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商业周刊:希腊,废墟上的重建

商业周刊:希腊,废墟上的重建

  • 来源:商业周刊
  • 发布日期:2010-07-01
  • 浏览数:449

 

   导语:本期《商业周刊》封面文章推出有关希腊经济问题的采访报告。文章认为经济崩溃、欧洲史上最大的挽救行动,以及该国史上最彻底的一次政府改革震动了希腊全社会。文章不仅概要介绍了希腊经济的糟糕境况,而且还分析了它形成的原因和未来可能的机会。

 

商业周刊6月28日刊封面图片
 
商业周刊6月28日刊封面图片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GeorgePapandreou)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表现出了对未来国家经济转变的信心。他表示,全国上下在前几个月内已展现出全力克服经济困难的氛围。他自己也不遗余力地四处奔走,为国家度过财政难关而筹措资金。

 

  希腊经济在此次危机发生前已变为十分扭曲的模式。其中最典型问题是社会各阶层存在的隐形收入。帕潘德里欧推行的改革影响到千家万户,不啻于一场社会革命,波及到从不给乘客发票的出租司机,到向律师行贿的税收征收者,再到一生都不想有作为,而混到老的高校学子。

 

  据估计,规模达希腊GDP20%-30%的灰色经济有赖于希腊语称之为"小口袋(fakelaki,'little envelopes'或'bribes')"的贿赂行为。它让人们很难看到该国真实可信的经济实情。希腊政治制度干预下的公共领域的膨胀和私人行业的发育不全,是形成这一社会肿瘤的主要因素,这种局面倾向于恶性循环下去和滋生腐败。严酷的结果是国家债务规模达3000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1.15倍,人均负债2.7万美元。在欧盟和IMF提供的1100亿欧元的挽救计划中,要求希腊执行最严厉的节俭措施,在未来3年内把预算赤字从前期占GDP13.6%压缩至3%。如此前景让希腊社会出现一片哀鸣。

 

  首都雅典的社会现虽表现的很平静,但平静下隐藏着震惊、猜疑和困惑,与纽约2008年遭遇雷曼兄弟公司(LehmanBrothers)垮台后的情形别无二致,是一种充满着无人理解的,各种奇怪力量造就的金融危机的情形。希腊的制度的确出了问题,它既无法与充满活跃因素的市场经济的现代性保持一致,而且在困境下还易于反对这种市场制度。过去数月的希腊,就是对一个致力于转向消费资本主义的显赫政党做出了残忍结论。

 

  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StathisN. Kalyvas认为,把希腊比作十几岁的孩子很合适。许多希腊人把国家看成是福利受益、猜疑和类似于十几岁孩子对父母的讨厌的结合体。他们只希望得到所需,而从不想回报,他们多有不负责任,不计后果的举止,并期盼国家能保全他们。这些举止都是在助长他们的依赖性,同时还增强了他们对国家的厌恶。他们更拒绝长大成人。

 

  从饱受内战折磨和法西斯军事独裁统治下转型过来的希腊,仅仅在现代意义的经济环境中生存了30多年。当其投入欧盟怀抱后,享受着与前不可同日而语的健康外部环境。2004年雅典奥运会让外资涌入,国内奢侈消费气氛日渐升温。表面上看整个社会生活不错,尽管传统和不健康的习惯仍在延续:公共领域的就业终身制,让外资厌恶的政治人物索贿,经济缓慢增长,以及让人们热衷于在酒馆内度日,但扼杀了个人创造性的公共社交活动。这些消极因素让整个社会步入堕落。

 

  去年大选前的执政党拒绝削减公共开支,外加传统习惯积重难返,希腊经济不时爆出各种不良苗头。当地一些智者对国内的制度早就提出过批评,并认为欧盟官员近年对希腊财政问题和政府财政监察体系彻底崩溃早有所闻。

 

  当地人懒惰和喜好日光浴的传统形象可能与公共领域有着深刻渊源。政治人物数十年来以给贫穷市民提供易赚钱的工作机会以赢得选票。2004-2009年间执政的保守的新民主党政府在执政期间增加了8.5万个公共领域内的就业岗位,让全国公共领域内的产出占全国GDP的40%,劳动力数量占全国总量的15%。但糟糕的是政府对自己究竟雇佣了多少劳动力毫无了解。希腊智库ELIAMEP的经济学者JensBastian称,每个希腊人都有在公共领域中工作的亲戚,这还不包括在军中服役和当警察的部份。因此,减少公共领域的就业必然会立刻变为难以处理的家庭事务。

 

