款,加上新添了人口,随着债务危机的爆发和扩展,夫妇俩对未来有些担忧。

  和所有的希腊父母一样,夫妇俩比较宠爱孩子,两个女儿消费开始增多,而且她们已经习惯要什么父母就给什么。

  佐伊说,他们试图向孩子解释现在情况有所变化,但孩子还是不太理解。他们不想委屈孩子,只好削减自己的消费,去超市购物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太算计,会选择一些价廉物美的衣物和食品。

  佐伊说,今年以来,全家已经减少了外出旅游的次数,也取消了外出度假住酒店的计划,打算到伯罗奔尼撒半岛乡村老家去消夏。 帕纳格斯认为现在人们谈起危机有些夸大其词,因为现在绝大多数希腊人并没有吃不饱饭,不过他们未来几年不能过度消费,而且需要减少购买奢侈品。

  季米特里斯和艾维夫妇住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主会场附近,丈夫季米特里斯是一家私营新技术公司的负责人,妻子艾维在国民银行工作。他们有一个17岁的儿子和一个12岁的女儿。

  他们介绍,目前他们的收入还没有受到影响,但也已经开始削减家庭开支了。艾维说:“家里的日常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在购物消费时会多盘算一些。”

  虽然家庭生活变化不大,季米特里斯说,他已经感受到危机对公司的影响,感受到希腊就业市场的变化。他说:“过去几个月,公司的收入已经开始下降,作为私营企业,如果收入下降,就要减少开支,这就意味着要开始裁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