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旅西侨胞高价办理希腊居留被骗

旅西侨胞高价办理希腊居留被骗

  • 来源:中新网
  • 发布日期:2010-07-07
  • 浏览数:531

 

     中新网7月7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2005年西班牙大赦结束后,对于没有赶上被誉为“最后一次大赦”末班车的华人非法移民来说,获得合法身份的大门并能没有完全关闭。西政府的“扎根居留”政策让众多在西班牙滞留时间超过三年的中国人看到希望曙光,很多人通过此途径获得成功,于是西班牙的非法华人移民对扎根居留的申请势头开始趋之若鹭。成功者欣喜若狂,失败者捶胸顿足痛不欲生,于是,一些被拒绝者另辟蹊径走起偏门。

 

  2008年夏季,希腊开始的非法移民大赦让这些走偏门的人看到希望,一些人由此开始铤而走险。有人成功了,有人失败了,还有很多人被骗,花钱买下一张假居留,在欧盟入境国遭警方遣送,后悔不迭……

 

  2005年,已经步入中年的山东人刘某(化名)通过商务考察渠道来到西班牙马德里淘金。入境已经是当年10月,与西政府要求的大赦时间相距甚远,于是刘某错过了西国最后一次大赦。刚开始刘某常常懊悔不已。但时间一长,特别是在接触了一些贩卖盗版买光盘的老乡后,刘某的心态才逐渐调整过来。于是刘某迅速转变观念,做上卖片生意。“来欧洲就是赚钱来的。”刘某对自己周围的人如此解释自己的行为。

 

  做上卖片生意的刘某果然是一帆风顺,加上自己的聪明智慧和吃苦精神,仅两年时间刘某就在中国的家乡新买下两套房子,对此刘某很得意,感到有居留与没居留无所谓。刘某希望这种好日子持续下去,一直到自己不愿意做了,离开西班牙风光回国的时候为止。

 

  2007年底蔓延全球的经济危机让西班牙开始呈现大萧条,随之而来的是警察对非法移民的重拳出击,只要有案底存在,无合法身份的非法移民被警察逮住就有遣送回国的可能,卖片者更是警察打击的重点。钱难赚了,油水不多了。面对越来越难做的卖片生意刘某适时调整自己的理念,他也想办一个扎根居留,然后另图发展。

 

  但要办扎根居留对与刘某来说却面临一个难题。在两年多的卖片生涯中,刘某在警察局的记录已不仅仅是“二进宫”,有数次不良记录,而扎根居留又不允许申请者有驱逐令存在,找律师取消驱逐令,不少花钱不说,还不一定成功。正当刘某一筹莫展的时候,2008年夏季,欧洲北方吹来大赦的风。希腊要大赦的消息让刘某看到绝地逢生的希望。

 

  2008年夏天,希腊政府决定对滞留国内的无身份移民身份合法化。刘某通过报纸上办理居留的中介机构获得细则,与希腊方面取得联系后。刘某随即带上必备资料飞赴希腊。上飞机时他身上揣有一张等待开庭的法院传票。怕得是一旦在希腊飞机场被截,这张法院传票就是护身符,可保证自己不会被遣返。

 

  在希腊刘某只花费2000欧元,就拿到了希腊居留。与西班牙居留不同的是,西班牙的移民居留是卡,有底纹防伪、荧光防伪、全息防伪等手段,仿造很困难。但希腊居留则不然,它是在当事人护照的某一页贴上一张类此签证的纸后就行了。如此简单的居留表现形式为后来刘某诈骗他人提供前提。

 

  刘某回到马德里后逢人就讲,说自己在希腊办了居留,并把居留原件示人。但对此几乎没有人感兴趣。因为仅凭一张贴在护照上的纸,很难让人采信。对此刘某早有预料,他并不着急。两个月后的2008年10月,刘某开始了他的首次回国行动。

 

  刘某这次回国显出少有的热情,凡是认识的无身份卖片朋友均一一打招呼。问对方有没有东西带给国内亲人,他要用返回中国的真实经历,挑逗起人们办理希腊居留的热情,依此从中渔利。带着众多老乡与朋友的观望与等待,刘某返回中国,并将朋友委托带回的钱与物一一转交,一个月后,刘某顺利返回西班牙。

 

  事实胜于雄辩。刘某顺利返回马德里的消息立刻在那些卖片的无身份朋友与老乡中激起强烈反响。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人怀疑刘某希腊居留的真实性与效应。于是很多人找到刘某,打听办希腊居留的事情,说钱不在乎,只要能办出居留就行。看到人们动心了,刘某才亮出底牌。

 

  刘某说,自己已经在希腊建立相应关系,可以帮大家的忙,但是花费也不小,因此最少要收费7000欧元,另外每个月120元的保险要按季度交给他,再由他转交希腊方面。保险收据他会按时转给大家留底。希腊居留是每两年一换,到更换的时候他还会继续帮大家的忙。

 

  看到刘某誓誓旦旦人们深信不疑,纷纷把钱拿出来交给刘某。而刘某也不负众望,为一批又一批的卖片朋友顺利把希腊居留办下来。而后来的希腊补充大赦,又给刘某延长赚钱时间,结果前后一年左右时间,刘某赚了个钵盈盆满。这样时间一直延续到2009年年底的时候。

 

  刘某的神通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多种渠道打听到他,也认识了他。只是当一对东北辽宁人李某(化名)与王某(化名)找到刘某时,刘某的希腊居留办理已经有了猫腻。

 

  随着找刘某办理希腊居留事宜的深入和时间延续,到2009年下半年的时候,希腊方面有关居留的审理已经接近尾声。此时找刘某办居留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看到到嘴的肉不吃太遗憾,于是刘某钱照收不误,但能不能办下居留却另当别论。刘某开始赚起昧着良心的钱,同时也做好逃匿的准备。

 

  李某与王某是生活在一个城市的老乡,两人此番是慕名而来。向刘某说明来意后,刘某大包大揽,说一切包在他身上。只是略显老成的王某对刘某还是有些不放心,说先办李某一个人的,他的事情随后再说。

 

  李某很顺利拿到希腊居留,对此王某还是不放心,又敦促李某回国。李某回国后顺利返回西班牙。事情到这个份上,王某才算彻底放心。于是在2009年年底的时候,王某花费7000欧元,让刘某办下一个希腊居留。只是王某不知道的是,此时希腊已经终止居留的审理,刘某拿来的希腊居留是伪造的。

 

  拿到居留的王某满心欢喜。在2010年2月与老乡李某双双返回中国探亲,这一去就是三个月时间。当春暖花开的红五月来来临时,李某与王某才告别亲人,乘德国航空公司的飞机,经由德国法兰克福返回西班牙。但是这次,王某再也没有机会踏上西班牙的土地。

 

  在法兰克福机场李某与王某办理转机手续。李某顺利过关了,不想当海关人员查看王某的居留时却看出破绽,说王某的居留是假的。对此王某大喊冤枉,说自己的居留货真价实。但机场方面却不理睬,遂将王某扣留,而在经过与希腊方面有关部门核实后,一个星期后,王某被德国警方遣返回中国。

 

  失魂落魄的李某回到马德里给刘某打电话,但此时刘某早就蒸发,手机停机,踪迹皆无。采访中一些知情者对记者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但刘某心太黑。办假居留私吞7000元不说,还把每个季度的230元悉数吃下。做人到了这个份上,将来必遭报应。而此事件也在告诫人们,尽管眼下扎根居留申请越来越困难。但也不能情急之下疾病乱投医,否则就会被一些坏人利用后钻空子,让自己受到伤害,还要蒙受损失。(卧龙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