  希腊危机提醒人们,它虽是欧洲的一部份,但造成国家旧日创伤的痕迹仍随处可见,人们每日话题也常涉及这些内容。它同时还是逃避暴力,经济劫掠的非法移民逃往欧洲的脆弱救援滩头。该国在一定程度上仍反映出像北非和地中海沿岸一些第三世界国家被扼而近乎于窒息的境况。它自身就是一个没有多少工业和工作机会的国家,这些外来的非法入境者更是让当地社会治安和就业雪上加霜。因此,任何简单怀有希腊能适应西方生存规则的想法都是一厢情愿。

 

  在政府接受了IMF挽救计划的条件后,政府官员们不仅开始实施改革,而且还包括惩罚性的行动。养老金计划和工资分别被削减15%和20%。增值和消费税已两次提高。银行账户受到彻查,违法者的姓名被公开,如众多未交税的医生姓名被曝光。税收部门的高管们被撤换,职员的工作被重新调整,任何有关行贿的投诉都会被认真调查。雅典1.6万富人因未在纳税申报单中披露其拥有的游泳池而成为接受调查的目标。据估计,该国三分之一的经济活动未带来任何税收,每年税收流失约250亿欧元。因此Bastian称,这是希腊史上首次政府重塑普通人生活的行动。

 

  为使普通人的观念尽快改变,从政人物需要做出牺牲。打击腐败的活动一直延伸到政府重要部门,财政部。据初步调查,该机构70位员工拥有价值从80-300万欧元不等的不动产,机构人均拥有不动产价值为122.84万欧元,而他们申报的年均收入仅5.084万欧元。尽管困难重重,财政部决心把调查推进下去。此外,旅游部长的丈夫因欠税数百万欧元而被迫辞职。

 

  希腊前任政府对不断膨胀的债务抱有乌托邦式的想法,认为民众在国家没有多大发展前提下仍能生活得不错。新民主党在2008-2009年的大选期间甚至彻底终止了减少公共开支的努力,原定占4%GDP的赤字规模最终膨胀至13.6%。

 

  这也解释了为何反腐败并不是希腊当地反响最强烈的不满情绪。人们的怨恨没有朝向富人,而是指向政府。希腊银行未像美国同行那样从事胆大妄为的金融冒险,把贷款甚至发放给毫无偿债能力者。希腊的问题是政府成为最大借款人。有金融界专家称,世界各地都是银行经营危机拖累了经济,给政府带来压力,而希腊的情况截然相反,国家财政问题拖垮了国内银行,外加整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本身就发育不全。

 

  其实早有外国投资者意识到,若希腊政府逃废债务,其银行必会深陷危机。投资希腊国债的风险尽管不算高,且债券都为外国银行持有。这解释了对希腊财政危机的恐慌为何传播地如此之快。

 

  记者采访的在私人企业内工作的员工中,有不少人对政府削减公共领域员工工资和提高税率的行动表示支持。他们相信未来还会有更严厉的措施出台。他们早就对公共领域的员工报酬水平多有不满,两者相差高达2.5倍。正是这种高工资和近乎终身制的就业制度让希腊少了许多竞争和创新性。而为了抢先赢得消费市场,违法的贿赂必然滋生,这种行为甚至广泛存在于社会精英之中。

 

  希腊经济制度中存在着外人难以理解的问题。例如,希腊出口商品虽极有限,但国家的海运能力在全球执牛耳,每年运输货物总吨位约占全球海运总量的15%。因此,国内经济下挫对该行业几乎无影响。但令人称奇的是,实力强劲的海运业并不给希腊财政锦上添花,半个世纪以来,它从未向政府缴纳过企业所得税。船东税赋也只是以船只排水量计算,而非按实际运输吨位计算,由此给财政带来的税收微乎其微。据称,这是因为希腊50年前通过了对船东大规模减免税收的法律,以换取他们对经济发展的注资。此交易至今仍支撑着数量可观的就业,因此,这种怪现象还要维持下去。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近日希腊财长宣布,国家已走上了符合2010年削减预算赤字目标的正轨,为头5个月把赤字削减40%而感到自豪。同时,财政开支减少10%,税收增长8%。他斥责财政破产的谣言是荒唐的,是在传播恐慌,敦促民众不要以毫无根据的胡言乱语来抨击挽救计划。按照希腊智库ELIAMEP经济学者的说法,这位财长是希腊国内值得信任的人物。帕潘德里欧总理同时已开始接洽潜在投资者利比亚,还有可能来自中国的重要援助。据上月举行的民调显示,约半数希腊民众仍支持本届政府的挽救经济措施。

 

  然而,坏消息也爆出。评级机构穆迪(Moody's)把希腊主权债的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等级,且国内私人投资状况仍处于疲态。希腊税收从7月1日起还将再次提高。

 

  希腊各阶层人士现因炎热夏季来临而纷纷外出避暑。当他们秋季返回时,IMF会在下一轮给希腊发放贷款前公布一份正式挽救计划进展报告,到那时人们才能清楚地了解能否会有一个新希腊的希望。除非到了那个时候,当前任何的想象都是过分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