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远正式接管希腊比港 本地化面临多重挑战

中远正式接管希腊比港 本地化面临多重挑战

  • 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 发布日期:2010-06-28
  • 浏览数:435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6月15日、16日对希腊的访问,是这个危机缠身的国家近来在国际媒体的报道中少有的“非负面新闻”。

  据新华社报道,张德江在会见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时称,中方愿加强与希腊在海运和旅游方面的合作,进口希腊优势产品,并支持中资企业参与希腊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太阳能、风能的开发利用。同时,他希望希腊“作为中国在欧盟内的好朋友”,推动欧盟尽早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放宽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等。彭博社报道,双方签订了14项合作协议,涉及旅游、海运、电信、希腊橄榄油出口等。

  张德江是希腊总统、总理一个月来接待的第二位中国客人。5月下旬,中国远洋运输集团(COSCO,下称中远)总裁魏家福刚刚受到类似礼遇。凭着43亿欧元的投资,中远已经成为希腊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中远希腊号”



  6月1日,希腊第一大港比雷埃夫斯(Piraeus)集装箱码头外的公路上,停满了等待装卸货的大卡车,等得不耐烦的司机不时按着喇叭。

  这是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PCT)正式接管比雷埃夫斯二号码头的第一天。PCT是中远旗下上市公司中远太平洋的全资子公司。虽然PCT已与原主管部门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务局(PPA)进行了交接演练,但还是出现了一些不顺当。

  为了尽快解决问题,码头旁PCT两层的办公楼里,工作人员忙得顾不上原定下午4点要进行的一个小庆典。整个PCT包括行政和码头操作在内共212名员工,其中希腊员工196名。总经理李克强原是中远希腊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在希腊工作已有16年。中国和希腊的工作人员都称他为“李船长”。


  PCT是中远在欧洲最大的投资,也是中远首个全资所有和经营的海外集装箱码头。中远在其网站上称,合作协议“为中远集团进一步拓展全球码头网络提供了良好机遇”。

  PCT专营的二号和三号码头目前吞吐量并不大。带记者参观码头的中远中方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二号码头原有六个手动操作的集装箱桥吊,他们即将从上海购买全自动桥吊,这既是为了使码头作业更加现代化,也是因为“希腊劳动力成本太高”。中远网站的公开信息称,到2015年码头全面升级后,两个码头年处理量将由现在的160万标准箱提高至370万标准箱。

  与PCT的二号、三号码头相连的是仍由PPA经营的一号码头,二者日后将是直接的竞争关系。“那就要看以后谁的服务更能吸引船东了。”PCT的中方工作人员说。

  除了兴建码头,中远还在考虑投资希腊的铁路建设,实行“铁海联运”。把铁路建到码头,使海运到达比雷埃夫斯港的货物能通过铁路运输到希腊其他地区,甚至其他欧洲国家。中远这种“使比雷埃夫斯港成为地中海主要港口”的愿景,对从事国际贸易的商人有一定吸引力。

  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会长徐伟春告诉本刊记者,以往他们从中国进口货物走的是马士基公司的航线,需要在新加坡或埃及中转才能到达希腊。现在中远子公司经营比雷埃夫斯港,中远也已开辟中国至该港的直接航线,选用中远的航运服务将使运输时间缩短一两个星期,那些需要抢市场时间的贸易商将会更愿意选择中远。

  中远对希腊的布局显然寄予厚望。2006年4月,中远开通了中国至希腊的直达航线;同年7月,中远集团总裁魏家福访问希腊,将一艘轮船命名为“中远希腊号”。

  “中国人很有决心。”曾任希腊政府发展部私有化秘书(Secretary for Privatisation)、现为某律师事务所私有化商务律师的帕拉斯科瓦斯(Dimitris Paraskevas)对本刊记者说。

  在比雷埃夫斯港私有化项目的招标中,中远的竞争者有和记黄埔、迪拜国际等,但中远以43亿欧元的标价获胜——未来35年内,中远将总共向希腊政府支付43亿欧元,这不包括兴建码头的8.31亿欧元。

  5月下旬中远集团总裁魏家福访问希腊期间,曾向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表示,此行旨在“向希腊各界传递信心,并寻求与希腊同行就物流、租船、修造船方面扩大合作。”

  希腊总统、总理和四位部长级官员都与魏进行了会面。“国家元首都没有这个待遇!”PCT一位中方管理人员对本刊记者转述了当时一位希腊官员的评价。



  工会的挑战



  希腊的热情在于其对资金的渴望。

  为了在2012年前将财政赤字率从2009年的12.7%降低到3%以下,希腊政府已于近期公布了未来三年的私有化计划,该计划包括出售希腊国有铁路、自来水、邮政、赌场、能源和电信企业的股权,出让雅典国际机场的经营权,将把政府所有的大量房产整理入册并出售等。目标是每年通过私有化筹集10亿欧元。

