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需要经历一场创造性毁灭

希腊需要经历一场创造性毁灭

  • 作者:郝倩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0-06-10
  • 浏览数:447

 

 

雅典经商大学国际与欧洲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希腊国家银行行长顾问George Pagoulatos。

 

      犹如2500年前的希腊悲剧奥瑞斯提亚(the Oresteia),当事人已经无法获得心灵的安宁,无论是“无为”或是“有为”,都可能被众人诅咒。但好在奥瑞斯提亚最终获得了雅典娜女神的帮助从而有了个不错的结局,但是希腊也能如此么?

 

  “希腊的问题完全是自作自受,从2001年加入欧元区之后,希腊洋洋得意地过了将近10年。在此期间,经济靠着内需拉动,内需靠着借贷拉动。而政府则是靠着便宜发债,拆东墙补西墙。最终泡沫越吹越大,落到了没法收场的境地——这就是典型的‘希腊案本’。” 雅典经商大学国际与欧洲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希腊国家银行行长顾问George Pagoulatos,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表示。

 

  在此之前,他最经典的一个论点就是希腊社会必须经历一场“创造性的毁灭(creative destruction)”。

 

  曾经“大方”的政府

 

  “危机爆发之前,政府对预算几乎不加控制,无论是医院还是学校,哪家也不用向政府提交预算报告,最终政府的一盘棋就是一笔糊涂账,理也理不清。这还没算上大范围经济腐败对之推波助澜。George Pagoulatos 对新浪财经分析说。

 

  “更关键的是,这个社会对于腐败和偷税漏税是有容忍度的,不管是社会底层还是名流。因为底层需要政府行个方便,而公务员则需要捞钱。”

 

  所以,在危机爆发之前,George Pagoulatos认为政府十分“大方”,他们拼命创造公务员就业岗位,同时仅在去年就给公务员增加10.5%的薪水和养老金,虽然那个时候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危机的初露端倪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那场盛会虽然给全球体育爱好者带来了一场体育,以及和平的盛宴,但是George Pagoulatos却是看到了那场奥运会背后政府赤字的接连攀升,最终盛会成了希腊经济的“吸血鬼”。而改革又迟迟没有真正被派上议事议程。

 

  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给希腊经济带来了些重创。

 

  “如果单从数字上分析,希腊GDP从2008年第四季度出现萎缩,但相比欧盟很多国家,希腊在2009年所遇到的经济衰退相对温和,所以看起来还不错。只是大家都没有发现,危机其实已经影响到了实体经济,只是有一个滞后效应罢了:在2009年第四季度,希腊GDP缩水2%,当时就预计称2010年可能还有更加严重的经济衰退,现在我们看到,其他的欧盟国家可能都已经走向经济复苏了,而希腊却仍在挣扎。” George Pagoulatos对新浪财经表示。

 

  而政府债务的飞速增长,则是集中在2007年到2009年的几年间。

 

  “希腊长久以来存在于社会结构上的弱势逐步展现,公共债务是GDP的120%,债台高筑又导致债务成本高企。一些改革这才被迫进行了。财政管理和养老金体系都是改革中至关重要的环节。”他说。

 

  举例而言,“当经济增长率倒退到0,甚至是负数时,如果养老金体系再不改革,20年后仅是养老金一项就将直接吞掉GDP的2成。很明显这将严重损害希腊经济的竞争力。事实也是如此,从2003年到2009年,希腊在全球竞争力排名中的位置从35落到了71。”

 

  “节流”更要“开源”

 

  现如今,中国人所谓“开源节流”的逻辑套用在希腊的财政问题上也同样适用,因为现在该问题已经不仅是一个公共支出的问题,也是一个政府收入的问题。

 

  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欧洲在过去60年内所经历的最严重的一场危机了,现在英镑疲软,欧元疲软。而一系列的连锁效应都是从希腊而起的。但是这又是一个稳定欧元区的好机会,而对于希腊来说,则在内忧外患的同时加快改革力度,甚至可能一举解决腐败问题。当然,因为所受到的“阵痛”无法避免:在2年之内,经济衰退和激进改革并存。

 

  “上世纪90年代的财政扩张政策,最终使得局面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一度都没有可能控制了。现在显而易见,希腊的通货膨胀比其他欧洲国家都严重。同时,由于收入过度依赖于内需拉动,失业问题十分严重,现在年轻人的失业率在欧元区已经高居榜首了。仅从这一点来说,其他的欧洲国家也应该以希腊模式为戒。”

 

  “大家都仅是通过一些统计数据看到政府庞大的开支,可是背后的问题是税收的结构本身也存在问题。现在工资收入带来12%的政府税收,律师等专业群体带来3%的政府税收,而80万小企业仅贡献了4%的税收。所以税制一定要改革,否则无法支撑经济的恢复。”

 

  George Pagoulatos乐观估计称:经过了此次改革,希腊经济可以沿着一个正确的方向行进:高储蓄率,绿色经济,教育产业以及船运、农业等。只要处理得当,希腊完全可以从这些行业中获得比较性优势。

 

  不成功便成仁

 

  George Pagoulatos认为希腊的危机也显示出了欧元区的内在监管问题。作为“大家长”,似乎之前大家对希腊的问题完全没有警醒。

 

  “毋庸置疑,其实在危机爆发之前,希腊的预算控制问题早就存在,所以政府是难辞其咎的;但另一方面,欧元区在成员国的政策上需要更多的相互协调。因为当希腊迟迟不愿进行改革之时,它也并没有从欧元区内部受到任何压力,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当时希腊一直在经历快速增长,所以大家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George Pagoulatos说。

 

  “在政府赤字快速增长时,政府的税收也在快速增长。现在财政出了大问题,一切都反向行之,首先要斥责希腊本身存在问题,但是大家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欧元区内部存在问题?” George Pagoulatos说。

 

  对于欧元区来说,不成功,便成仁(Make it, or break it)”。如果欧元区不能展露其财政稳定性以及这方面的凝聚力,那么不仅是威胁欧元区,也将威胁单个经济体的经济变通性。

 

  “所以说,更重要的是,长期看来,各国需要能够真正实现财政稳健,而不仅仅是平衡预算那么简单。”他说。