  中远正式接管比雷埃夫斯港的时间恰是希腊债务危机引起全球关注之时,这一项目因而也成为希腊此轮私有化的“样板工程”。

  在本刊记者采访过程中,从政府官员,到经济学家,再到律师,都将中远对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资,引为希腊引资的正面案例。就连希腊公职人员总工会ADEDY秘书长伊利亚斯·伊利奥普洛斯(Illias Iliopoulos)也对本刊记者说:“我们愿意与一些友好国家,如中国,开展合作。”

  然而,工会一度是中远投资比雷埃夫斯港的一道难关。

  去年10月中远刚刚启用比雷埃夫斯港时,就经历了一次码头工会组织的罢工抗议,导致大量货物滞留港内。

  “工会要求继续进行集体谈判决定工资水平和工作条件,并支持就业。”希腊两大公私部门总工会附属的劳工研究所学术主管罗比利斯(Savas Robolis)对本刊记者说,“只要港务局和中远答应这些条件,罢工就会平息。”

  熟悉情况的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中远只是与希腊政府接洽,再由政府出面与工会谈判,并最终给了工会一些承诺。今年5月中远总裁魏家福到访比雷埃夫斯时,也没有安排与工会方面的会面。PCT工作人员对本刊记者称,他们现在还没有到要跟工会打交道的时候。

  罢工期间有媒体报道称码头工人月薪可达8000欧元,与希腊私营部门700欧元左右的最低工资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尽管这是需要通过加班才能拿到的数额,私有化律师帕拉斯科瓦斯还是称这些组织罢工的工会“被政府宠坏了”。

  “我们国家私有化的大问题是工会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们过去是为政府工作,工作有保障,又没人管他们。”曾任希腊财政部下设的投资促进机构Hellenic Centre for Investment主席、现为反腐败的国际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希腊分部主席科斯塔斯·巴库里斯(Costas Bakouris)说,“现在他们要变成私人企业了,肯定各方面都要紧缩,他们当然不高兴。”

  巴库里斯甚至希望希腊出现一个撒切尔式的人物,能够更加“铁腕”地处理工会问题。

  但是,雅典经济商务大学副教授马诺斯·马察加尼斯(Manos Matsaganis)对本刊记者说,私有化过程中政府为了顺利引资,有时不得不给与工会巨大的“优惠”承诺。

  今年5月,为抗议希腊政府的紧缩计划,码头工人又加入了全国大罢工。虽然这与中远的投资没有关系,但不难想像,希腊政府将实行的痛苦改革在未来几年内还将引来不少工会的抗争,这将是包括中远在内所有打算进军希腊的外资企业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官僚作风


  希腊外交部国际经济关系和发展合作秘书长康斯坦丁·帕帕佐普洛斯(Constantine Papadopoulos)认为,如果说中远的投资过程比较顺利,或许也是受益于希腊政府希望改革官僚作风对引资的不良影响。

  “办企业的各个阶段都会遇到官僚作风,”帕帕佐普洛斯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坦陈,“要在仓库开一个窗户、多拉一条电线,等等,都需要许可,一路都会有障碍。”根据世界银行集团的“经商”(Doing Business)调查,2010年希腊的经商容易程度在189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第109,是27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的最末一位。

  他告诉本刊记者一个例子:去年曾有一个来自西班牙的高端商务代表团到希腊,希望投资可再生能源行业,且投资额相当大。但最后这个代表团走了,他们公开表示是“因为没法应付希腊的官僚作风”。帕帕佐普洛斯说:“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教训。”目前,希腊政府正在制定简化开办企业程序的法律,使企业注册能够“一站式”完成。

  希腊经济与工业研究基金会(IOBE)的总干事亚尼斯·斯托纳拉斯(Yannis Stournaras)认为,要提高希腊竞争力,吸引投资,更重要的还是放开市场管制。任何变通措施都不会奏效,只能靠自由化。

  “(希腊)仍是一个‘苏联式’的经济。”他说。希腊至今仍有许多行业是垄断封闭的,如公证员、卡车司机等,卡车司机执照近20年来一直都只有35000份左右,而希腊的GDP已经翻了一番,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运输成本。据其测算,希腊这样的“封闭”经济占到总体经济的十分之一。

  “你们可以将希腊作为进入欧洲的一个门户,而我们当然会比其他欧洲国家更欢迎中国投资者。”私有化律师帕拉斯科瓦斯对本刊记者说,他强调中国和希腊作为东西方古老文明有着足以“惺惺相惜”之处,而且与美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相比,中国在历史上与希腊没有过冲突,这是中国投资希腊重点行业的一个优势。

  “中国人做事情的方式跟希腊人太不一样,”他也提醒中国和希腊在文化、法制和政治体系上的差异,“在这里,你们只有够灵活,才能成功。”有一个能跟当地政府、工会、民众都建立良好交流的团队是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